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拍的電影,或許已是別人一輩子的頂峰

ADVERTISEMENT

點選標題下方第一娛樂圈,免費訂閱全國頂尖娛樂電影雜誌

年少時,曾想著竹馬仗劍走一迴天下。

但長大後才知道,沒錢那都只能是夢想。

所以愈發喜歡張愛玲的那句“出名要趁早”。

以及所有年少成名的人,例如澤維爾·多蘭

十七歲寫劇本,十九歲自導自演處女作。

得過戛納電影節導演雙週單元中的藝術電影SACD以及青年視野三項大獎。

不久後還成為了戛納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評審團成員。

年少不輕狂,盛世美顏裡藏不住的是天馬行空的思想。

不然也拍不出如此“離經叛道”的電影——

我殺了我媽媽

豆瓣評分8.3,這是對一個不到20歲的孩子最好的誇獎。

網友們自嘆不如之際,更多的也是對他才華的褒獎。

電影裡飾演男主於貝爾,成長於單親家庭的16歲少年。

叛逆到看什麼都不順眼,尤其是他的媽媽,一言不合就開吵。

看不慣媽媽吃飯的姿勢,吵!

開車化妝,吵!

ADVERTISEMENT

聽新聞,吵!

不同意租房子還是吵!

而媽媽對他也沒有絲毫容忍,針尖對麥芒。

拿人家小孩和他作比較,不留情面的貶低他。

在公眾場合對他大呼小叫。

用零花錢來威脅他。

掃地拖地煮飯之後,卻被她冷嘲熱諷為“有事相求”。

當他認真的和她聊天時,卻心不在焉。

出爾反爾,答應了的事情沒做卻像沒事人一樣。

彷彿看到了16歲的自己,隻不過是加強版的。

無數次爭吵、咆哮,到最後面無表情。

所以於貝爾說:她不是真心想要孩子。

講真,這個想法,可能我們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想過。

情形也大概類似,估計都是在和媽媽吵架之後。

然後一個人默默的流眼淚,找朋友哭訴,找爺爺奶奶告狀。

但於貝爾與我們不同,他選擇對著鏡頭自言自語。

而且與吵架時的歇斯底裡不同,鏡頭中的他落寞裡帶著溫柔。

雖然恨她,但奇怪的是,如果有人敢傷害她,我恨不得殺了那個人

ADVERTISEMENT

鏡頭裡溫柔的獨白,就像見不得光的黑暗。

一到陽光升起時,他依舊忍不住的大吵,歇斯底裡到瘋狂。

所以,老師要家長寫建議時,他說媽媽死了。

學校作文,他的題目讓老師詫異。

甚至他連媽媽去世的場景都想好了。

白色的緞面、盛開的花兒,寧靜平和,沒有爭吵。

當愛到深處,那痛必定切膚。

媽媽驚詫他是同性戀,但卻沒有橫加指責。

而是選擇送他去新的環境,為了不爭吵,以及那渺茫的改變。

不知道繈褓中,聽到的第一首兒歌是什麼?

但記憶裡,想的起的是《世上只有媽媽好》。

母愛,無論到何時都願意相信它的美好。

蒙在眼前的或許只是時間裡飄揚的細沙。

我們隱藏、撒謊,掩飾,但卻阻止不了媽媽們愛的純粹

所以無法理解現實中那些真實案例。

感覺打出“弒母”都是一種罪惡。

ADVERTISEMENT

隨手一搜,卻震驚到久久不能言語。

舉起的是雙手,落下的是人性的泯滅。

相對於這些難以置信的真實案例,《我殺了我媽媽》只能說是片名大膽。

但具備衝擊力的決不只是片名,流露出的情感同樣真實有力。

而且,題材的大膽也不止於母子關係,還有師生戀和同性戀。

當男主角下決心離開母親後,想到的是女老師。

隔著窗戶紙的愛戀,欲說還羞,欲言又止。

到了同性這裡,就不再是霧裡看花,而是真刀實槍。

一言不合就開車。

除了題材的選擇,就影片的色彩而言,你也會忍不住的誇讚。

色彩鮮明,構圖精妙,怎一個舒服了得。

嗯,這是強勢插的,畢竟覺得這兩張圖實在太美。

文章的末尾想起莫泊桑的一句話:

我們幾乎是不知不覺地愛著父母,因為這種愛像人活著一樣自然。

只有到了最後分別的時刻,才能看到這種感情的根紮得多深。

是啊,從懵懂叛逆走過,漸漸也會為人父,為人母。

也必定會體會到那種“被殺”的感覺。

是誰錯了嗎?

沒有,這是愛的必然。

媽媽們不就是在孩子的成長中死亡嗎?

所以再回想少時,對媽媽們而言,

除了一聲“我愛你”,我們更該說聲“對不起”。

娛樂

» 第一娛樂圈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