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播長紅了11年 《鄉村愛情》到底有什麼魔力?

ADVERTISEMENT

導語

《鄉愛》演員自然、放鬆的表演,也就是如今觀眾常說的接地氣,這能夠給予觀眾非常放鬆的觀看體驗,也是這部劇被稱“魔性”的原因之一,這對於喜歡《鄉愛》系列的觀眾而言,甘之如飴。

《鄉愛》的故事講了11年,這中間發生過許多的事,而劇背後的故事就先從主角永強說起:

“我希望《鄉100》的時候,上來第一集就是我給廣坤上墳去。觀眾朋友們就樂了,就不煩廣坤了。”說話的人是賀樹峰,《鄉村愛情》裡謝永強的扮演者。

除了演員,賀樹峰還在本山傳媒影視中心擔任商務合作以及營銷宣傳工作。在我們這次前往瀋陽對《鄉愛9》的主創進行採訪時,他還承擔了接待工作,為記者安排採訪場地、開車帶記者前往劉能飾演者王小利家中採訪,這些與演員身份不相關的工作,他做起來盡心盡力。

在王小利家旁的停車場,有群眾認出了他,隔老遠給他打招呼,賀樹峰也熱情地招呼他們:“沒事兒到串吧吃串兒去哈!”

串吧是賀樹峰的副業,開在瀋陽的鐵西區——一個因同名紀錄片和作為林更新家鄉知名的地方。很自然的,賀樹峰為自家小店取了個響亮的名字——鄉村愛情謝永強串吧。

坐在鏡頭前接受採訪,賀樹峰希望攝像記者能夠把鏡頭框在他的胸部以上,因為這樣觀眾就不會看到他那凸起的肚子了,儘管在《鄉9》的上半部裡,一直坐在輪椅上演戲的他肚子大的像個球,觀眾想忽略都不行。

賀樹峰笑稱,發胖全要歸罪於這個飯店,不過很快他又給飯店翻案了,並且找到了一個更正當的理由:“我這掐指一算,王小蒙也得胖、我姐謝蘭也得胖,其實我是為了配合她們。”

全班二十個學生,只有永強一個沒給謝廣坤跪下!

賀樹峰瘦過,《鄉愛》第一部裡有一場他赤膊沖涼的戲,那時他臉頰消瘦、略有胸肌,整體脂肪含量很低,戴著眼鏡,有種與其他主演略顯違和的,文質彬彬的氣息。

ADVERTISEMENT

當時的賀樹峰二十一歲,還在遼寧大學藝術學院就讀,學習表演專業。趙本山到班裡挑選扮演永強的演員,給所有男同學出了同一個命題小品,告訴他們,永強很怕他爹,全班有二十個學生,十九個給謝廣坤跪下了,就賀樹峰沒給跪,趙本山覺得這孩子性格挺強,挺適合。

於是,賀樹峰成了謝永強。

21歲出演央視一套黃金時段播出作品的男一號,賀樹峰曾有一個黃金般地職業開場,但很顯然,11年過去,這段曾經輝煌的經歷並沒有給他帶來太多光環。如今的他除了每年完成《鄉愛》的拍攝,參演其他的作品很少,身兼商務工作的他還要負責本山傳媒出品劇的廣告植入工作,談事、應酬、喝酒,事實上這才是發胖的罪魁禍首。

但這並不是一個傷仲永的故事。《鄉愛》的劇本本就沒有給年輕一代太多出彩的機會,飾演馬忠的曹星、李大國的王小虎、戲份不多的王木生媳婦丁寧扮演者樑紅,這些都是在劉老根大舞臺響噹噹的大牌二人轉演員,但在《鄉愛》裡都沒太多發揮的機會。

賀樹峰自嘲說,前幾季裡,他的臺詞多是這麼幾句:“爹,你咋來了呢?”、“爹,你這是幹啥啊!”而在《鄉9》裡,成了植物人的他連這兩句臺詞也沒有了,在輪椅上癱著演了半部。

於是更胖了。

但賀樹峰坦然地接受了現狀,在他看來,很多師哥師姐年齡大了,拍戲之外還兼著劉老根大舞臺的演出工作,而像他這批表演專業的大學生正是擔當之年,為公司服務是應該的。

象牙山的老人們:鏡頭外,永強和謝廣坤親如哥們!

