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不放縱,明明有感情,為什麼只能做一夜pao友

ADVERTISEMENT

最近,張國立和葛優在《編輯部的故事》中的一段對手戲在網上火了。在該片段中,國立叔對著葛大爺深情凝視,滿臉的傲嬌。

把葛大爺看得一愣一愣的。

這基情四射的一對活寶,引發了網友的熱烈迴應,有人直呼看了心裡發毛。

其實,早於《編輯部的故事》,在29年前(1988年),國立叔和葛大爺就是好基友了,他倆共同出演了一部至今仍被千萬青年追捧為時代聖典的牛片——

頑主

The Troubleshooters

豆瓣評分8.3,獲得網友一水的好評。

該片根據王朔同名小說改編,就像一個網友說的那樣,低俗才是真文藝。這部電影用前衛荒誕而又是市井戲謔的故事告訴我們文藝不見得就是要故作高雅、遠離塵世,很多時候三俗操蛋才能剝開旗袍看蝨子,成就最好的文藝片。

看了海報,估計小夥伴們也發現了,好基友不只是張國立和葛優,還有樑天。這三個傢夥,簡直是80年代的中國合夥人。

張國立飾演的於觀是個玩世不恭的無業青年,用現在話來就是逃避現實、不求上進的廢柴。

葛優飾演的楊重能說會道,但也只是蔫淘頑皮,從來不出格。

樑天飾演的馬青愛貧嘴,喜歡起鬨,熱衷於撩妹。

這三個遊手好閒的無業遊民湊到一起能幹嘛呢——在北京開了一家“三T公司”,專門替人解難、解悶、受過。

ADVERTISEMENT

通過這個扯淡的公司,我們可以看到整個80年代的精神風貌以及現在仍然存在甚至更加肆無忌憚的病態現實。

楊重替肛門科大夫赴約,女孩喜歡談詩歌,談哲學,談尼採,談弗洛伊德。

80年代的姑娘很可愛有木有?

馬青去安慰婚後天各一方的小媳婦。

改革開放後,人口流動、市場活力大大加強。

什麼都吸引不起他的興趣,這個小光頭隻想扇於觀兩個嘴巴。

這讓毒藥君想到後來句號的小品《出氣公司》。

三流作家一直不入流,他們決定弄個所謂的評選頒獎,找一些“知名”作家作陪襯。

現在各種頒獎評選更加氾濫,出點錢就能得獎已經成為人盡皆知的潛規則。

頒獎典禮現場,獲獎人拿到的不是獎盃,而是罈子。

諷刺之意溢於言表:什麼文壇,就是狗屁!

一個創業的老闆口吐蓮花,要弄一個萬人大餐廳,說花旗銀行已經答應貸款了。於觀聽了後表示——

是不是像極了這兩年創業潮中,除了會講故事之外,要啥啥沒有的創業公司?

一個著名的德育教授趙老師,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分分鐘教你做人,遇到了於觀、楊重、馬青這三個廢青更是變本加厲。

ADVERTISEMENT

嘴上說得道貌岸然,但私下裡在街頭打量著美女,有心無膽。

原來那個時候就有叫獸的苗頭了。

在於觀一幹小混混的真性情面前,趙老師醜態盡出,虛偽做作。這樣的人,現在也同樣不少。

那個年代,人性開始解放,在大街上摟摟抱抱、卿卿我我的現象已經不少。

注意看,其中已經有同性戀人。

於觀的困惑也是每一個掙扎在理想與現實間的年輕人的困惑,在當下同樣適用。

他的父親認為他們成天扯淡,沒有正事,於觀這樣回答他——

那您到底讓我說些什麼啊?我非得說我自個是一個混蛋,是一個寄生蟲?我招誰惹誰了我?非得崩一塊兒,一副堅挺昂揚的樣子,這才叫好孩子,累不累啊?

這個社會總是有人對年輕人不太友好,想辦法給你灌一些雞湯,打一些雞血,好像只有那樣才是人生。但是他們卻不去想想,有誰會無緣無故地喪?沒有負面情緒失去感知能力的人存在嗎?

