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在拍電影的時候,導演們在做什麼?

ADVERTISEMENT
熊貓毛,不知名。不知火舞。

這個問題取決於你面對哪一種層次的導演。

如果是國內一線專業導演,有自己相對穩定的公司或者工作室,同時有靠譜的製片人共同合作,那麼對於他來說,拍攝和非拍攝期基本都圍繞著一兩個確定的項目來進行。從時間上來說,可以分為項目開發期,這個經年累月,誰都沒法兒說準,比如候導拍《刺客聶隱娘》;項目籌備期,一般半年到一年,甚至兩年,都是為了項目在找人,找場地,找演員,各種籌備期工作;拍攝期相對最短,長不過 100 多天(烏爾善拍《尋龍訣》),短也就 30-50 天;然後就是後期工作,特技少一點半年,特技多一兩年(許誠毅拍《捉妖記》,從進入 base 開始到最後成片差不多 4 年);之後是排期,上映宣傳,導演要跟著跑跑宣傳,接受採訪,這個時間也是不長,大約一個半月;然後就是各種評獎電影節穿插,同時導演開始準備下一個項目,又是一個輪迴的開始……

ADVERTISEMENT

除了拍攝期之外,基本導演都可以兼顧一些項目同時開發,進度不一,但每天的工作都是圍繞於此——做劇本,研究拍攝內容,找拍攝團隊,製定拍攝方案,看景,過會等等,生活會安排的相當充實。沒有戲拍的時候,也會有一些廣告拍攝或者電影節評委的活兒進來,佔據些時間。同時給年輕人做做監製,或者做做講座,劇本大賽的評委等等,基本時間就排滿了。

剩下的時間則與常人無異,吃喝拉撒,琴棋書畫,怡情怡性的事情做一做,看一看,必要的飯局去一去。家長裡短的事情也不少,這些相信每個人都有體會。

成熟導演中比較有商業頭腦的,會和各個公司合作,同時進行多種項目的開發(極端案例是郭敬明),做公司,做項目,當老闆,管著不少人。這樣的話就包括了一些電影周邊的業務,比如藝人經紀,項目開發,融資等等事情。這就是近幾年說,電影導演都成了項目經理的事例。各家公司都有,也都會對資本對媒體講一些故事。

除去比較有名氣的成熟導演,其它導演的戲不是那麼多,可以一部接一部時,就存在著工作和生活的脫軌。在項目開發階段還是同上流程,但同時導演也在做些其他工作,來彌補項目的不足和不成熟,以及掙些銀子,生活度日。大概的方法是做編劇,做廣告,做策劃,做攝影,或者進公司頂上一個職位……還有就是做做老師之類。這批導演會拿出時間來掙點家計,也會積極參加各種飯局,提高自己的曝光率,期待遇到自己的貴人。但只要還是有心做這行的,還是會積極的去推進項目,通常都過的很腳踏實地。

還有一類導演,號稱是導演,卻把大量的時間放在經營生活上——混圈子,然後騙項目,騙人——所以也不能稱為是導演。這種人雖然不多,但也不少。畢竟他們會覺得,導演這個頭銜還是很光彩的。

至於說到酬金,除非到了國內一線的電影導演或者二線電視劇導演,還真沒誰能開張吃半年的。雖然近年市場變好,酬金提高了,但是依然是金字塔結構——頂端的人拿走絕大部分。在 95 年之前,有些體製內的導演是有固定工資的,但是現在,就電影導演工作而言,我所知的幾乎沒有——就算有,也是很少很少。大家都是靠手藝,靠項目吃飯。

ADVERTISEMENT

而耗費生命這種事情, 看個人投入多少——有些人較真,幹什麼都是玩兒命的;而有些人誌不在此,拍戲對他而言只是過場,關鍵在別處。這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不好說。

個人生活?我所見到的所有導演,不管上述哪種,不論個人生活和工作,不論拍攝期或者其他時間,都幾乎是合二為一的。就像所有需要燃燒夢想的職業一樣,當夜深人靜,因為一個靈光你突然驚醒,也會立即起身,坐到書桌前,仔細的把它記錄下來。

就像捕魚的人哪怕迷瞪著眼睛,也會時時刻刻注視著湖面的動靜。

客官,這篇文章有意思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