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逝去種種

ADVERTISEMENT

首頁 > 美文

晚安逝去種種

cjtingg2017-04-15 11:59

碎碎念  今天寫這些東西是不適合的,因是昨天或者之前。2013年1月2日。  有人在QQ群里問我,冬成寫東西了沒。茫然許久,到底2012我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

碎碎念

  今天寫這些東西是不適合的,因是昨天或者之前。2013年1月2日。

  有人在QQ群里問我,冬成寫東西了沒。茫然許久,到底2012我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而我又該如何安心對它的說晚安。

  宇斌說他把詩歌戒掉了,有些彷愕,當初的我們想抱著文字孤獨終老。現,在掙扎後,他放棄了曾他最愛的。命運給我們許多選擇,不同的沿途風景,最後開出不同的花來。

  在網上,看到二爺說:沒有你,我苟延殘喘。

  而我這話對誰說更合適,對深處的靈魂,或者愛情。2012,不知該怎樣全面客觀去描述,悠悠笑,都過去了罷。

  忘記了什麼時候開始喜歡陳亦迅的,記得高吧說:逐漸成熟,漸逐喜歡陳亦迅了。當時笑開來,在語文的課堂里。那個中年男子這麼唱:

ADVERTISEMENT

  用一隻黑色鉛筆/畫一出沉默的舞台劇

  他的歌我是不會唱的,某偶高潮時會哼幾個調子的。2012年最後一個晚上,在芒果台等他出現,遺憾的是提前睡去,給很多人發出晚安或者新年快樂。回複大多也是同樂,同樂,也就睡去了。

  上空間看很多人說說或者日誌,評論很少的,有時想留下些什麼,話到嘴邊就揮發掉了,也許。

  真的2013了,渾渾噩噩一路走來。

  在瘋狂閱讀里看到一篇文章《奈良走遍,你不在我身邊》她說她是雙子座,突然想到吳宇姍,都是固執的女子。結尾時,她用了梁靜茹的歌:

  我終於到達,但卻更悲傷。一個人完成我們的夢想。

  有些難過。我曾無數次想過吳宇姍回離我而去,夢里或者現實。2012年我們說好去西安的,她去了海南,我去都勻,距離是20個小時的火車程。

  偶有看到辛明或者中巴的說一些關於西安的,有些羨慕,那是我向往的城市。

ADVERTISEMENT

  本打算寒假去打工的,惠州,在手機打貴州經常出的現城市。吳宇姍說在她空間給自己留言:你說如果我生氣,你會好受點,但是我最親愛的你,我怎麼舍得怪你。

  突然不舍,留下來了,在雷山等她從海南回來。

重要或不

  真的,有些人走著走著就淡了。

  2011年小妹與淵在空間給我留言,說越來越遠了。沒理解當初含義,如今,多少有些會意了,遠了就遠了吧,誰都不能怪誰。

  一路走來,知心的朋友太少。

  之前阿江會打電話來,有時候就問問那一刻做什麼或者是否開心,那時候貪婪吮吸他溫暖的問候。我是未打電話給他的,那是一直很難過的事,也許對於他來說。

  他說他要來小城過年,與我們。不知道他是否回來,到很期待。準備帶他去西江,去雷公山看看。

ADVERTISEMENT

  我有壞習慣的,比如不會主動聯系老友,以至於可能在一個月里隻接到女朋友與同桌的電話。但心里,對於一些人是無比掛念的,比如節日快樂或者晚安。

  漢佳是我同桌,他的電話只有一種:你在哪裏,老師來了,快來上課。有時候一起上街,總走得太快,他的胃是不好的,所以與他上街得悠悠的走,也就可以看看平時沒有注意的風景。比如在一個古老房子里賣繡花鞋的老太太,或者大藥房里的美女導購……

  前些日子在《千里》聽一首歌,詞很美,但已忘了曲目,隻記得當時聽到的心情,符吻現在。

  28號從雷山回永樂,出太陽,有些暖。前一天是下雪的,房頂白一片片,2012年相遇的第一場。脫著旅行箱在車站遇到金保的,他仍那樣消瘦頭髮飄動在風里兩個人,風塵仆仆寒暄三兩句車就離開了。

  2011在C5~5我們寢室6個人的,冬天他就離開了。

  記得在都勻時接但老韋電話,在依霖網吧,在LOL 他問我在做什麼,如是回答了,他說你先玩。之後把他號碼弄丟了,他QQ 總是不在線的,也就杳無音信了,過年他應該回家吧,有空去看。

  2013,1,3,今好似淵生日,好吧,生日快樂,也許你並看不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