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亞迪這一次不僅超過了特斯拉 也戰勝了自己

ADVERTISEMENT

文 / 石劼、丁鈺

編輯 / 魏信

2016年是比亞迪的重大節點,內部比較:新能源板塊營收首次高於燃油車;外部PK:汽車板塊毛利潤高於特斯拉。這些,實際上比電動車銷量高漲更為重要。

在過去的三年中,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在政策扶持、市場需求和企業自身多重作用下以驚人速度成長。而2014年到2016年,每一年都成為中國新能源領域的重大節點,比亞迪則是一個縮影和代表。

從2014年起,比亞迪憑藉插電式混合動力車秦在個別月份打破日產(聆風)、通用汽車(雪佛蘭沃藍達)長期霸佔全球電動汽車(純電動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車)銷量冠軍頭銜的局面。

2016年對比亞迪來說尤為重要,新能源車業務的成長不僅反映在銷量指標上,也從營業收入和利潤角度作出重大貢獻。

新能源汽車業務收入首次超過燃油車

ADVERTISEMENT

根據比亞迪2016年年報,去年全年比亞迪實現營業總收入約為1,034.70億元,同比增長29.32%,其中汽車及相關產品業務的收入為570.10億元,同比增長40.23%;手機部件及組裝業務的收入為390.94億元,同比上升17.53%;二次充電電池及光伏業務的收入為73.44億元,同比上升20.79%,三大業務佔集團總收入的佔比分別為55.10%、37.78%和7.10%。

回顧2012年-2016年五年的發展歷程,比亞迪的汽車業務營收規模得到迅猛增長,2012-2014年營收同比增速在3%到10%之間,但2015和2016年均超過40%。因此2016年比亞迪汽車業務營收超過2012年一倍以上。

進一步聚焦到新能源汽車業務,2014年起比亞迪開始在年報中公開新能源汽車業務營收,當年達到73.28億元,同比暴漲6倍;2015年則翻倍至192.42億元;在2016年繼續維持了近八成增勢,營業收入達到346.18億元,佔集團總收入的33.46%。

那麼比亞迪的傳統燃油車業務表現又如何呢?不妨拿來和新能源汽車業務進行對比。2016年毋庸多言,包括傳統燃油車與其他汽車業務,總計只有223.92億元,明顯不如新能源車。而2015年時,汽車業務營收去掉新能源部分為214.13億元,其中傳統燃油車佔193.43億元,比新能源車業務營業高了僅100萬元。也就是說,2016年比亞迪新能源汽車業務收入首次超過了燃油車業務。

汽車業務中,非新能源板塊增速較慢,近兩年都在4.5%左右。而2013年甚至從260億大幅下滑到200億出頭,這是由於當時比亞迪梳理渠道網路,砍掉多餘的部分,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整車銷量下滑所致。但這種暫時性的後退如今看來起到了整改的成效。

作為國內起步較早的自主品牌,比亞迪受去年車市整體走強紅利的影響,實現了小幅度的增長。在傳統燃油車領域,去年全年比亞迪的累計銷量為32.6萬輛,同比微增1.78%,其中SUV車型是較為重要的增長點,去年9月上市的宋蓋世版,連續三個月實現了銷量過萬。雖說,有新車型的支撐,比亞迪在燃油車領域實現了微增長,但在整車車市增幅超過10%的背景下,比亞迪在燃油車領域的頹勢已經顯現。

ADVERTISEMENT

因此,接下來可以預計比亞迪會一方面注重穩住燃油車業務陣腳,另一方面繼續深耕新能源車市場,通過“兩條腿走路”的方式取得穩步增長。

毛利潤超過特斯拉

長期以來,誰是最成功的新能源汽車製造公司,在業界恐怕目光都聚焦在比亞迪與特斯拉兩家企業身上。自然,從2015年開始比亞迪已經在新能源車銷量上拔得頭籌,將特斯拉與其他電動車製造商甩在後面。但是畢竟特斯拉打造的高階電動車在產品口碑上具有優勢,且給人留下單車利潤較高的印象。那麼,這番龍爭虎鬥真的難以得出答案嗎?

倘若剖析兩家公司的2016年財報,則不難發現特斯拉長期以來由於研發投入居高,只有個別季度能夠盈利,2013年前後往往只能依靠出售碳排放積點扭轉虧損,如今則連這部分收益都無法填補虧空。那麼不妨將對比角度調整到“毛利潤”,這樣對特斯拉來說無疑在對比中減輕了不少負擔。

2016年,特斯拉汽車業務收入68.1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69.67億元),同比大漲69.1%;毛利潤為15.9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9.95億元),增幅高達73.3%。而比亞迪汽車業務的570.10億元營收(新能源車佔六成)明顯高出一截,毛利潤則達到161.28億元,較特斯拉高出50%以上,毛利率達到了28.24%(特斯拉一般在22%到24%左右)。

當然,2015年時,比亞迪汽車業務的毛利潤就以96.72億元明顯壓倒了特斯拉的9.21美元。從2012年到2016年,比亞迪汽車業務板塊的毛利潤額和利潤率都在逐步上升,前者從44.14億增長約三倍,達到如今的161.28億元,後者則在歷年分別為17.90%、17.97%、19.15%、23.79%、28.24%,持續走高。

ADVERTISEMENT

這與比亞迪燃油車與新能源車同時側重高溢利的SUV車型密不可分,也和比亞迪在海外電動巴士取得豐碩戰果有關。在美國,比亞迪K9電動巴士已經投產,在當地單車售價可達80萬美元。這款巴士還在歐洲發達市場、亞非新興市場都有所斬獲,雖然銷量規模不及乘用車搶眼,但考慮到價格因素,收益仍然可觀。

不過,作為中國乃至全球在新能源車領域的領跑企業,比亞迪自然也要承受該領域的風險。國內新能源車銷量表現受政策影響顯著,尚未從“政策導向”切換到“市場導向”。因此今年1月在新能源車最新目錄未出臺、地方補貼策略未落實之前,新能源車銷量大幅跳水。

此外,倘若單方面倚重新能源車而輕視燃油車,至少在可見的十年內會對企業的整體效益造成拖累,如何讓“兩條腿”都得到健康成長,對比亞迪而言實屬重要課題。

隨著相關政策的完善以及行業門檻的提高,新能源市場將逐步踏入正軌,這對於比亞迪來說無疑是利好訊息。有分析人士認為,隨著新能源補貼的減少和行業門檻的提高,一些規模較小的廠商和實力不強的廠商將逐步退出市場,這將會進一步提升行業的集中度,由此一來,作為新能源領域“龍頭老大”的比亞迪或將受益。【END】

汽車

» 每日汽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