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劇四星擬恢複,是救衛視還是抑IP劇野蠻生長?

ADVERTISEMENT

  2015年,廣電總局正式實施“一劇兩星”的新政,暨一部劇首輪播出的電視平台,最多只能有兩家衛視。在此之前則是業內使用了近10年的“一劇四星”模式。

  然而“一劇兩星”實施才兩年多,近日卻傳出消息,以往的“一劇四星”模式又將再度回到曆史舞台,部分放開。

  一劇兩星讓衛視兩極分化

  三四線衛視買不起劇

  重回“一劇四星”的消息,由著名編劇劉和平在“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聯合會電視劇編劇委員會換屆大會”上透露的。據他稱,這是他從中宣部和總局得到的確切消息。

  當然,這是有前提條件的。其必須是原創劇本或有價值觀的現實題材劇,才有可能采用一劇四星的拚播模式。盡管廣電總局目前還在研究細則,並未有明文規定出台,但這樣的消息放出,還是在圈內引起了強烈的關注。

ADVERTISEMENT

  一劇兩星當年走上曆史舞台,為緩解電視劇庫存壓力,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客觀地講,它也加劇了衛視之間的兩極分化。以往一劇四星模式之下,一部大劇的播出,往往都是兩家一線衛視配搭兩家二三四線衛視的形式。這雖然會考驗各家電視台的聯播編排能力,但對電視劇發行方而言,往往會增加一定的發行渠道和發行收入。對於一些實力較弱的衛視而言,這同樣利好,花相對較少的錢,與一線衛視一樣播同級別的精品大劇,對提升三四線衛視劇場的品牌度和廣告收入,是積極有效的。

  只是“一劇兩星”後,這樣的局面卻一去不複返。優質劇往往集中於一二線衛視,三四線衛視幾乎再難有更多的錢去搶奪大劇的首輪播出,以播二輪、三輪等舊劇為主。以2017年的開年檔為例,湖北、廣東兩家衛視的晚間黃金檔播出的《新邊城浪子》,早在去年暑期檔,就在北京衛視首播過。而河北衛視播出的《小丈夫》也在去年上半年就登陸湖南衛視了。

  所以一劇四星的適度放開,對於電視劇采購經費相對有限的三四衛視而言,至少能解燃眉之火。畢竟這幾年,電視平台廣告收入下滑,三四線衛視的生存空間更加狹窄,有些電視台已經出現了發不起工資,靠貸款的發工資的局面。

  視頻網站砸錢先網後台

  一線衛視話語權缺失顯尷尬

ADVERTISEMENT

  “一劇兩星”後,各大一線衛視對頭部內容的爭奪,反而更加激烈。尤其是浙江、東方等衛視,紛紛加大了采購電視劇的預算,試圖圍剿湖南。坊間有傳聞稱,湖南衛視一度想拿下周迅、霍建華主演的《如懿傳》的電視獨播權,甚至開出了500多萬一集的高價碼,無奈最終輸在了人情和價格上,江蘇、東方兩家衛視分別以300萬元一集的價格聯合拿下了該劇。

  以往電視劇頭部內容的版權價格相對還算理性,像2015年暑期檔播出的《花千骨》,湖南衛視隻花了9300萬就拿下了其5年的電視播出權。可2年後,頭部內容的版權價格卻翻了好幾倍,有消息稱,湖南衛視已分別以2.58億和3.84億元的價格,從《花千骨》的製作機構慈文傳媒手中拿下了兩部大劇《特工皇妃楚喬傳》《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雖然衛視購買頭部內容的單集價格已經高達300-500萬一集,但相比於燒錢正酣的視頻網站,並不算天價。有消息稱,今年即將播出的幾部大劇的網絡版權單集價格早超了電視平台,像《琅琊榜2》單集800萬元、《擇天記》單集750萬元、《軍師聯盟》單集600萬元等。

  視頻網站對頭部內容的爭搶更狠,而衛視中能有這樣采購能力的只有不到4家一線衛視,這便造成了視頻網站與電視台之間的主導地位的變化。以往是視頻網站同步跟播衛視,如今越來越多的電視劇,因為網絡版權價格高於電視版權價格,出現了先網後台的局面。像《青雲誌》在騰訊視頻的播放節奏就先於其電視播出平台湖南衛視。甚至這樣先網後台的模式,也讓很多衛視的廣告主,紛紛將投放渠道選擇到了視頻網站。而“一劇四星”下,四家衛視聯合出價,分擔版權價格,一定程度上或分流網台之間的實力對比。

ADVERTISEMENT

  “一劇四星”部分放開

  抑製IP改編劇野蠻生長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總局之所以擬部分恢複“一劇四星”,也是基於對原創作品的鼓勵。而這背後恐怕也是對當下IP改編劇的抑製和調控。

  從去年開始,各大電視台、各大影視機構播出、製作的根據網文小說改編的IP劇越來越多。這樣的一窩蜂跟風改編,實際上讓電視劇市場陷入了相對盲從,無序的狀態。尤其是在現代劇和古裝劇領域,新開的項目,幾乎都來自於網絡小說。而這些IP劇,雖然都走得是大卡司路線,看似投資很大,但大部分成本卻給了明星,結果質量參差不齊,好劇少之又少。而對於很多古裝IP劇而言,雖然已跟風拍攝,但潛在風險很大,因為電視平台消化能力有限,播出檔期卻遙遙無期。

  按照總局早前下發的“限古令”,一家衛視黃金檔古裝劇的播出比例不得超過15%來推算,一家衛視全年能消化的古裝劇最多只有150多集,大概3部左右的量。但真正能買得起古裝IP劇首輪播出權的又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家衛視。因而很多古裝劇的排播已經到了2018年甚至2019年。

  總局此次對原創劇鼓勵的形式,一定程度上是在通過行政手段來調控市場上原創劇與IP劇的比利。當製片方享受到原創劇“一劇四星”的紅利後,自然會將更多製作投入傾斜於原創劇,繼而再將發行收入轉換到質量投入上來。而這樣的循環下,或許才能讓電視劇的生產最終從“瘋狂”回歸到理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