於觀的女朋友丁小魯雖然是新時代的文藝女青年,但在對男人的期望上,依然傳統男權話語的那一套:

“你就是沒有堅實的臂膀,讓女人靠上疲倦的頭。”

她的渴望,於觀自然是懂的,只是,那並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

現在的人拒絕崇高,更羞於談論理想,理想已經成為了窮酸的代名詞和屌絲的標籤。

無論是反抗父親,還是拒絕女友,於觀的種種表現都是在追問自我存在的價值。在實用主義至上的今天,這一絲絲理想主義顯得更加動人。

什麼能證明你之所以是你?是因為外界給你的評價和標籤,還是因為你自己內心的感受?

ADVERTISEMENT

在《頑主》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其中頒獎典禮上的那段時裝秀,據說拍攝這場戲時因為裝錯了膠片重拍過一次,造成經費的嚴重超支。

從地主闊太到貧下中農,從古代大辮子到西洋健美操,千百年來在中華這片土地上,你方唱罷我登場。八十年代,恰恰是一場意識的交匯和碰撞,有混亂,有迷茫,有興奮,有慌張,最終都淹沒在解放人性後滑向的享樂主義之中。

有人說,八十年代住著中國人的靈魂,無論你是70後、80後,還是90後、00後。

在《頑主》中同樣還有王朔一貫地貧嘴,有一些臺詞到現在還在被人們所使用。

求安慰的小媳婦和馬青吵嘴時,抖得機靈讓毒藥君笑了半天。

那個時候咱們的北邊還是老大哥,不是俄羅斯。

當德育教授問楊重你是哪的,楊重的回覆至今還是不少人的口頭語。

當德育教授勸他們多看書,不行就多交朋友,他們的回覆充滿玩世不恭的味道,很符合後現代的解構思潮。

我們知道,張國立後來當了導演,拍攝了不少被人們所熟知的影視作品,比如早期的《康熙微服私訪記》系列。在《頑主》中,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國立叔成為導演會是怎樣的風採了。

據悉,在拍攝《頑主》時,樑天和葛優的表演特別鬆弛,比較出彩,國立叔表示壓力很大。

在該片中飾演國立叔女朋友的潘虹,可以說是當時整個劇組中最大的腕兒。

此前潘虹曾憑藉《苦惱人的笑》、《末代皇後》、《人到中年》等影片獲得多項大獎,不過近年來似乎成了國民婆婆,惡婆婆的角色演了不少,對此她並不介意,曾說笑道:“到了我今天的這個春秋段,沒讓我演媒婆就已經不錯了。”

當年潘虹現實中的男友就是《頑主》的導演米家山,兩人維持了一段380天的婚姻,此後潘虹獨身至今,令人感慨。

由於《頑主》的小說不被峨眉電影製片廠藝委會認同,而且當時峨眉電影製片廠正遭遇經濟危機,拍攝立項很困難。米家山主動和廠子籤協議聲明將給廠子返還50%的利潤,否則自己出錢賠償,如此《頑主》這個項目才得以上馬。

好在影片不負眾望,獲得1989年金雞獎五項提名,那時候的電影獎和現在還是不一樣的,咳咳。

2016年2月,《頑主》劇組28年後再聚首。

“哥們兒就喜歡俗的!”

這是影片中的一個參加頒獎禮觀眾說的話。不同於某些文藝片要麼過分強調色(hua)彩(li)搭(hu)配(shao)的小清新,要麼極其鍾情高貴優雅的精英範,要麼非常熱衷意(gu)味(nong)深(xuan)長(xu)的長鏡頭,《頑主》的表現手法簡單粗暴。

雖沒有精雕細琢的匠氣,但卻滿滿的人間煙火。

藝術可以陽春白雪般供文化精英們把玩,順便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但只有當它真正照進現實,才擁有足夠厚重的分量。

有的時候你不得不信:越低俗,越文藝。

» 毒藥君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