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槿惠終於走了,但故事還遠遠沒有結束

ADVERTISEMENT

持續幾個月的“鬧劇”終於塵埃落定。

樸槿惠事件佔據新聞頭條

幾個月以來,比金恩淑編劇還要“腦洞大開”的《閨蜜們》可謂賺足了”吃瓜群眾“的眼球。從梨花女大“鄭瑤羅事件”到光華門大規模遊行,在國際新聞上不常出現的韓國一下子成了全世界的焦點。

在此,不得不感嘆一下“戰鬥民族”的韌性,遊行時正值零下十幾度的嚴冬,但這也沒有阻擋絡繹不絕前來示威的人群。

遊行群眾

事實上,“閨蜜們”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官官相護”在韓國影視劇中很早就被表現得淋漓盡致,主題也是異常豐富,涉及各行各業。

從政府、法院、再到大企業,與其說韓國是韓國人的,不如說是韓國有錢人的。

正如韓國很多年輕人在街坊中提到,“在韓國,幾乎每個人都渴望移民,去外國生活,但是如果是有錢人的話,在韓國會過得很舒服。”

示威遊行

因為和樸槿惠的關係,崔順實的女兒可以在高中都沒畢業的情況下就成功進入韓國排名靠前的梨花女子大學,不寫作業也可以輕鬆拿A。

奢侈的生活更是完全不用擔心,因為憑藉樸槿惠的影響力,她和媽媽可以輕而易舉地獲得大企業的資助甚至賄賂。幾個月前,鄭瑤拉在FACEBOOK網路上炫富,一匹由企業資助的賽馬價值破億。

崔順實女兒鄭瑤拉

根據韓國法律的規定,一些小罪往往可以通過“交錢”免除,有錢人即使犯了大罪也可以通過賄賂獲得較輕的判刑。隨著經濟的下滑的出口受阻,一些小企業往往活不到一年就被大企業收購,或者宣告破產。

如果說“富人恆富,窮人恆窮”在美國還是知而不言的話,那麼在韓國就像黃金檔的節目,每一天一遍又一遍的提醒人們自己的徒勞。

這樣的無力感在韓國影視劇中早已得到充分的體現,隻不過,好心的編劇往往選擇“邪不勝正”的結局。

《被告人》

《被告人》中,不想自己的殺人罪被公諸於世,大企業創始人的兒子殺死了自己的雙胞胎哥哥,並從此以哥哥的身份生存了下去。

ADVERTISEMENT

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弟弟開始利用各種人脈打壓追查自己的檢察官,不僅殺了他的妻子,誣陷他為凶手,還綁架了他的女兒,讓他不得不苦苦尋找了數月。

《被告人》

韓國的法院往往是電視劇中被黑得最厲害的機構。不僅因為這幾年韓國法院的不作為,更因為韓國法院有各種不合理的規則。舉例來說,“前官禮遇“就遭到了各界的批評。

司法界工作多年的法官退休成為律師後,法院往往會幫助他贏得第一場官司。檢察官與富人相互包庇,掩蓋事實也成了諸多與《被告人》相同題材韓劇的主題。

說到韓國的腐敗,又怎麼能少得了醫院呢?

《Doctor》

在韓國,被譽為天之驕子的職業包括醫生、律師、以及公務員。在這之中,醫生在收入上往往是最為可觀的,尤其是大醫院,更是讓醫大的學生擠破頭。

《Doctor》講述的就是韓國大醫院如何掩蓋醫生失誤,而為病人實施更為昂貴的手術從中獲利的故事。

警察中的背叛者也是韓劇中常常涉及的主題。

《Voice》

因為在警察團隊中布滿了自己的眼線和親信,大企業社長的兒子可以肆無忌憚地殺人,甚至將殺人當成了一種“貓捉老鼠“的遊戲。

《Voice》的變態程度可謂達到了韓劇史上的巔峰,每一個案件看似獨立,卻又隱約有所聯絡。

韓國高考學生

學校也是韓國人抱怨最多的地方之一。與中國“萬人擠過獨木橋”的情景相似,韓國的高考絲毫不遜色。

為了考生聽力考試不受幹擾,舉國當天甚至飛機延飛。學生更是將高考視為改變人生命運的唯一途徑。以不正當渠道入學在韓劇中早有體現。

《密會》

《密會》中,母親利用自己的權利將女兒以音樂特長生的身份送入名校,並在入學後,多次要求老師為女兒修改分數。這樣的橋段是否與“親信們”似曾相識呢?

唯一的不同在於,劇中的女兒與現實中的鄭瑤羅比起來要低調許多。

ADVERTISEMENT

JTBC電視臺

此次“親信們”得以揭露,名為JTBC電視臺可謂立下了汗馬功勞。這家電視臺的當家主持兼新聞製作人一直是韓國“公信力”的象徵。雖然無法比擬娛樂綜藝,但新聞界確如“劉在石”一般的存在。

然而,新聞界也並非一股清流。與美國新聞電視臺類似,韓國也有許多為了博眼球而放棄真實報道的記者,當然更有一些人選擇依附權貴,隱藏真相。

《匹諾曹》

過去幾年中,被崔順實收買的記者不在少數,而《匹諾曹》就是一部揭露新聞界”黑歷史“的韓劇。匹諾曹,意味愛說謊話的人,用這樣的名字來稱呼記者難免有些諷刺。


» 介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