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影視的IP怎麼選?尺度怎樣把握?看IFG怎麼做!

ADVERTISEMENT

網際網路電影集團(IFG)是中國目前基於網際網路和移動網際網路平臺最大的電影娛樂集團,其前身是成立於2009年的光影華視,也是中國最早期的網際網路內容製作公司。曾成功拍攝的《青春期》三部曲、《上位》、《女人公敵》等5部電影,網路總點選量超過36億人次。

2013年12月成立的網際網路電影集團,陸續推出了《後備空姐》、《包笑公堂》、《不良女警》和《校花駕到》等作品,實現網路大電影量產化。同時,網際網路電影集團通過出品的《人魚校花》《青春期》《女人公敵》《獵靈師》《九道妖》等20—30個優質IP轉化,帶動行業內百餘個IP共同進軍院線。

今天,娛影君就將和IFG的創始人、總裁管曉傑一起探討網路大電影中影視IP、網大監管等問題。

IP熱潮:

“中國的創作者們都很懶!”

在網際網路公司及資本強勢進入影視行業的背景下,IP也逐漸成為熱詞。據統計,在2015年的上海電視電影節上,IP一詞在嘉賓演講中出現的頻率就超過了三百次。而近幾年,IP早已從最初的網路小說,逐漸發展到一個形象、一個人物、一句流行語,乃至一首歌。IP的價值也被無限擴大,它不僅僅體現在IP自身所積累的讀者和粉絲群體所構成的受眾,更代表著受眾背後保本的票房收入以及廣闊的周邊市場。手握著有力IP的影視企業,幾乎和更容易拉到的資本,更簡化的宣發途徑畫上了等號。越來越多的人湧入電影文化產業,爭搶IP也成為了他們進入行業最快捷的方法。

但在在管曉傑看來,並是不所有的作品都能稱為IP,一個好的IP最重要的就是內容的可觀性。因為擁有可觀性的內容才能塑造出性格鮮明的人物,而扮演這些角色的演員也會因此被觀眾所熟知:“如果一部影片可以被稱為IP,那麼出演的主角肯定會紅。如果演員沒紅,那麼肯定不能稱之為IP。”

ADVERTISEMENT

在面對一個IP時,管曉傑認為首先應該明確的是這個作品的受眾是誰。其次,與美劇強調故事性不同,中國優秀的IP一定需要突出人物,要能夠被觀眾所記得住。但管曉傑也指出,即使是習慣用人物帶動劇情發展的中國電影,“能不能講好故事”也仍然是製作公司、導演和編劇所面臨的又一個巨大考驗。

一部好IP固然可以節省創作實踐、縮短觀眾對作品的認知時間,更能降低投資風險。但是過分依賴IP,卻也從側面反映出中國創作者和資本的懶惰,不願意在創新上下功夫。“金庸的武俠小說情節跌宕起伏,但是現在的人卻寫不出來了。為什麼現在不行了?”管曉傑略帶無奈的表示,大概是因為“手機太好玩了,(大家)沒空寫東西了。”

目前,IFG在影視製作上仍舊以創新為主,這從他們影視庫存裡的IP數量就能窺見一二。據瞭解,IFG的片庫中購買IP的數量隻佔20%-30%,剩下70%以上仍然是自主研發的項目。

IP的產業鏈開發:

“網際網路影視文化才剛剛起步”

無論是中國IP還是美國IP,“視覺化”都是一個好的IP取得成功的基礎。一部優秀的小說,如果無法很好的進行視覺轉化,拍出來的作品就不會被觀眾認可。以科幻小說《三體》為例,作為中國第一部獲得雨果獎的科幻小說擁有著大量的讀者群和受眾,但在拍攝時,小說中所描寫的太空世界如果難以通過影象表現出來,那其IP的價值就會大打折扣。事實上,《三體》這部號稱中國首部真正意義上的科幻片在2015年7月殺青後,因為資金超支、特效不足等原因遲遲未見上映。

ADVERTISEMENT

視覺化涵蓋的不僅僅是影視作品本身。如今的IP是一個綜合的、延伸各個領域的產業鏈,好的IP是能夠產生增值服務的。好萊塢的成功,不只體現在電影票房上,更體現在其衍生周邊產品的成功。公開資料顯示,海外電影行業的盈利只有30%至40%是來自電影票房,其他都來自電影衍生品和版權出售所帶來的收入。

比如三部《星球大戰》的票房收入為18億美元,而其電影衍生品收入則高達40多億美元。相比之下,國內電影衍生品市場其實尚未覺醒。與中國電影市場的火爆相比,中國電影衍生品產業的潛力尚未被發掘出來。

在這個層面上,網際網路影視文化才剛剛起步。

打擦邊球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IFG認為,網路電影未來在內容和製作標準上,必須以院線電影為標準。對院線電影而言,家長在一定程度上能夠起到“過濾器”的作用,他們在帶未成年人觀看電影時,可以主動避免選擇血腥、暴力的電影。而網際網路對於未成年人而言,卻是一個通過移動終端便可以接觸的平臺。管曉傑堅持認為,網路影視有更大的責任,未成年人接觸網路的可能性比接觸院線電影的更大。如今,未成年人已經能夠非常便利地使用手機等終端接觸網際網路,所以他認為,中國不僅僅需要呼籲電影院線分級,網際網路影視同樣需要分級

ADVERTISEMENT

:“有些內容未成年人不適合觀看,那麼就要在影片開始的時候進行提示。”

在網際網路平臺播出的影視作品,在管曉傑看來,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符閤中國的價值觀。他以前段時間熱門的盜墓題材為例,“‘盜墓’要從保護文物的角度去寫,最後的價值觀要落在保護這批文物,上繳給國家。”與中國傳統價值觀相悖的作品必然難以被中國社會接受,這也是網際網路影視需要把握的底線。

隨著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網路電影監管的越來越規範化,如今的網路電影已經無法再像2011、2012年那樣不斷打政策的擦邊球。但這也從側面證明瞭,網路電影並非只能通過大尺度的方式獲得關注和成功,管曉傑笑稱這種規範化叫做“改邪歸正”。從《後備空姐》開始,IFG在題材和內容上都不再打政策的擦邊球,而《後備空姐》作為國內首部永久付費的網際網路影片仍然獲得了很好的收益。管曉傑認為,“現在的環境好,相信未來環境會更好。所以需要大家真正用心地、一點一滴地去做,打擦邊球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IFG期望網路電影也能承擔起傳播文化的功能。創作者們只有站在這個的高度去對待網路電影、去創作,製作出的內容才會是不一樣的。管曉傑表示:“博眼球太容易了,就把那些元素放進影片中來,放在任何一個故事裡都通用。”但如何將中國自身蘊含的豐富的文化通過這些作品表現出來,才是如今網路電影從業者出要關注的。

» 網際網路電影圈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