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日本朝野議員解讀新安保法案

ADVERTISEMENT

對於新安保法案,從一個日本國民的角度來看,因為和平主義已經滲透於日本社會各個角落,所以政府的那種膨脹主義或者說要發動侵略的想法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也不會得到國民的理解,作為一個國民,我是堅信這一點的。

編者按:2015年7月10日、13日,共識傳媒在東京的國會議員會館就日本新安保法案相關問題分別采訪了自民黨眾議員河野太郎、民主黨眾議員細野豪誌,采訪內容現發布如下,謹供讀者參考。

采訪人:袁訓會、嶽德明

河野太郎:日本自衛隊不是要主動展開軍事行動

嘉賓簡介:河野太郎 日本眾議院議員,自民黨副干事長,原法務副大臣、眾議院外務委員長。

新安保法案應該能夠順利通過

共識傳媒:日本國會現在正在討論新的安保法案,您認為新的安保法案有針對中國影響力上升的原因嗎?

河野太郎:安保法案中涉及日本周邊的,具體來說是三個,一個是朝鮮半島有事的時候,第二是台灣有事,第三是以尖閣列島(釣魚島)為主的東海有事。朝鮮半島發生問題,要能夠把日本人用船隻轉移躲避危機,這必須要有一個關於安全的法製。

台灣、東海也是一樣的道理,特別是中國這三十年一直在公布的軍費,國防預算都是兩位數在增長,中國要從陸軍大國變成海軍大國,不僅擁有大陸軍,而且還會擁有大海軍。

日美韓同盟國意識到這一點,對中國的軍事轉變或者軍事強化還是非常關注的。但是這跟過去的美蘇冷戰不同,那個時候日本完全可以不依賴蘇聯的經濟,可以不考慮它的經濟方面的因素,但是現在不考慮中國的經濟因素的話是不可能的。大家在一個桌子上吃飯,桌子底下腳互相在踢對方,這是一個很困難的狀態吧。

共識傳媒:剛才您談到了美日韓同盟,美國對新的安保法案是什麼樣的態度?它對日本施加了影響嗎?

河野太郎:美國的態度是很明確的,它說這是日本自己決定的事情。

ADVERTISEMENT

共識傳媒:您覺得新安保法案會比較順利地在國會獲得通過嗎?

河野太郎:會順利通過吧。

不涉及到生死存亡 日本是不會對外派兵的

共識傳媒:通過以後的話,涉及您剛才談的三個地方,朝鮮半島、台灣和釣魚島-東海,這些地方其實是日本的鄰近地區,除了這些情況之外,日本還有沒有可能比如說應美國的要求(在其他地區)出兵進行戰鬥?

河野太郎:沒有這種可能。如果不涉及日本生死存亡的問題,日本不會派兵的。朝鮮半島、台灣、東海這三個地區如果發生危機,那麼下一個就會是日本,這是涉及日本存亡的問題。這之外的地區不涉及日本的存亡,它發生的事件從現實考慮也不直接涉及日本的生死存亡,是這樣一個考慮。

共識傳媒:安保法案通過的話,這三個地方的局勢如果緊張,導致軍事行動發生,幾乎就會和中國發生衝突。這方面日本民眾會怎麼看?

河野太郎:台灣、東海確實是中國的問題,朝鮮的話可能主要是朝鮮自身的問題,朝鮮和中國有關係,中國國內可能有的人說跟我們無關,但是有的人肯定說跟我們有關。

動用自衛隊的決定權在日本國會

共識傳媒:中國和朝鮮之間還有同盟條約,沒有廢除。雖然現在的中國政府對朝鮮比較冷淡,但是在法律上中朝相互援助的條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仍然存在。如果日本和中國發生衝突,日本民眾會讚成軍事行動嗎?

河野太郎:自衛隊並不是要展開軍事行動,而是在比如從釜山撤回日本的老百姓受到攻擊的時候,如果有外方攻擊這些撤回的老百姓,自衛隊去反擊發起攻擊的船,只有這樣一個規定。

共識傳媒:那就是一個防衛式的反擊。

ADVERTISEMENT

河野太郎:比如說美國的船,日本人在這個船上,如果這個船受到攻擊了,特別自衛權不能行使,所以現在用集體自衛權。關於日本自衛隊在韓國國內或者是台灣活動,如果說台灣方面或者是韓國政府不主動提出請日本派自衛隊的話,日本的自衛隊是不會進入的。這是領土、領空、領海的基本原則問題。

共識傳媒:是不是說美國因素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如果美國介入了這些地區的衝突,美國成為一方,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要求日本來參加的話,日本就會參加戰鬥?

