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陳道明最愛的演員,不紅又有什麼關係呢?

ADVERTISEMENT

  最近,演員陳道明在接受央視記者采訪時,發表了自己對於演員職業道德的理解,也批評了某些不敬業的小鮮肉和小花旦。

  

  “手破了,摔傷了,冬天在水里頭,夏天穿皮襖”

  趕緊發個微博,上熱搜,被粉絲和圈內好友,唏噓心疼一番。

  粉絲和好友大喊敬業,萬一有人發表不同見解和看法,批評兩句,腦殘粉就像是自己的父母受了委屈一樣,大喊:

  你知道×××有多努力嗎?

  每個職業都有各自的職業精神,用陳道明老師的話來說:

  

  

  作為演員就應該:認真工作,全心創作。

  

  其實在娛樂圈,還是有很多演員全心全意磨練演技,只是不像流量明星那樣走紅毯、上熱搜、做采訪,他們踏踏實實的把時間和精力融入進作品。

  《你好,瘋子》就是這樣一部電影。

  咱們先來擼下劇情,影片的開頭就是一個不滿血跡的地板。

  

  讓觀眾覺得這是好像是一部驚悚片,其實這是一部喜劇片,只是讓人不怎麼笑得出來。

  7個主角紛紛醒來,發現自己正置身於一個根本不可能出去的灰暗的可怕的精神病院中。

  

  7個人莫名其妙的被關在精神病院里,往頭上看是電閃雷鳴,推開鐵窗是懸崖峭壁。

  他們自己堅定的認為自己決對不可能是瘋子,迫切的希望離開這里,證明自己不是瘋子的救贖之戰打響。

  七個人的性別、身份、職業各不相同

  李正,記者,在先驅視頻網工作。

  

  蕭乃恩:一個實驗中學教曆史的老師。

  

  馬睿,律師,患有哮喘,正在為一個惡名昭彰的人辯護。

  

  韓沐山,寵物醫生,一心想回家給自己6歲女兒過生日的父親。

  

  莉莉則是一個外企的項目公關。

ADVERTISEMENT

  

  楊猛, 出租車司機。

  

  安希,沒有工作。

  

  為了證明自己沒瘋,他們演繹人類的進化史、

  

  一起合唱《月亮之上》、

  

  甚至跳肚皮舞。

  

  這一段內容荒誕,聒噪,也是笑點。

  但是精神病院的大門並沒有因此而打開。

  證明一個正常人正常,本來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

  有人每天會送來一份藥和一份飯,不吃藥就會收到的電擊,吃藥就等同於承認自己瘋了。

  

  

  在密閉的精神病院里,逐漸產生強者,強者可以控製弱者和占有女人。

  一開始是智力的強者,由記者擔當,後來是武力的強者由出租車司機扮演。

  

  

  強者掌握著,資源分配的權利,確定著吃不吃飯,吃不吃藥,睡不睡女人。

  院長告訴了他們一個新的信息:他們當中只有一個人是瘋子

  

  

  

  隨之而來是蘊含於人性之中的互相猜忌和暴力實行。

  

  

ADVERTISEMENT

  對抗、反叛,就是希望能得到實際權力者院長的認可,我不是瘋子。

  好像都是瘋子

  面對同行人的暴力證明,安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承認自己是瘋子。

  

  其實她就是瘋子,剩餘的六個人都是她的附屬人格。

  安希臆想出自己的父親,老師,初戀,閨蜜,朋友,哥們,將壓力轉嫁於不存在的虛空當中,用以消解在真實生活中無法抵抗的,蔓延在周身上下的焦慮。

  世人稱呼為:瘋子

  接下來,安希該要面對另外的六個自己

  

  精神病院長鼓勵安希親手“殺掉”其他的人格謀求獨立,涅槃重生。

  

  但是安希最終選擇了以情動人,用緩和的方式送別過往的自己。

  

  攥著一顆七上八下的心跌宕在劇情中,從顫栗的恐懼,到荒唐的嘲諷,再到人心的反複,最後歸於細碎的溫情,猶如黃粱一夢。

  你覺得劇情到現在就結束了嗎?沒有,剩下的小編就不好劇透了,值得期待喲!

  

  而這部電影,最終成立的基準是:演員的演技。

  尤其是女主角,一人分飾七角,沒有演技,誰敢接這個燙手山芋!

