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少年團》後期槽點多?都是沒看先導片惹的禍

ADVERTISEMENT

納蘭驚夢/文

一檔優秀的綜藝真人秀應該具備哪些要素?是腕大不失特色,又有綜藝感的明星藝人?是讓人眼前一亮樂在其中的模式?還是能夠讓節目彈幕飛起的後期製作?事實上,盡管神秘的“後期製作”一直是隻聞其名不見其人的群體,但它確實是助力節目實現質的飛躍重要推手。它在整個綜藝節目生產流程中扮演故事重構的角色,人物塑造,突顯矛盾,情節推進全都依賴後期;它也是整個節目基調的決定者,可以把一些觀眾注意不到的點烘托的更好,或者把一些無聊的時刻變得有趣。所以在許多觀眾在點播綜藝節目刷起的“給後期大大加雞腿”可謂是最大的褒獎。

最近,被稱之為“少年版《極限挑戰》”的《高能少年團》同樣因為後期的緣故引發了不小的爭論。這檔從官宣第一天起就注定爆款的“王牌少年”綜藝,在開播第一期便獲得了個滿堂彩:隔日登頂網絡播放量排行首位,CSM52城網收視1.521%,最高峰值1.795%,穩坐同時段綜藝節目排名第一,這顯然要得益於王俊凱、劉昊然、董子健、張一山、王大陸組成的小鮮肉MC團強大的流量收割能力。但在高收視的同時,有關於節目後期的吐槽卻是不絕於耳,簡單掃一遍社交媒體上網友的反饋,大家吐槽點主要集中在節目開篇時進展過快,還沒交代清楚各項規則情況便已經進入正題;幾位MC之間過於單打獨鬥,全程交流為零,也就談不上彼此之間的互動。大家在感歎一手好牌被打爛的同時,不約而同將“鍋”甩給了後期大大。

毋庸置疑的是,自《跑男》的成功引進後,時下大型戶外真人秀節目,無論是台綜還是網綜,多是重任務、重遊戲環節,從而導致敘事性的“慢感”被大幅度削弱。熱鬧,成為了此類真人秀節目的代名詞。所以,也就不難解釋第一期整集內容都是五位少年疲於奔命的在劃船送貨、下泥潭徒手抓魚、找布曬布,而有關於前情提要、故事背景、內容規則都沒有交代情況,也難怪觀眾在看完節目後會是一臉懵逼。至於這幾個少年究竟為何跑到烏鎮做任務,張一山為何率先掛好了布就贏得了比賽,讓人完全摸不著頭腦。對於現在早就不能滿足於簡單高效綜藝的觀眾來說,這樣缺乏敘述邏輯的真人秀顯然會讓人分分鍾產生棄坑的想法。

ADVERTISEMENT

但,難道《高能少年團》真是把所有的預算都花在邀請這五位90後少年偶像身上,以至於都沒錢邀來一個連規則都說不清的後期製作團隊嗎?說實話,個人還是抱有很大的疑問。納蘭經由側面深扒得知,原來,擔任《高能少年團》後期製作的公司也一手打造過《一年級》《奇妙的朋友》《燃燒吧少年》《十三億分貝》等節目,其後期製作水平也是能夠讓觀眾加雞腿的級別,而且公司老板本身就是電影剪輯師出身,斷然不可能連個綜藝節目的故事都講不清楚。

所有的謎團,都被一段名為《高能少年團14分鍾先導片》的短片所解開。事實上,在這14分鍾的先導片中,鏡頭詳細交代了這五位少年從初次見面、初次集結和彼此間的慢慢熟悉了解的過程,有了這14分鍾的先導片,第一集正片中的諸多疑問也就迎刃而解,也難怪評論里流傳著“正片還不如先導片好看”的說法。

那麼問題又來了,盡管在不少網綜節目中,都有過預先釋放出先導集的先例,這樣能夠起到節目預熱、交代背景的作用。但作為電視媒體平台,畢竟不具備這樣非線性點播的優勢,《高能少年團》為何不把先導集的內容放到正片之中,來使得節目內容邏輯的清晰明了呢?這其實就涉及到節目容量問題,通常一部電影110-125分鍾的長度,幾個角色圍繞一件或兩件事展開;而一集綜藝節目撐死就是90分鍾的長度,還得去除廣告等,實際時常大概也就是75-80分鍾的水平,所需要承載的角色內容和故事劇情幾乎等同於電影。如果再把14分鍾先導片的內容添加進去,那麼勢必對正片內容產生擠壓。在目前正片內容已經充分飽和的情況下,這樣的選擇顯然不明智。於是,采用先導片來交代前情提要就成為了折中辦法。

ADVERTISEMENT

而從影視的角度來說,埋線、設局、解套,這些都是常見的敘事手法,不外乎是為了將簡單的故事做的曲折離奇,跌宕起伏。而如今,許多真人秀中也開始大量運用電影式的剪輯,使得原本平淡的節目內容產生質感的飛躍。

譬如在第一場劃船戲中,後期利用表現輕輕鬆鬆的王大陸和近乎誇張的剪輯手法,用來對比張一山在此項任務中的累和遠,將這個同時間同空間下的重複任務,做到極致放大和烘托。為說清楚事情又不顯得過於單一重複,後期用如此手法處理,不難看出其中巧思。到了最後的掛布環節:幾個人散落在烏鎮各處找尋任務目標幾乎沒有交集,又要不斷折返同一個地點,一來二去間如何把散亂的空間和情緒簡單的勾連在一起?期間不斷出現的埋伏筆和勾連線索的橋段,細想起來何不是電影剪輯的思維和功底體現。加之14分鍾先導片的印象,整個《高能少年團》里展現出來的世界觀和大故事邏輯的劇作感,可以看出這個後期團隊在剪輯上並非沒有想法。

當然需要指出的是,《高能少年團》的第一期中的確也存在諸多缺憾,比如節奏迅速脈絡並不清晰,少年之間的交流並不多,許多線索含糊其辭一帶而過,同時煽情勵誌較重,硬雞湯多少有些尷尬。但有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根據很多粉絲路透情況表明,實際上第一期錄製地並非在烏鎮,而最終將烏鎮作為第一期節目播出或許還有其它外部因素的影響。這個或許是不得已而為之的調整,勢必也會對節目的敘述邏輯和內在關係不可避免的出現些許BUG,某種程度上也的確會影響觀眾的觀感。隻不過,這僅僅只是第一期的呈現,相信通過之後的摸索,這檔有顏值,有高度,有創新的全新周六檔綜藝會有更加完善的呈現,納蘭也願意持續的再觀察下去。(微信公眾號:nljmshow)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