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奧建兩支隊打中甲?領導,你知道什麼叫“五臉懵逼隊”嗎?

ADVERTISEMENT

球哥昨晚半夜起來噓噓的時候,突然看到了線人說的一個訊息,嚇得我頓時廁所都不想上了。先簡單歸納一下這個事情的中心思想。

1.2018年國奧隊要打中甲

2.總局和足協要各自組建一支國奧隊

3.總局的國奧隊由土帥擔任,足協的國奧隊搞了個洋帥

4.孫繼海和邵佳一將是總局那支球隊的成員

5.洋帥是來自挪威但是居住在比利且執教過布魯日的特龍-索利德

6.因為2017年是全運年,國奧隊打中甲納入2018賽季

7.這個重磅的決定,跟U23和外援政策一樣,不是足協所願,是上級的想法

……

是不是資訊量很大?

看到這裡,球哥都已經茫然了,這個計劃,看著特別眼熟嘛。2010年3月的時候,韋迪在三水開會時,就提出了國奧打聯賽這個想法,當時韋迪與崔大林一同前往廣州三水足球基地監督國字號球隊的思想教育整頓,之後突然扔出“國奧隊整隊徵戰中甲聯賽”的最新方案,這一全新方式,韋迪認為這是符閤中國國情的舉措,“我們必須堅定不移地發揮舉國體製的優勢,為什麼非要照搬西方的五大聯賽的模式?日本聯賽在初始時期要求每個俱樂部必須聘請巴西教練,韓國職業聯賽幾年不搞升降級。我們為什麼不能呢?”

韋迪:步子要邁大一些嘛~~~

國奧打中甲,雖然是由足協相關人員拿方案、走訪俱樂部,但實際情況是,足協中層幾乎全部反對這個動議,認為這又是一個拍腦門想出來的餿主意!“這事不是領導定的嗎?我們能說啥,就是執行唄。”

之後,2010年中超、中甲聯賽工作會議在香河國家足球訓練基地召開,足協宣佈了草擬方案。其中三線國字號球隊將全部徵戰新賽季的三線聯賽:其中國奧隊將參加中超比賽,國青隊將參加中甲比賽,國少隊球員參加中乙比賽。而其中參賽人員限國字號中的非主力球員。

韋迪透露,讓國字號替補組隊踢聯賽的想法,其實緣於郜林。“他在國家隊是絕對主力,但我來到足協後發現,在俱樂部隊,他很多時候連進18人大名單都困難。”韋迪說,“怎麼才能讓他們多鍛鍊?我就想了這樣一個方案。我沒有侮辱誰的智商。也有人說我腦子被驢踢了,沒關係。我只是提出我的設想,由大家討論投票。”

ADVERTISEMENT

郜林:我現在是大腿!!

在聽取了中超、中甲的29傢俱樂部的意見後,足協上報給總局的方案中,國奧、國青、國少的比賽將不計分,隻爭奪比賽獎金。國奧隊和中超球隊比賽的每場贏球獎金是30萬人民幣,國青打中甲的比賽獎金是20萬人民幣,國少打中乙的獎金是10萬。不過當時這個訊息在爆出來後,受到全國上下業內業外的強烈反對,幾乎所有足球圈人士的嘲諷技能都直接MAX,最後韋迪放棄這一計劃,改為國奧隊和中超隊伍打10場熱身賽。韋迪在中國足協全體成員大會上,公開承認錯誤,稱自己為了把事幹起來,沒有經過更為詳細的調查研究和討論,顯得太著急了。

如今的形勢,和2013年韋迪時代趨同。不過,重新醞釀國奧隊打中甲,並非是中國足協所願,而是上級的想法。就像是此前的外援新政和U23新政一樣,中國足協只是執行,而非決策者。這一次,足協原本計劃聘請一名外教擔任國奧隊主教練教練,而且採取球員在俱樂部打聯賽的做法,去年蔡振華前往比利時考察時,就接觸了居住在比利且執教過布魯日的挪威人特龍-索利德,甚至已經草擬了合同,組隊計劃也已展開。

蔡振華:寶寶心裡也很苦啊~~

只是,這個與總局的想法不同,據說,總局的想法是聘請國內教練擔任國奧隊教練,足協表示已經簽了比利時教練,撕扯不下隻好各玩各的。孫繼海、邵佳一組成中方教練組帶隊作為編外球隊打2018年的中甲聯賽,而參加足協對外的熱身賽時,將由足協挑選的外教擔任主教練。

這……確定球員們不會真氣亂竄……

當然了,從總局對孫繼海和邵佳一的使用上,也可以看出思路,這或許將複製籃協對姚明的使用思路,只是他倆跟姚明比,還存在一定差距,需要一定的時間進行培養。

姚明:然後我就成了表情包?

醞釀中的計劃和韋迪時代一樣類似,國奧隊參加中甲聯賽,中甲規模變為17支,每輪有一支隊伍輪空。國奧隊和中甲16支隊伍的比賽也算分數,但最後不記名次。因為2017年是全運年,國奧隊打中甲納入2018賽季。假設這個計劃最終能實施,國奧隊就要長期集訓,俱樂部必須放行自己的球員到國奧隊。

ADVERTISEMENT

當然,還有一個問題值得關注,如果以“國奧隊”名義打職業聯賽,是被國際奧委會和中國多項法律所明令禁止的。沒有奧委會授權,任何人都無權以“國奧隊”命名這支球隊。這支隊伍打中甲的話經費也是一個問題,即使商務問題解決了,還要面對球隊是否真的達到效果的問題。

奧委會主席巴赫:你們可以先試試~~

時間回撥到28年前的1989年,那時候的聯賽還實行雙迴圈賽會製,而向國家隊輸送國腳的俱樂部將會在聯賽中加上1分,最後兩名降入B組。第一年,降級的是山東和廣州。(這個國家二隊就是後來94年出頭的那波名將,郝海東、胡誌軍、黎兵、王濤、範誌毅等人皆出於此,教練就是大名鼎鼎的徐根寶)

來到1990。改革開放了,政策卻沒有動搖。唯一不同的是國家二隊改為國奧隊,繼續踢聯賽。在廣東和河南不幸降級之後,到了1991年,聯賽正式啟用主客場,同時開始2分製。悲催的是那一年國奧降級了,一起倒黴的還有天津。

在那箇中國足球的計劃經濟時代,這個辦法確實是給國奧隊增加了比賽的經驗,也成就了一批名將。職業化後的第一代國字號球員,就來自於那個時代的鍛鍊。只是,這個方式還適應現在嗎?畢竟當時球哥BP機都沒有,現在至少都有兩個諾基亞了。

曾經帶領過國奧隊打全國聯賽的徐根寶已經明確反對過國奧打聯賽的提議,2016年他接受採訪的時候就說,“現在已經和當年的情況大不一樣了,再搬出當年的例子顯然不行,現在是市場經濟了,和當年體製不一樣。”徐根寶還從市場的角度來解析,他稱如果國奧打中甲,抽走球隊的主力,那麼俱樂部的成績也會受影響,連帶著球市號召力下降,贊助商也不會投資球隊。這樣的話,俱樂部還怎麼生存呢?

徐根寶的這個擔憂,現在依然存在。


» 介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