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隨風去——本.戈登

ADVERTISEMENT

此文為壹點號“黑子的籃球”原創內容,特此聲明

是不是沒聽說過他。對,他不像庫裡或詹姆斯一樣,是個人都知道,他現在也許支存留在部分後喬丹時代或者是幼年羅斯時期公牛球迷的記憶裡。怎麼形容他呢?一個絕佳的球隊第六人,一個高配版的JR.史密斯。

2004年,芝加哥在首輪第三順位帶走了來自康涅狄格大學的本.戈登,他完美的沿襲了一個康大出產的後衛應有的一切品質,就像兩位校友雷.阿倫和理查德.漢密爾頓一樣,低調、勤奮、良好的跑位意識、恐怖的投籃命中率。這就是本.戈登,總是習慣在自己的大學球衣下面穿件T恤;總是隱藏自己的破壞慾和攻擊欲,以至於大學教練甚至苦苦哀求他在場上多出手幾次。

04-05公牛,艾迪.庫裡、泰森.錢德勒和同年級新秀洛爾.鄧撐起了鋒線,柯克.辛裡奇穩坐首發控衛的位置一整個賽季。在分位上,本.戈登和球隊防守大閘克裡斯.杜洪一起分享著上場時間。82場常規賽,戈登場均出戰24.4分鐘,貢獻15.1分,2.6個籃板和2.0個助攻,並且有著40.5%的三分球命中率。對於一個一年級的菜鳥來說,戈登的表現堪稱完美。芝加哥球迷在受夠了前一個賽季勞福德那些無腦的弧頂幹拔跳投之後,看到戈登的表演,那種感覺就像一縷清風拂過臉龐。作為上個賽季擺爛的回報,04-05牛殺入季候賽,雖然在六場鏖戰後被淘汰,但至少讓球迷們感到了希望,後喬丹時代多年孱弱的分位上終於迎來了一位潛力得分手。

之後的四個賽季,那是本.戈登職業生涯的巔峰期。沒錯,僅有的四年巔峰期,也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他的巔峰如此短暫。在經過了新秀賽季的成功後,本.戈登迅速成長為球隊的最佳第六人,球場上的進攻機器,前途無可限量的芝加哥希望。當時的他,快的連鏡頭都無法捕捉,在左翼的突破無人能擋,總能在混亂的內線爭奪中脫穎而出,能投能跑,是場上的永動機。球迷們親切的稱呼他為本.喬丹,即使他遠比不上那個神一樣的男人。

ADVERTISEMENT

08-09賽季,戈登的合同年,場均24.3分,但他等來的不是球隊的續約合同,而是被交易到活塞。這筆交易,也許還要從2007年說起,球隊的首輪秀泰魯斯.託馬斯的水掉,夏季內線引援不力,花大價錢弄來的拉裡.休斯打了28場就報銷了……然後07-08賽季他們隻拿到了33場勝利,作為又一次擺爛的回報,他們拿到了狀元籤。我寧願相信這次的擺爛是公牛管理層有意為之,畢竟08年的選秀大會上有讓人垂涎欲滴的德裡克.羅斯、邁克爾.比斯利和OJ.梅奧。最終他們如願以償,來自孟菲斯大學的羅斯,一個土生土長的芝加哥人,被公牛選中。

為了給更有希望的本地球員羅斯讓路,戈登的人生之車,從芒特福農到斯凱爾斯,從康涅狄格到芝加哥,最後駛向底特律,並在這裡遇到了麻煩。

在活塞的三個賽季,戈登的場均得分下降到13.8分、11.2分和12.5分,球隊的戰績也慘不忍睹。人們都在疑惑,從前的那個本.戈登呢?他去哪裡了?他還會回來嗎?

如果你瞭解本.戈登這個人,你就會明白這一切發生的原因只有一個——外界因素的幹擾。2009年,活塞總經理喬杜馬斯給了戈登一份價值5年5500萬的合同,他的初衷本是向複製底特律上世紀80年代的成功模式——用本.戈登、理查德.漢密爾頓和羅德尼.斯塔基的後場組合重現當年以賽亞.託馬斯、維尼約翰遜和杜馬斯本人的“壞孩子軍團”——這樣在保證每個人出場時間的情況下,也能保證他們的體力。這本來是個不錯的計劃,但漢密爾頓的受傷讓杜馬斯的如意算盤落空。隨後,活塞主教練庫科特也下課了,而斯塔基在比盧普斯離開後,也沒展現出他本為人們所看好的潛力。除了別人的狀況外,本戈登自己的腳踝也在加盟活塞的第一年就受傷了。突然間,上賽季那個每場比賽能拿到20分以上的,在進攻端顯示出巨大能量的本.戈登在人們的視野中消失了。

但當本.戈登在底特律的第一個賽季結束後,他卻揹負了很多指責和謾罵。可能是他低調的性格,他不可能對媒體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活塞隊迅速推翻了原來的“三後衛計劃”。看上去,他們只是否定了這個組合的成員——在那年的選秀大會上用自己的樂透籤選中了來自肯塔基的6尺3寸的後衛,布蘭登.奈特。

ADVERTISEMENT

“我覺得過去兩年自己好像在為一群不瞭解我能力的人打球,之前在芝加哥,我已經找到了一點自己在這個聯盟的定位,也確立了今後自己發展的方向,”戈登說,“但到了底特律,我想沒人會在乎這些了,我從前的努力好像都白費了。”戈登發生變化的原因,並不是特做的不夠好。事實上,他的努力程度絕不次於科比。在芝加哥,隊友辛裡奇將戈登的工作態度評為”全聯盟最專業的”.威爾拜納姆甚至為戈登和自己去了個綽號,叫做“球館老鼠”,因為他們總是在哪裡呆到所有人都走光。

拜納姆覺得,在底特律的經歷會讓戈登學到不少東西,事情不可能變得更遭了,而戈登本人也在尋求改變,包括個性方面。在大學時代,戈登也曾張揚過。在一場與亞拉巴馬大學的NCAA比賽總,戈登在投中了自己的第四個三分球後,對對手做了一個吹手指的動作折讓他的隊友看直了眼睛——這是他三年中第一次挑釁對手。教練卡爾霍恩一直盼望著戈登成為一名偉大的球員,並堅持認為他是自己執教過的最好的球員。可直到埃梅爾.奧卡福因為背傷退出比賽後,戈登才正式接管了球隊。最終,他把球隊帶出了東大區,兩次奪得NCAA的冠軍。

可是,即便如此,依然有人認為戈登難堪大任,這種說法一直伴隨著他,在底特律達到高峰,讓戈登深受其害。他在康涅狄格大學的隊友馬庫斯.威廉姆斯說,戈登是他見過最有天賦的球員之一,“但我認為過於低調的個性影響了他的發揮——他不瞭解自己有多大能量。如果他能開發出來更多的得分方法,一定能成為一位偉大的球員。”

最終,他離開了底特律,在山貓和魔術,他又度過了乏善可陳的三年。直到被魔術裁掉,他沒有解決信心和性格的問題,腳踝的傷病也一直伴隨著他。在離開芝加哥後的六年後,戈登告別了這個聯盟。從一顆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到被人們看成合同年爆發的水貨球員,再到黯淡的職業生涯暮年,戈登的故事就這樣結束了。也許人們會為他感到惋惜,戈登自己何嘗不是這樣認為呢。可至少當他回憶起往事,籃球曾讓他快樂過。

體育

» 齊魯壹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