河野太郎:要看這個事態是不是牽扯到日本的存亡問題,不是的話,是不能動用自衛隊的。

共識傳媒:就是說決定權實際上還是在日本政府自己。

河野太郎:當然是,由日本的國會決定。

細野豪誌:和平主義已經滲透到日本社會各個角落

嘉賓簡介:細野豪誌日本眾議院議員,民主黨政調會長,曾擔任內閣特命大臣、環境大臣、民主黨干事長等職

日本的安全保障應該同中韓合作

共識傳媒:中國有觀點認為日本國會正在討論的安保法案是針對中國的,您怎麼看這種觀點?

細野豪誌:日本的安全保障方面的問題,我認為可以大致分兩個問題來談。第一,是以尖閣列島(釣魚島)為主的島嶼防衛,當然,在尖閣列島問題上日本政府采取的態度是不存在領土問題,是從曆史上就屬於日本的領土,這個立場今後也不會變。

第二,是在應對朝鮮半島有事的情況。所以這次在國會討論的安保法案,主要焦點就是在這兩個問題上。在這方面日本當然要和美國合作,除了美國以外,應該還和韓國、中國進行合作,主要目的是防患於未然。為了防患於未然,就需要有一定的抑製能力。

ADVERTISEMENT

在這方面,政府和在野黨的想法基本上是一樣的,沒有太大的分歧。主要分歧是在《國際和平支援法案》問題上,政府采取的是在世界上發生衝突的時候日本可以進行後方支援,但是在野黨不讚成政府的這種想法。

日本政府發動侵略的想法是不會得到國民理解的

共識傳媒:您認為現在在討論的法案特別是國際和平支援法這樣的法案,它是對日本憲法比如說第九條的迂回的突破嗎?

細野豪誌:這個是現在爭論的一個焦點,很多研究憲法的學者都提出來這個是違反憲法的,所以現在在野黨也在這方面跟政府進行辯論。當然,對於這些法案,我從一個日本國民的角度來看,因為和平主義已經滲透於日本社會各個角落,所以政府的那種膨脹主義或者說要發動侵略的想法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也不會得到國民的理解,作為一個國民,我是堅信這一點的。

共識傳媒:法案在國會獲得通過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在國民反對的情況下,法案如果在國會獲得通過,其實就是說國民的反對沒有效力?

細野豪誌:正像你看到的,最近在一個白熱化的階段,因為現在正是在眾議院討論,眾議院討論完了以後還要有一個參議院的討論,所以這是要花一定時間的。當然,反對的聲音現在有,如果說反對的聲音越來越強,政府是強行通過?還是會顧忌到這些反對的聲音,停下腳步?這要觀察今後兩個月的實踐。

化解中日矛盾還得從曆史認識問題入手

共識傳媒:關於中日關係,中國要舉行抗戰勝利70周年的閱兵,邀請安倍首相參加,安倍政府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細野豪誌:這也是現在國會在討論的一個問題,幾次都拿出來質詢。日本和中國的關係,比如在能源、環境問題上,現在是互相合作的關係;經濟上來看,日中兩國可以說是命運共同體,所以希望政治領域能夠向前看,起到推動經濟發展的作用。

我個人也是持這樣一種觀點,這十年我每年都會到中國去訪問,中國的朋友來日本我也會擠出時間去接待。我認為,要想保持政治上向前看的立場,還是得從曆史認識問題入手,(日本)政府要承認終戰50年談話、終戰60年談話,承認侵略曆史,從這個角度進行反省,這樣可能才有政治上的改善。

當然,安倍自己說他要以個人的形式發表談話,所以8月15日他會發表一個什麼樣的談話,我們也在拭目以待。

共識傳媒:安倍首相發表個人談話,國會特別是在野黨是不是試圖施加影響,讓這個談話能夠對日本和中國、韓國的友好關係有作用?

細野豪誌:對,所以我們前幾天還在一個小委員會的會議上把我剛才說的這些想法都跟安倍首相建言了。日中關係太重要了。

來源:共識網

數據正載入中…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