  女主角萬茜飾演的女主角安希是一個重度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有多個附屬人格。

  印象中的萬茜是《好先生》中優雅知性的都市女性徐麗,看到自己喜歡的男人,臉上帶著微微笑意。

  

  或者是《小兒難養》里叛逆少女簡艾,媽媽即使拉她一把,也渾身不自在的閃開。

  

  以前萬茜的表演也可圈可點,但是多重人格集於一身,對演員來說本來就具有挑戰,來看一下這部電影中萬茜的表現。

  首先,安希雙手抱臂,恍然大悟的說,我明白了,你和安希串通好了。

  

  緊接著萬茜的眼神變得慌亂,左顧右盼的說,沒有我沒有!這是文藝女青年安希。

  

  之後她一陣大喘氣,看起來特別辛苦的樣子,然後對著鏡頭質問:“你說,你怎麼樣才會放過我們?”律師馬睿患有哮喘,表面能言善辯,實則道貌岸然。

ADVERTISEMENT

  

  "我女兒不是假的!"這時候萬茜化身一個為女兒申訴的父親——寵物醫生韓沐山。

  

  嘴里說著一將功成萬骨枯,看起來狡黠莫測。萬茜的頭稍稍的低著,正好展示了的曆史老師,因為管不住自己學生的自卑感。

  

  但是最好的是這一個,嫵媚地撩起自己的頭髮,笑靨如花。簡單一個動作,就將公關經理莉莉,八面玲瓏,諂媚性感,有女人味的特質,展現出來。

  

  接著是周一圍飾演的記者李正。她一臉篤定,說話鏗鏘有力,動作堅定而又有氣勢。緊閉的雙唇,體現了李正一股大義凜然的氣質。

  

  最後她自言自語的說:那我可高興了!然後開始瘋狂大笑,這是出租車司機楊猛。左顧右盼,放肆大笑,楊猛身上的粗魯,暴躁,乖戾的特質奪屏而出。

  

  沒想到萬茜柔弱的外表下有這麼大的戲劇感染力。很難想像如此嬌小的身體竟會有那麼強的爆發力。

  但熟悉她的人一定知道,萬茜扛起這段表演完全沒問題。

  早就手握金馬獎的女演員,怎麼可能沒有兩把刷子。

  但和演技相反,萬茜的名字,並不被人熟知。人們對她的印象很模糊,甚至不知道她演技這麼牛。但“不紅”,並不影響她對演戲的投入。

  這段表演在電影中是一段5分鍾的長鏡頭,萬茜在拍攝這段戲份時,足足拍了32條,即使是攝影機拍不到的摔倒的畫面,萬茜也張力十足的沉浸在角色里摔足了32次,導致左下腿肌肉撕裂,卻渾然不覺疼痛的堅持到最後一鏡。

  

  

  這場戲拍了整整一天,萬茜為了找尋更好的情緒狀態,更是一餐沒吃,在拍攝過程中,萬茜曾經一度情緒崩潰。但萬茜仍堅持稍有瑕疵就重新來過,甚至拍完之後很久,萬茜都沉浸在情緒中,走不出來。

  在這種“壓榨式”的拍攝方式下,才有了“炸裂式”的演技。

  萬茜說:“戲拍了一天、32條、並沒有那麼令人驕傲”。

  這部戲的好演員不止萬茜一個,還有:

  老戲骨金士傑,被譽為全台灣最好的演員。

  《繡春刀》中,他的戲份,只是一個“男六號”卻憑借深不可測的奸詐表演,獲得第51屆台灣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提名。

  

  在《我可能不會愛你》里的小劇場表演,他蠕動嘴唇,用力地說出“愛你”。

  

  就台詞功底而言,足以讓小鮮肉集體膜拜。

  《剩者為王》中,他扮演一個父親,眼圈泛紅,嗓子沙啞,真情流露的念叨著對女兒的關係,完全是一個父親的心聲。

  

  這部電影中金士傑老師維持著一貫高水準的表演。

  飾演一個中學的曆史老師,兩腿彎曲,背有些佝僂,一進教室轉頭看一眼自己的學生。

  

  65歲的金士傑老師,在拍攝這場戲被掐住喉嚨的戲時,要求周一圍要真的用力,在接近窒息的瞬間,才會有嘴里自然噴出的口水。

  

  其他演員同樣驚豔。

  周一圍,給你們張圖片感受一下犀利的眼神。有一種在瞬間想要致人於死地的狠辣。

  

  就連隻會說脫口秀的王自健,在電影中的表現也可圈可點。

  

  一個懼怕強者有忍不住落井下石的小人物心態演得惟妙惟肖。

  王自健在拍完這部戲之後,也不禁感慨:脫口秀比演戲輕鬆多了。

  他們都是陳道明口中的那種“知道自己”的好演員。

  昔日演員要靠跑龍套,和前輩學習,不斷實踐,磨練演技,成長為真正的演員。如今我們很多年輕演員,也缺少了這種機會。

  當然,我們也擁有無數敬業、不斷在鑽研演技的年輕演員。一個群體中,總會分出三類九等。而好的演員總會被記住,那些沒有在自己本職工作中下功夫的人,則會漸漸被觀眾遺忘。

  我們討論演技,討論小鮮肉,討論娛樂圈亂現象是為什麼?不是為了讓優秀演員躺著也中槍,而是為了讓那些不敬業的業內從業者,能夠尊重自己工作。

  正如陳道明老師所說:

  

  我覺得你拿這麼多的錢。是不是干了這麼多的事情,是不是對得起觀眾。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