如果把本山傳媒比喻成一座鋼鐵巨塔,每個演員都是這座建築上的螺絲釘,在本山傳媒內部來看,即便宋小寶、小瀋陽、文鬆等最當紅的幾個也沒什麼不同。

生活中唐鑑軍和賀樹峰是師兄弟,賀樹峰管他叫三哥,經常在拍完戲後喊他:“三哥,哪兒吃去?”降了輩分的唐鑑軍也沒什麼好不開心,畢竟生活中的他頭頂沒有禿成謝廣坤那樣,那是拍戲時刻意刮的,戲後光鮮的衣服裝扮上,看著也就是個四十出頭的人。

(1)“東三省第一醜”謝廣坤,第一次拍鄉愛,懵了!

ADVERTISEMENT

和賀樹峰這一代不同,唐鑑軍、王小利這一輩都是二人轉演員出身,唐鑑軍是醜角出身,曾被外界叫做“東北三省第一醜”,唐鑑軍也不自謙,“在那個時候,可以說二人轉界有過我的時代。”

拍《鄉愛》之前,唐鑑軍跟著師父趙本山拍了《劉老根》和《馬大帥》兩部戲,但到進了《鄉村愛情》劇組,對於怎麼做電視劇演員他仍然是懵的,比起那些情節設定性更強的角色,《鄉愛》裡的人物太家常、太普通了,以至於舞臺上不瘋魔不成活的二人轉演員有些不知道怎麼演。

而剛入組的年輕演員還沒走出校門,毫無經驗,賀樹峰和飾演香秀的王君平是同班同學,他們看著攝像機也發懵。唐鑑軍說,師父趙本山是真正的導演,為什麼呢?因為所有的場景都要趙本山先演一遍,然後演員再跟著演。

對於近兩年新入坑的《鄉愛》迷來說,最初的兩部《鄉愛》非常遙遠,第一部由遼寧臺的導演張慧中執導,而他也是春晚小品《紅高粱模特隊》、《昨天、今天、明天》、《賣柺》的編導。

我們沒能採訪到導演張慧中,但和從第五部開始與劉流搭檔導演的周英男進行了交流。他談及看到《鄉愛1》時的感受,稱張慧中把這部劇拍得非常唯美:“鄉1畫面炊煙嫋嫋、演員表演質樸純真,符合那時電視劇的審美主流。”

王小利最喜歡的也是《鄉愛》系列的前兩部,他記得,拍攝《鄉1》的時候,劇組有一位服裝師,常年跟組拍攝,相比沒怎麼拍過戲的演員,他算是見多識廣,在劇開拍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向所有人分享自己的意見:“這戲沒火(火不了),這是群戲。”他說,《鄉愛》太白描了,戲劇結構也鬆散,東一家西一家,沒有核心衝突,這麼一說,王小利心裡更沒底了,但既然拍了,還是要認真完成。

但在這之後,他一度以為服裝師的預言應驗了,《鄉愛》拍完,隔了一年還沒播出,之前拍的《馬大帥3》都要播完了,還沒《鄉愛》的訊息,這是啥情況?

那時的央視一套黃金檔是最牛的播劇平臺,想上央視一黃是要排隊的,《鄉村愛情》終於等到了,王小利回憶說:“播完第七天,我在天津演出,我們上塘沽的洋貨市場,‘譁’好傢夥一大群人圍著,我到哪個攤兒上,呼啦圍一幫,都說這是《鄉村愛情》的劉能。”

如今再回憶當初的疑惑,劉能頗為感慨,《鄉愛》的劇本貌似不同尋常的結構,如今成了它最大的特色。

《鄉愛》長播長紅11年的“魔力”:接地氣

《鄉愛》中許多演員的演技,強於市場上大半劇的演員。

這個說法略有些鬆動,卻並不誇張。當然,《鄉愛》有著絕佳的先決條件,演員演的是他們熟悉的人物和情景,說的是自己熟悉的方言,彼此合作多年,創作氛圍熟悉、表演狀態放鬆。

《鄉愛》演員自然、放鬆的表演,也就是如今觀眾常說的接地氣,這能夠給予觀眾非常放鬆的觀看體驗,也是這部劇被稱“魔性”的原因之一,這對於喜歡《鄉愛》系列的觀眾而言,甘之如飴。

ADVERTISEMENT

(1)“觀眾要看的是流暢的表演,而不是花哨的鏡頭”

