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女人第一次總會哭?_搜狐動漫_搜狐網

ADVERTISEMENT

原標題:為什麼女人第一次總會哭?

王二寶嘴巴里叼著一根狗尾巴草,仰面朝天躺在草叢裡,看著明媚的藍天,做著他的美夢。

滿坡的高粱紅透了,空氣中瀰漫著稻米成熟的香氣,天空很藍,一片雲彩也沒有,身邊是他家的那頭老牛。

老牛扭動著肥大的屁屁,擺著尾巴在哪兒吃草,還時不時衝王二寶瞟上一眼,放兩個響屁。

王二寶氣急了,撿起一塊石頭衝老牛投了過去,嘴裡罵道:“去你孃的,你也看老子笑話?信不信我把你宰了?燉牛肉吃?”

那頭老牛受被砸了屁股,猛地夾起了尾巴,哞地叫了一聲跑遠了。

二寶是村裡的小中醫,因為經常給村裡人看病,還是個小屁孩的王二寶過早地知道了男女之間的那種事兒。

他這輩子有三大理想,當村長,然後開個大工廠,有錢以後追姑娘。

可理想就是理想,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現在的王二寶很窮,他只能抽菸頭,喝茶根兒,躺在被窩白日夢。

王二寶感到非常的煩,啥時候才能實現自己的理想呢?真想把村支書挑落馬下,奪了他的位置,泡了他的閨女,敗光他的家產。

太陽眼看就要落下去了,西天邊映出一片火燒雲。看看天色不早,二寶爬起來想轉身回家吃晚飯,哪知道這時候一股尿意襲來,他就打了個冷戰。

這裡沒有廁所,不過旁邊就是莊稼地,莊稼地就是天然的廁所,二寶解開褲腰帶,衝進了高粱地。

三下五除二就是一頓灑,灑完水他身體哆嗦了一下,有種再世為人的感覺。忽然一件意外的事情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發現不遠處的高粱地晃晃蕩蕩,好像有東西在裡面亂動,還不時傳出哼哼唧唧的聲音。

王二寶的神經立刻緊張起來,我擦,不會是有兔子吧,老子抓住你,回家吃肉解饞,好久沒有打牙祭了。

於是他哈下身子,爬在了地上,衝著不遠處的草叢觀看。

這一看不要急,二寶睜大了雙眼,他竟然發現一男一女在高粱地裡打架……

他看的清清楚楚,那男人是村支書張大牛,女人竟然是村裡早已守了寡的張寡婦。

草叢裡的王二寶眼前打了一道利閃,身體打了個哆嗦,嘴巴里的狗尾巴草掉在了地上,兩隻眼睛也瞪直了。

我日他娘類,村支書跟張寡婦在幹啥?不會是在玩捉迷藏吧?他有點迷惑不解。

張寡婦的眼神迷離,臉腮上泛出一團紅暈,腦袋使勁向後仰著,完全陶醉。

ADVERTISEMENT

兩個人在高粱地裡翻滾,從這邊滾到那邊,又從那邊滾到這邊,滿坡的高粱被兩個沉重的身體壓得東倒西歪。一山的鳥雀也被驚得撲撲楞楞亂飛,跟看到老鷹一樣。

可惜了今年的好收成……

二寶覺得臉紅心跳,腦子裡嗡嗡作響,十五隻吊桶打水那樣,七上八下的。

他看到了男人跟女人不該看到的一切……

二寶覺得自己不應該看,他想走,可是兩條腿跟灌了鉛似的,怎麼也邁不動步,他已經被張寡婦深深的吸引了。

王二寶家跟張大牛家有仇,而且是世仇,看到張大牛二寶的心裡就不舒服。

真想教訓他一下,一棍子揍他個屁屁開花。揍到他渾身發癲為止。

於是二寶開始來回的踅摸,兩隻手不住亂摸,終於摸到一塊石頭。

二寶把石頭舉過頭頂,衝著張大牛的屁股砸了過去!

沒想到一擊命中……石頭砸過來,張大牛身體哆嗦了一下,就像一頭捱了刀子的白豬,立刻從張寡婦的身上爬了起來,開始找衣服穿。

張寡婦也慌亂地推開了男人,抓起衣服披在了身上。

猛地抬頭看到不遠處的王二寶,女人的臉騰地紅到了耳朵根,慌亂地就像風雨裡的樹葉。

她羞愧地站起來,撥拉開高粱叢灰溜溜跑了,跟被門夾了尾巴的狗差不多,地上留下摸爬滾打以後狼藉不堪的戰場。

張大牛看到是王二寶用石頭砸他,卻沒有生氣,一邊係扣子一邊問:“狗日的王二寶你幹啥?”

王二寶說:“你管我幹啥,這又不是你家,你能來為啥我不能來?”

張大牛問:“你都看到了啥?”

二寶說:“我啥都看到了,我看到你脫俺香容嬸子的衣服,還親她……”

張寡婦的小名叫香容,按照輩分,二寶應該叫她嬸子。

我暈,張大牛差點栽一個跟頭,心說日他娘類,這死小子看得還挺仔細,你啥眼神啊?

