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寶釧:紅鬃烈馬

ADVERTISEMENT

  相對於《王寶釧》這個名字來說,我更喜歡叫這齣戲《紅鬃烈馬》。很放肆很狂放的感覺,如同我喜歡的另一個詞“鮮衣怒馬”,馬這個字用在這裡就是萬馬奔騰,想想就生動。 

  其實《紅鬃烈馬》是一出悲情戲。 

  又是一出關於愛情的戲。很多人說王寶釧等了十八年是值得的,終於在大登殿上被薛平貴冊封,她跪在地上討封號時我都快急哭了——這是幹什麼呀,這麼沒志氣?簡直丟死人了呀。 

  當年錯打賣花郎時倒也是個烈馬女子,怎麼這麼倒黴就打到他頭上?——概率真是高,一個窮小子,忽然中了彩,而且人家父親還是高官,小姐為了自己的選擇付出的代價是和父親反目為仇——年輕時大概都這樣,愛情力量遠遠勝於父母親情。我看過眾多青衣演過的《三擊掌》,父親與女兒擊掌盟誓,從此永遠不往來了,所有愛情的最初總是這樣感人,一個富家小姐愛上貧家公子,幾乎為他傾其所有,甚至私奔,最後他得了勢,卻未必還要你。 

  我的一個同學在年輕時迷戀一個墮落而頹廢的吉他手,沒來得及考大學就和人傢俬奔了,幾年之後吉他手紅成了歌星,她帶著一肚子惆悵回到老家——所有愛情必然有代價,當時有多付出,以後就會有多難過。這件事情最不公平,你不要指著春天播種秋天就有收穫,男人的薄情遠遠超過你的想象。 

ADVERTISEMENT

  在《聖經》中,耶和華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這句話足以感動愛情中的男女,我是在一個停電的夜晚到達了那個遠離城市的教堂,當聽到牧師在講解到這一句時,透過燭光,我感覺到一種素色的光芒鋪滿了教堂,而我的眼睛有一些發溼,原來我們身邊的人是骨中骨肉中肉,她是他的一部分,他和她本來就一體。 

  所以看這齣戲看得我心酸不已。 

  獨自在寒窯等待十八年,十八年呀,說起來簡單,過起來沒完沒了——一個人的孤苦,有誰能瞭解,去錦繡解環,布衣釵裙,只為了等待那個去征戰的男人,而他在異邦有了代戰公主,想必夜夜春宵,哪裡記得這寒窯女子。 

  王寶釧十八年後對鏡自憐:十八年老了我王寶釧——一個女人的青春也就那麼幾年,短暫如煙花,但她一個人在寒窯中用相思抵擋了無情歲月,只在看到薛平貴才嘆息一聲:少年子弟江湖老,紅粉佳人兩鬢斑呀。看得人忒心酸,《武家坡》那段成為著名唱段,很多人演得行雲流水,並未想到人家王寶釧有多心酸——門外站著薛平貴,王寶釧真是懷疑:我丈夫哪有五綹髯?薛平貴唱:少年子弟江湖老,紅粉佳人兩鬢斑。三姐不信菱花照,不復當年綵樓前。當年綵樓前什麼樣?十八歲,粉面佳人,相府千金,當然是傾國傾城。寒窯裡哪有菱花鏡,自己的男人不在家,要鏡子何用?平貴聰明:水盆裡面。是啊,還有水盆。 

  王寶釧低頭一照,一句唱詞讓我淚滿腮:水盆裡面照容顏,老了,啊……容顏變!?十八載老了王寶釧!心酸到可以崩潰。每每聽此,眼睛發澀——誰能與時間為敵?十八年?是,十八年,聽起來很長,過起來,不過一個剎那。太短的,太短了,短到還來不及珍惜,嗖,一下子過去了。 

  居然還有心情調戲於王寶釧。 

  這就是男人呀。他覺得自己得意歸來,女人就應該在家老實等著,哪怕等白了頭髮,在蘇州評彈裡,王寶釧照樣是這樣一個可憐到極致的角色,但老百姓看到她終於得了封號,穿上了鳳冠,心裡那個滿足呀——滿足到了可恨的地步,難道這十八年的光陰是一個封號能平衡的嗎?還有寶釧的父親,居然也討得了官,真是皆大歡喜的結局。到這時,我幾乎痛恨這種戲劇式的安排了,我寧願看秦香蓮的痛快淋漓,愛比死更狠,更冷,我寧願看到你死。 

ADVERTISEMENT

  可惜死的是王寶釧,她真倒黴透了,等了十八年男人,當了皇后十八天後,死了。 

  大概這女人沒有覺得半點遺憾——到底當上了皇后,中國人一向這樣,重視虛名比重視那些貞親的事物要來得緊,大家覺得這女人真是貞節烈女,值得仿效呀。 

  記得有一年去徽州時,看過棠棣的七座牌坊,全為這類貞節烈女而立,一等五十年,有的連面也沒見過,徽州商人在蘇杭發達了,在那面娶了三妻四妾夜夜笙歌,這邊的女子等著,真是守活寡。還有的沒過門丈夫就死了,為了顯示自己的貞節高烈,一定要嫁過去,嫁給一個牌位,活到八十多歲,感動了周圍所有人,於是又有了一座牌坊。 

  連她自己都覺得偉大——偉大得這樣愚昧,這樣讓人連心疼都覺得多餘。 

  不妨礙喜歡看這齣戲,唱腔真是好聽,特別到了武家坡這裡,指著西涼高聲罵時,兩個人一來一往,唱得絕對過癮。 

  我迷戀那句“我和你少年的夫妻要過幾年……”想想吧,“少年夫妻”四個字,可真美得驚心動魄,我總想找個人唱這一段,可我知道,這個人,不好找。 

  看戲可以,如果讓現在的女人再去當王寶釧,除非她傻瘋了。 

ADVERTISEMENT

  赫爾曼·黑塞說:在我向往能找到快樂、成就、榮譽和完美的地方,我卻只看到了要求、規則、困難和責任。 

  《紅鬃烈馬》印證了這句話。

京劇愛好者的精神家園!為京劇愛好者提供最全的京劇名段、京劇教學、京劇視訊、京劇音訊、京劇伴奏、京劇曲譜、戲曲、臉譜等資訊,讓我們一起弘揚國粹振興京劇,為京劇愛好者及戲迷票友之間的學習交流搭建更好的平臺。

【歡迎戲友投稿】

投稿形式:照片、文字、錄影均可

投稿要求:原創,註明姓名、地址、聯絡方式

投稿信箱:393801888@qq.com

         京劇國粹,博大精深,源遠流長,我們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京劇藝術的隊伍,讓京劇傳播到世界各地。國粹能夠後續有人,是所有京劇大師共同的願望,願我們一起努力,創造最開闊燎廣的梨園大舞臺,讓充滿無限魅力的京劇藝術遍地開花!!!

戲迷票友的精神家園

京劇公眾號:jingju111

點選“閱讀原文”進入京劇論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