演員的表演看似隨意,但導演周英男介紹,實則這種隨意,也是源自主創團隊的一種“刻意”。

“我們導演對這些成熟演員,主要做的工作有兩點。第一,不要他們按照劇本來照本宣科。在對詞的時候,第一遍我們照著劇本來對,讓演員瞭解本場的行為目的是什麼。然後我們就會讓他們放下劇本,用自己的話,用人物的話,用大家共同感覺最幽默的方式再來重新對詞,加東西,直到大家都認為這場有意思了,再開始到現場走戲。

走戲的第一遍,還是來做加法,詞相對固定了以後,再從行為、肢體上找“包袱”,排程也相對固定後,攝像燈光等開始架設機位、布光,各部門調整,然後才開是我們非常必要的第二項工作,開始往回收。把一些設計的過於誇張的,比較飛的開始做減法。爭取還是往生活方面拉一拉!”

(2)接地氣:人見人煩的謝廣坤,都有死忠粉

《鄉愛》的創作也在向民間汲取著養分。拍劇時,周英男在一場戲的轉場中獨自在村裡溜達,看到一位四十左右的婦女攙著一位六七十歲的老大娘走路,“老大娘可能是剛從城裡醫院看病回來,倆人走的較慢,當我從他們身邊經過時,聽見老大娘和婦女說:’現在這體格子算是完啦,出門踢蘑菇上都能絆個跟頭!‘我聽了以後忍俊不禁。踢蘑菇上都能絆個跟頭,這就是老百姓的幽默,誇張與寫實同在,消極與樂觀並存。這就是接地氣,這就是生活!”

《鄉愛》中的語言、情節,不少都來自於日常,演員用這種方式塑造出的角色,往往會給主創意想不到的結果,周英男在拍攝一場戲時,和村裡來看拍攝的大姐攀談起來,聊到劇裡最喜歡的角色,大姐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謝廣坤”!

畫風正了,情誼濃了!得知自己能重回,長貴高興地跳起來了

說到《鄉愛》最初的劇情,導演周英男覺得,能夠看出當時電視臺在尺度上的寬鬆。

“謝大腳的丈夫李福只是外出打工,不論他與大腳感情好壞,大腳也是有夫之婦。可是王長貴身為一村之長,竟和謝大腳“鑽了玉米地”;為了調動工作不去拒絕王雲的追求;用公款喝酒招待;村裡大小事自己說了算……”

周英男說,《鄉愛》很多人物和事件彷彿都曾發生在身邊,最初確實反映了一些鄉村裡存在的問題,但是按照之後的電視臺播出標準,這些內容再也拍不出來了,包括《鄉愛1》裡,村民鄉間地頭掏出顆煙,擦根火柴點了就抽,如今抽菸鏡頭已明令禁止出現在電視劇中。

之後的《鄉愛》更加著重體現了劇中的喜劇元素,除了謝廣坤、趙四、劉能等少數幾個人保留著小狡黠,其餘角色愈發正面,鄉村裡的不正之風也被摒棄,《鄉愛》變得“政治正確”起來。

演員王小寶算是《鄉愛》在自我潔淨中的犧牲品,在此前的數季裡,作為象牙山村裡唯一在“官場”裡混的他,之前種種不當的角色行為讓他成為了一個高危角色。

王小寶對王長貴的理解是:“他願意當官,我把握這個人物就是在官場上求上進,只要家庭上沒有什麼阻礙,就一心向官,但是家裡出了問題,也可以放下工作,長貴這人最好是啥呢?就是說牛奶和麵包都兼得,怎麼說,還能當官,還能擁有大腳的愛。”

不管是出於何種原因,離開了《鄉愛》讓王小寶為此傷感了許久。

《鄉愛9》的上半部裡,有場戲讓人感動,在東郭鎮見到王小寶飾演的新角色黃世友時,老徐、趙四、劉能、謝廣坤都傻了,過了半晌,他們得知黃世友只是長得像王長貴,提出要大家一起合張影,那一刻,身為觀眾,能夠感受到這些角色間的情分,這群演員之間的情分。

或許我們都在父輩的相簿裡看到過他們工友、同學們的合影,在我們的畢業紀念冊中見到過類似的合影,《鄉愛》走過的11年、9部戲,對於喜歡它的觀眾來說,也早已是走進了觀眾的心裡,畫下痕跡著重的一筆。

END

更多精彩原創文章,盡在小鮮綜藝、劇研社

» 烹小鮮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