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評】《美女與野獸》:“細節控”迪士尼又一次證明瞭自己

ADVERTISEMENT

去年3月份,由迪斯尼出品、贏得2017年第89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的《瘋狂動物城》上映。今年3月,迪士尼又以真人版的《美女與野獸》完成2017年首秀。該片3月17日全球同步開畫,首日票房便突破了5千萬,紛至遝來的好評,使“迪斯尼出品,必屬精品”又一次得到了實力印證。

雖然動畫片的受眾定位是兒童,但這部由1991年動畫版《美女與野獸》翻拍的真人電影的觀眾主體卻是成人。工業化流程完備、製作精良、出手闊綽的迪斯尼,每年都要召喚為現實奔波的人們返回童年溫暖的蛋殼,喚醒成人殘存的公主王子夢,小憩以後滿血走出影院,再與世界廝殺周旋。

1991年的動畫版《美女與野獸》,因作為首部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提名的動畫電影而備受矚目,故翻拍自這部影片的真人版《美女與野獸》的拍攝訊息傳來時便被持續關注,而從已上映的成片來看,迪斯尼不負眾望。

由於經典劇情耳熟能詳,影院裡基本沒有人因故事的起承轉合而產生大的情緒變化,大家都在安靜地觀影。但這恰恰更體現了迪士尼的厲害之處——你已知曉結局,清楚故事的來龍去脈,卻還是忍不住要看。

時隔25年,“少女心”喚醒的不只是少女

1991年的動畫版《美女與野獸》一舉拿下兩項奧斯卡金像獎、三項金球獎、四項格萊美獎與其他數不清的獎項及提名,同時也攬獲了各個年齡段的受眾群體,併成功地開發了一整條衍生品商業鏈。

2017年真人版的《美女與野獸》在預熱期時,迪斯尼出品的玫瑰塑料水杯及New Balance的主題運動鞋便在幾天內售罄,足以看出粉絲對影片的熱情並未因25年的間隔而消亡,而是變成了對翻拍經典的期待。

談及真人版電影對動畫版的忠實度,導演比爾·康頓說:“我認為這是一部最完美動人的電影,我們為什麼要改變一個已經完美的東西。”《美女與野獸》真人版電影在嘗試將動畫版真人實景化的基礎上,進行的少量改動是幾處情節與人物背景的填充。

為了更為符合當下觀眾的審美趣味,影片將貝兒打造成一個21世紀的傑出女性形象,也增加了讓原本動畫世界情節更加圓潤的幾位配角。迪斯尼的童話故事經久不衰,離不開它普適性的主題與所傳達的積極精神。

ADVERTISEMENT

與灰姑娘、白雪公主等待王子救贖的設定不同,貝兒可以說是迪斯尼公主裡的異類。在2017真人版《美女與野獸》中,貝兒作為平凡鄉村的圖書館狂熱粉,代表了有思想、有主見的女性群體,她的歌聲裡也在不斷反問“這就是我要的生活嗎”,表達了想掌控自己命運的願望。在書裡開闊了眼界的貝兒,擁有著浪漫主義情懷與躍躍欲試的野心,也正因如此,她與落後的村子顯得格格不入。

選角上,飾演貝兒的艾瑪·沃森在現實生活中就是畢業於常春藤高校的學霸。在《哈利·波特》系列飾演赫敏而成名的她並沒有因為星途坦蕩而放棄讀書,美貌與智慧兼具,又能歌善舞,正符合劇中貝兒的人物定位。2016年,艾瑪·沃森為女權主義發聲,呼籲男女平等,戲裡戲外不謀而合地彰顯著女性意識的覺醒。角色與演員特徵的自然融合使貝兒高還原度地從動畫走向現實,並傳遞給觀眾“自尊、自強”的資訊。

放在今天,童話故事變成了一個圖書館釘子戶知識女青年遇見面目全非還脾氣暴躁的沒落王子,相愛的概率低到塵埃。在 “你美你說了算”的控顏時代,迪斯尼再度傳遞的是:臉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靈魂的吸引。

換個角度,對於渴望從鄉村走出來的貝兒,野獸提供的圖書館是她最需要也真正使她神往的場所,而二人關於莎士比亞戲劇的精神交流是貝兒在村中從未體會過的,也是帥氣健壯卻粗魯無禮的加斯頓無法共鳴的。她站在高處迎著風說的“我有遠大的夢想,希望有人能理解”,在與野獸侃侃而談的時刻成真了。美女與野獸的相愛,實際是兩個知識分子由精神層面起始的相遇相知。

