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馬看中的才是真核? 英超最佳球員該是阿紮爾而非坎特

ADVERTISEMENT

在體育界,有些言論是絕對不能說出口的,一旦越線,後果不堪設想。比如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你不能在公共場合說斯科爾斯只是一名優秀的足球運動員,而不是所謂完美的攻擊型中場的化身,也不是英超歷史上數一數二的偉大球員——很多人都這樣想,但是你一旦說出來,你就是侮辱了一名被女王冊封過的騎士,按照中世紀的刑罰,會有人用針尖戳瞎你的眼睛。

板球界也有類似的事情,比如印度板球明星薩欽·田杜卡(Sachin Tendulkar)就是這項運動歷史上最被高估的球員。田杜卡在場上一貫是面無表情,配合他在大賽上的出色發揮,和優異的防守表現,似乎給他平添了幾分球場上的救世主的氣質。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一位板球迷如果說比起田杜卡來他更喜歡看另一位印度板球明星Virender Sehwag比賽,這不但是一種愚蠢的行為,那就基本上等於是承認自己信仰異端。在中世紀,信仰異端的人會被送上絞刑架。總之,在體育界表達以上這些觀點會被普遍認為是不恰當的,那些持有這類觀點的人應該感到羞愧。

不過既然我們都談到這兒了,不如來看看今天的足球場上的又一例這種“異端邪說”的例子。切爾西已經基本上鎖定了本賽季的英超冠軍,目前有懸唸的就是剩餘三個歐冠席位的爭奪和保級大戰了。除了積分榜以外,還有一個懸念就是恩戈洛·坎特能不能獲得本賽季英超最佳球員榮譽。

現在的主流觀點是非常清晰的,那就是坎特應該當選最佳球員。這種觀點其實已經深入每一個球迷的腦海了,哪怕提出另一個選項,都會被視作富有挑釁意味的行為。只有那種尋求關注的蠢貨會在這種情況下跳出來說坎特其實沒有大家所認為的那麼優秀。英格蘭足球名宿喬伊·巴頓最近就當了一回這樣的“蠢貨”,他在接受採訪時說:“現在,每個人都在為坎特唱讚歌,這就是當下的流行趨勢。專家們也會說坎特是最好的球員,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

但是別忙著說巴頓是蠢貨,在某種程度上,巴頓可能是對的。現在足球界產生了對坎特的狂熱崇拜,無數人為他在場上的表現癡迷。但這種崇拜已經化為陳詞濫調了。人們推崇坎特,不只是因為看到了他優異的場上表現,更多的是出於其他場外的因素。

當然,所有的這些場外因素都和坎特本人沒什麼關係,他在英超賽場上表現出了極高的比賽效率,他最大的影響是:他幾乎提升了周圍每一個隊友的場上表現。令人驚歎的是他表現出的對對手技術動作的驚人預見性,他隨時可以向球場的各個角落進行衝刺跑的充沛體能,以及他帶球時清晰的出球路線。坎特帶球時,彷彿可以讓自己周圍的時間慢下來,仔細思考每一種向前發展的可能。

ADVERTISEMENT

我們可以把坎特比作球場上的病毒,他的任務是不斷地滲入對手的的陣地,阻斷他們的出球路線,最終讓對手的整個進攻體系瓦解。坎特就好像電影《獨立日》裡的傑夫·戈德布拉姆(Jeff Goldblum)設計的納米機器人一樣,可以侵入到外星人的超級電腦裡,然後一臺一臺地把他們弄崩潰,最後拯救全人類。我記得自己去年看坎特踢球時,我就確信他能夠預測對手的跑動路線和技術動作。正因如此,他總是可以出現在正確的位置上,阻斷對手前進。他就像一臺永遠都能夠瞄準目標開火的超級武器。

大家都想將坎特評為最佳球員的呼聲不能理解。英超的大環境已經變得愈發地骯髒和華而不實。但坎特不一樣,他有著出眾的人品,是一個完美的隊友。他象徵著英超美好的一面,他更純粹,更值得尊敬。如果一個人不會欣賞坎特的跑動和攔截技巧,他就是不懂足球。

這所有的一切結合在一起,打造了一個虛幻的坎特的形象:人們以為他是比賽中最顯眼的球員,他的搶斷和攔截次數應該遠超其他球員,他的跑動資料應該冠絕英超。在這一系列不準確的認識之下,人們總是用坎特來鞭打博格巴。一個已經讓人厭煩的比較方式是:博格巴的身價比坎特高了多少,他給球隊帶來的榮譽卻比坎特少了多少,他的場上表現又比坎特要差多少。這類的比較,完全不顧及幾個基本的事實——兩人是效力於不同俱樂部的不同位置的球員,他們目前的身體狀況也完全不一樣。但是現在,坎特好像是成為了一個新的貨幣單位,一個衡量球員價值的基準。比如說,斯特林價值“一個半坎特”,而倫敦市充滿爭議的在泰晤士河上新建一座橋的工程要耗資“兩個坎特”,錢悠著點花吧,市長!

說了那麼多,到底誰應該被評為本賽季英超最佳球員呢?我的答案是埃登·阿紮爾。他是英超賽場上最吸引人,最有天賦,終結能力最強的攻擊型中場。事實上,人們更欣賞足球場上的進攻隊員不是沒有理由的。我們喜歡看一名球員不斷地衝擊對方的陣地,挑戰對方防守球員,最終取得進球。這正是足球的魅力所在,我們看球是為了去欣賞那些最刺激,最能體現運動美學的精彩瞬間。

阿紮爾做到了以上這一切,本賽季,他改變了自己的踢球風格。在孔蒂手下,他有了更高的比賽熱情以及更多的戰術自由。現在的阿紮爾作為前場進攻核心,就像一位引人入勝的交響樂指揮家一樣,帶給人們極致的享受。

英超聯賽一直以其極強的對抗性聞名天下,儘管可能會有人覺得英超太粗野。但英超比賽的主旋律還是激烈的場上碰撞,有越來越多的球隊主打高位壓迫,強調身體碰撞。在這樣的背景下,坎特能不能夠鶴立雞群,或者說成為最受關注的球員,是值得商榷的,畢竟在英超他這樣風格的球員太多了。但是阿紮爾完全不一樣,雖然他是一名創造力極強的球員,但是同在英超踢球,就意味著他需要去承受各式各樣的對抗和碰撞。然後找到空缺施展自己的天賦,改變比賽的走勢。現在看來,阿紮爾似乎真的有可能在今年夏天加盟皇家馬德裡;一旦成行,那麼一座英超最佳球員獎盃,無疑是他受之無愧的離別禮物。

體育

» 介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