張大牛滿不在乎說:“看見了就看見了,我希望你出去以後別亂說?敢胡言亂語的話,小心老子割了你的舌頭。”

王二寶怒道:“諒你沒有那個膽子,你敢割我的舌頭,老子就割了你的那玩意。”

ADVERTISEMENT

張大牛不尿王二寶,王二寶也不尿張大牛。

二寶不但是張灣村最有名的小中醫,也是方圓百里最有名的獸醫,祖傳的絕技就是閹豬煽狗。

二百斤的重的豬,二寶一隻手就能按趴下,閹豬從來不用第二刀。張大牛把他惹火了,他一定會劁了他。

張大牛大度地笑笑,說了句:“你小子,就是屬鴨子的,人死嘴巴硬。跟叔回家吃飯了。”

二寶說:“你先走,我後面回去。”

張大牛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撥拉掉腦袋上的草沫子,揹著手下了山坡。嘴巴里哼著十八摸走了

他沒有生氣,反而顯得泰然自若。沒覺得被二寶砸了他的屁屁,看到他跟女人亂來是多丟人的事兒。

二寶還是個孩子,嘴上沒毛,說話不牢,他的話沒人信。

所以張大牛也不把他的話當回事。

王二寶看看天色不早,也牽著老牛回家去了。

老牛吃飽了青草,挺著渾圓的大肚子,一邊走一邊搖著尾巴,後面還吃吃拉拉屙著大便,大便掉在地上,滴滴答答作響。

二寶走在前面心裡彭拜不已。張寡婦雪白的身子還是在他的腦袋裡揮之不去。

好山好水出好女,蟒碭山山肥水美,生出的姑娘也個頂個水靈靈的,就像細蘿晒出的白麵。張寡婦年輕的時候就是張灣村有名的村花。

她咋就那麼白?跟雪團一樣,多好的一顆白菜啊,被張大牛這頭豬給拱了。

王二寶是張灣村的村民,今年十八歲了,他們家是祖傳的中醫,也是祖傳的獸醫,到他這一輩為止,這門手藝整整傳了三百多年。

爺爺在世的時候告訴他,他們家祖上從前是宮廷裡的御醫,滿清政府被推翻以後,二寶的太爺爺就離開了皇宮,最後隱居在了張灣村。一直住到現在。他是個世外的高人。

二寶的太爺爺是中醫,爺爺是中醫,他爹是中醫,到他這一輩為止,依然是中醫,為蟒碭山十里八鄉的人看病,名聲傳的很遠,沒有人不知道王氏中醫的。

這門手藝也養活了他們家祖孫四代人,讓他們全家幾輩子衣食無憂。

張灣村並不大,也就四五百口人,隱居在大山裡。這裡四面環山,就像一條大蟒蛇盤踞在那裡,將幾個村子死死盤住,裹在正中間,蟒碭山也由此得名。

二寶的太爺爺隱居過來那會兒,村子裡很窮,很多人吃不上飯,穿不上衣服。

有的人家幾口子人合穿一條褲子,誰出門誰穿,其他的時間就在家光著腚。

ADVERTISEMENT

災荒年的時候,村裡餓死了不少人,二寶的爺爺上了一次大山,摘回來不少的野菜,野果子,救活了村子裡大部分的村民。

村裡人感念王家的救命之恩,就讓他們落戶在了蟒碭山。

張灣村的人大部分都姓張,家家戶戶扯得上關係,只有王家是外來戶,顯得人單勢孤。就不免被人欺負。

二寶的爺爺因為一場冤案,被張大牛用大棍子給打得吐血。

老爺子因為受不了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痛苦,最後拉著二寶的奶奶跳井殉情自殺。

二寶家跟張大牛家的仇恨也是那時候開始滋生的。

那時候的二寶還小,只有幾歲,爺爺跟奶奶的慘死在他的心裡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他發誓要把張大牛家整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為死去的爺爺奶奶報仇。

老子要奪了他村支書的位置,泡了他的閨女,敗光他所有的財產。

咱們走著瞧!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日落西山了,二寶將那頭老牛栓回了牛圈,然後洗手吃飯。

他爹跟他娘做好了飯,擺在了餐桌上,二寶娘一邊忙活一邊招呼兒子趕緊吃。

哪知道剛剛坐下,還沒吃呢,忽然一個女孩子的身影從門外跑了進來。

她進門就撲向了王二寶,氣喘吁吁說:“二寶哥,不好了,俺娘,俺娘不行了。你去給她看看吧。”

二寶一眼就看出,這女孩是張寡婦的獨生閨女冬梅。

冬梅剛剛十八歲,可身材已經發育的相當成熟了。

女孩氣喘吁吁滿頭大汗,因為著急的緣故,好一陣波巒起伏。

王二寶的腦袋也跟著冬梅胸口的晃動上下亂點,好像一隻啄米的小雞。

“冬梅,別急,別急,慢慢說,到底啥事兒?”

冬梅跑了很遠的路,使勁嚥了口唾沫說:“二寶哥,俺娘病了,渾身難受,躺在炕上只打哆嗦,好像發燒了,直說胡話,你去看看吧。”

王二寶有點納悶,剛才看到張寡婦的時候,還跟只豹子一樣,跟張大牛在高粱地裡打滾,怎麼一會兒不見就病了呢?

恩恩,整天跟男人鑽高粱地,衣服脫得那麼勤快,不著涼才怪。

二寶是醫生,救人治病是他的職責,他不敢怠慢,趕緊衝進屋子,背起了醫藥箱說:“走,我跟你去看看。”

冬梅頭前走,二寶後面跟,兩個人一前一後衝進了張寡婦的家門。

張寡婦病了,只喊肚子疼。她不是身體有病,是心病。

今天下午在高粱地,她跟張大牛在一起,怎麼也想不到會被王二寶一頭給撞見。

張寡婦雖然做了醜事,但是臉皮很薄,她怕王二寶在村裡瞎嚷嚷。

萬一被其他人知道了,那自己以後在村裡還怎麼立足,還不被唾沫星子淹死?

所以回家以後她很害怕,該怎麼堵住王二寶的嘴巴,不讓他到處胡說呢?

張寡婦是很有心計的,不如裝病,把王二寶騙進家,進門以後把他說服。

如果不能把他說服,那老孃就把他睡服!

↓↓↓返回搜狐,檢視更多

責任編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