善良、自強、愛、慷慨、溫柔、堅定……這些主題詞是迪士尼一貫糅合到劇作的基礎導向。如果王子沒有那麼幸運,救贖他的貝兒不具備這些美好的品質,王子將永遠是城堡的困獸,為自私冷漠付出終生代價。而童話好在,它給犯錯的人懲罰的同時,也給予其反省的機會。比起人面獸心的加斯頓,改過自新的野獸學會了愛而後得到救贖。這也是迪斯尼一貫的風格,大方向傳遞健康、積極的心態,鋪設圓滿結局以滿足觀眾的心理需求。所以,不論你是不是少女,《美女與野獸》的夢幻浪漫與正義能量都具有永久普適性。

神還原+超強卡司陣容,真人版血統純正

ADVERTISEMENT

仔細觀察下,影片中除了茶壺太太的嘴巴與動畫版不同外,燭臺、鐘錶、小茶杯等都以神還原度從動畫走入現實。

為了還原貝兒的黃禮裙,劇組請來了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獎的獲得者傑奎琳·杜蘭。50多米的綢緞歐根紗與280米的絲線,再點綴2160顆施華洛世奇水晶,這條最後與野獸共舞的標誌性貝兒禮裙,耗時12000個小時,用料巨多的同時如羽毛般輕盈,且全部為環保有機材料。

遠鏡可以看到迪斯尼將野獸的城堡做成自己logo的樣子,這樣搶戲也是可愛。野獸城堡裡舞會大廳的地板由12000平方英尺人造大理石鋪設而成,大廳懸掛著10盞14*7英尺的大型玻璃吊燈,都是基於凡爾賽宮真實的吊燈設計而成。耗費了1500朵紅玫瑰的背景牆,璀璨如星空般的大堂內8700多支蠟燭,以及耗時15周才製作完成的籬笆樹木與2000根冰柱……整部影片華麗非凡,動用了1000人以上的製作團隊全天候工作。從場景到服飾,迪斯尼製作的精細度無可挑剔。

1991年的動畫版《美女與野獸》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與最佳電影配樂獎,2017年真人版的影片從貝兒推開家門走下樓梯的一刻起,部分經典歌曲的展示便分分鐘喚醒對動畫版的回憶。席琳·迪翁曾演唱過的《Beauty And The Beast》也經過“A妹”Ariana Grande和“傳奇哥”John Legend 的翻唱演繹出更具流行性的版本。

同時,真人版《美女與野獸》的演員陣容也很強大,除了上文提過的艾瑪·沃森,《唐頓莊園》走紅的“大表哥”丹·斯蒂文斯飾演野獸,盧克·伊萬斯則飾演反派人物加斯頓,艾瑪·湯普森飾演茶壺太太等,全明星壓陣迪斯尼童話,著實為這部電影提供了人氣保證。

ADVERTISEMENT

為了高度還原動畫裡的人物,演員們也沒少下功夫。“我從四歲開始就愛上了《美女與野獸》”,艾瑪·沃森表示自己在飾演貝兒的時候掌握了一些新的技能,“我就像來到了貝兒集訓營,我每週要反覆三四次地練習騎馬、唱歌和跳舞,我已經練得有些狂亂了,但是我喜歡這樣的感覺。”

事實上,自1991年動畫版的《美女與野獸》出現後,真人版電影被翻拍無數,而各版本由於蘊含的文化差異與製作手法的標準差距等因素,基本上都沒有得到全球性的推廣與認可。直至今年迪斯尼自己出品的真人版影片上映,才再一次用實力保證了情懷。工業流程是冰冷的,但製作上的用心是熾熱的。玫瑰作為核心元素貫穿了影片始末,也成為了這部電影的標誌,片內為主題服務,片外為圓電影夢的影迷們延續夢境版的幻覺。

有人說這是一部單薄又古老的童話故事,劇情的套路與美好的希冀使它在現實世界裡顯得幼稚。但也正因是童話,在這個陳舊的公主夢裡,經典因得以傳承而不朽。迪斯尼所傳達的價值觀和高質量的製作技術使它流傳更廣,而愛,是一個永遠值得探討的話題。對愛的堅守,對獨立與自由的追求,永不會隨時代變更而褪色。

版權聲明:

】所有原創文字,版權均屬【影視獨舌】及原作者所有。歡迎分享至朋友圈,但如有其他媒體複製轉載,需徵得我們同意並註明出處。(請回覆“轉載”,瞭解具體要求!)

掃一掃更進一步接觸影視行當!

【影視獨舌】

資深媒體人、影視產業研究者李星文主編,提供深度的影視評論和產業報道。追求高冷、獨立、有料,助大家漲姿勢、補營養、覽熱點。涵蓋微信公號,微博,部落格,網站,今日頭條,一點資訊,百度百家,新浪、網易、騰訊、搜狐自媒體等11大平臺。

“閱讀原文”獲得更多資訊

娛樂

» 影視獨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