評《心理罪》: 這次電影比李易峰演技爛_搜狐娛樂_搜狐網

ADVERTISEMENT

原標題:評《心理罪》: 這次電影比李易峰演技爛

文 / 羅賓

今天鑑定國產片的重任就落到了我身上。為了不讓自己孤單,我叫上了三位同事,提前一天網上購票感受了一次“鎖場”的快感。

我們一行4人很安靜的看完了電影,回公司的路上也沒說什麼。回到公司我們終於抑制不了內心的情感,大罵,這電影太他媽爛了。

《心理罪》是一部能夠叫人間歇性無語的大爛片。這部電影出現了太多的問題,看完甚至不會注意李易峰依舊沒有長進的演技是個缺點。無論是表演、選角還是改編等各個方面,《心理罪》都是年度第二爛片的最佳候選。

說到表演肯定繞不開李易峰。不只是李易峰,演技差是內地這些流量小生的通病,但在電影上映前甚至連《心理罪》的原著作者雷米還站出來說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從影以來最好的一次”表演。

不愧是搞文字工作的,講話很嚴謹啊。看看李易峰從影以來都特麼演了些啥(這裡只講豆瓣可以評分的電影),《怦然星動》中飾演了明星LEE YIFENG;《老炮兒》中飾演了叛逆LEE YIFENG;《梔子花開》中飾演了樂隊主唱LEE YIFENG等等。

從影以來李易峰的表演代表作總是離不開自己,那麼《心理罪》跳出自己這個怪圈了嗎?

很顯然,沒有。

專注探案的表情;

想打人的表情;

互訴衷腸的表情。

ADVERTISEMENT

我不加個定語你們都能看出來這是什麼表情嗎?

但李易峰飾演的方木確實比之前都有了進步,首先人物更豐滿了,不只是單一的性格,很複雜。方木這個角色是聰明但內心並不成熟,這一點有點像《心靈捕手》中馬特·達蒙的角色。天才,但情感缺失。

李易峰努力嘗試了,為了演出個聰明勁兒他提高語速的同時還藉助了一個叫“烏賊”的五毛錢特效做的飛行器展現自己的高智商;為了表現出情感缺失,他一臉木訥,不過後面失去摯愛的時候又嘗試了哭戲。

不過總不能說有哭戲就演技進步了,這不應該是演員的自我修養嗎?

相比之下,李易峰對方木這個角色詮釋最到位的,還是這個角色的年輕感。

只有在角色表現青春活力的時刻,李易峰的表演才看起來不違和。

但是電影爛的鍋不應該李易峰一個人背。

《心理罪》最大的爛在改編。原著中方木是這樣一個人:

“他的臉色潮紅,鼻尖上有細密的汗珠,臉頰凹陷,下巴顯得尖尖的,濃密的眉毛此刻緊縮在一起。”

是不是很李易峰?

但下一句是這樣的:

“而他的眼神——冷漠、疲倦,卻又銳利無比,彷彿能夠刺破午後強烈的光線直鑽進對方的身體裡。”

這就很不李易峰了。

ADVERTISEMENT

編劇也知道李易峰的眼神除了疲倦外也演不出其他神態,於是方木被大刀闊斧地改編成了李易峰本人。陽光帥氣,加上神一般的推理,有點像工藤新一。開篇追凶那段我差點以為李易峰要踢足球去制服凶手。

名偵探柯南:第十一名前鋒(2012)

另外原著中介紹方木究竟是何方神聖的時候寫了一章非常精彩的《強姦城市》,把方木這個人物的形象完全展示出來,到了電影裡不知道是因為強姦這個題材敏感還是挑戰太大,李易峰的亮相變成了衝進現場直接把凶手抓現行。本格推理的精彩全沒了,臺詞像按了快進,角色成了沒人性的推理之神,完全失去了小說的神韻。

電影編劇從劇情到人物,機關算盡,想盡可能照顧到所有人的觀影情緒。一部懸疑片變成了無懸疑,無劇情,無演技的三無電影。這種諂媚式的改編,讓《心理罪》從出發點就輸了。

如果電影都為照顧李易峰的演技特點,李易峰永遠只能演自己;

如果非要在一部重口味懸疑片中拉上偶像明星去表演,但還是讓他演自己的話,那這種懸疑片應該被分類為偶像懸疑片。

李易峰好端端的一次機會,被編劇和他自己糟踐了。

同類型的電影可以借鑑一下《惡魔蛙男》的妻夫木聰,看到他毀容一般的表演,我覺得這種敬業精神才配叫一聲偶像。

惡魔蛙男(2016)

但如果把《心理罪》的爛比作一塊蛋糕,李易峰千人一面的演技只能算是蛋糕頂端的那顆櫻桃。

電影的方方面面都爛透了。

《心理罪》根據雷米的同名推理小說改編,原著的推理還算不錯,作者本職是警察,所以他的作品比起福爾摩斯的天神附體和江戶川亂步的怪力亂神比起來更寫實。雷米最厲害的一點是通俗,推理的過程所有人都可以看得懂。

電影版對原著算是忠實,把第一部《畫像》中的第一個故事都引入過來了。但這個故事在原著中只佔了6個章節,長度完全撐不起一部院線片的時長。於是乎,編劇夾帶私貨為這個重在推理的故事加入了言情、倫理和陰謀論大反轉等商業元素。所以也才有了萬茜、李純等這些女性角色的出現。

ADVERTISEMENT

而萬茜對於性冷淡風格角色的信手拈來和李純的青春靚麗本應該算是電影的加分項,這樣的改編無可厚非。不過這些配角明顯就是為了增加影片長度,沒什麼存在感,總是出現得很牽強,讓人覺得一部警察破案的電影一定要把案子破到自己頭上才算完。

同時李純的“漂亮眼睛”還不時提醒我上週被《三生三世》支配的恐懼,只能說這倆爛片檔期太相近了。

李純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原著小說6章的故事在電影中演到差不多一半就沒了,接下來編劇開始了真正的表演。

生硬地加入反轉,把凶手扯出好幾個。原本都已經知道凶手藏匿地點,但為了給廖凡加動作戲所以只讓他和一個妹子去。這個妹子還是個豬隊友,不停為凶手送助攻。

最讓人無語地是影片後半段,沒有了原著幫襯,編劇貌似失去了耐心,推理都懶得推理直接讓幕後真凶現身......

有一句媽賣批不知當講不當講啊!

與編劇形成反差萌的是導演謝東燊,身為第六代電影人,他曾作為《一個都不能少》、《我的父親母親》、《幸福時光》等張藝謀製作的第一副導演,想必他的內心是有逼格的。

於是觀眾在《心理罪》中看到了廖凡致敬《白日焰火》的尬舞,可能萬茜的冷漠還致敬了桂綸鎂;李易峰在教授面前探究心理學時還使用了與《盜夢空間》相同原理的畫面。

尷尬致敬,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電影拍這麼爛誰會在意這些迷影梗?

《心理罪》的爛不完全怪李易峰,因為電影比他的表演還要爛得多。

那麼《心理罪》真的一無是處嗎?

仔細想想其實電影開篇拍得挺不錯的,利用“烏賊”的視角進行一段航拍,搭配李易峰的內心獨白交代了方木這個人物最想要探究的不是人性、不是凶手、不是freestyle,而是心理罪。

那段對白聽起來像是電影快要結束時才說的話,如果電影從那會真的結束就完美了。

— END —

大家還喜歡看:

▼返回搜狐,檢視更多

責任編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