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韓娛樂行業關係緊張之時,為什麼我們說張藝興或成最大贏家?

ADVERTISEMENT

在他缺席演唱會的新聞連結下,3238位粉絲點讚了這條評論,“一個頭像都是中國的好偶像,有什麼理由不支援他?”

作者 | 黃雲騰

伴隨中國與韓國之間的關係因薩德和限韓令事件到達冰點,中韓兩地藝人也在以不同方式應對這波低氣壓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隸屬於韓國SM娛樂公司旗下男團EXO的中國籍藝人張藝興卻恰恰保持了最好的平衡。

張藝興

根據韓國媒體近日報道,張藝興將再度缺席EXO即將開始的新一輪全球巡演。演出企劃公司Dream Maker迴應稱,“在EXO未來進行的幾場海外巡演中,成員張藝興因行程原因,無法與其他成員一共參加演唱會。對於偶像無法參加,在此我們深表遺憾。但其他8名成員仍將與粉絲們見面,希望大家多多支援。”

事實上,張藝興此前已經多次錯過並缺席EXO的團體活動。無論是否出於行程安排還是其餘原因,張藝興的選擇在這樣一個時間節點被中國粉絲視為明智選擇。

有粉絲在相關新聞下做出自己的解讀,“中韓敏感時期,有些事情真的不是個人所能決定的,需要更多的協商與平衡。”

根據《三聲》(微信公號ID:tosansheng)此前報道,網傳已久的限韓令在去年升級,此後逐步影響中韓文化產業的交流輸出。從去年開始,《相愛穿梭千年2》、《漂亮的李慧珍》等多部韓國藝人參與劇集回爐重造,韓國藝人也不再出現在內地綜藝的節目現場。一度搶手的韓劇和韓國綜藝則從視訊網站上全面撤出,甚至遭遇無人提及的窘境。

張藝興的缺席,也意味著他在這個關鍵時或主動被動做出了一個重要選擇,並可能幫助他比韓國同行更能突破娛樂市場上的政治障礙。

“毛頭小子”

《老九門》

這位男團成員正在迎來自己事業的上升階段。張藝興在過去一年有兩部電影和三部電視劇上映,其中包括點選量超過100億的《老九門》和票房超過17億的《功夫瑜伽》。已經播出兩季的《極限挑戰》幫助其在真人秀上獲得一席之地。

ADVERTISEMENT

實際上,張藝興能夠在中國內地市場保持了較好成績,與其背後的商業結構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絡。2015年,三位中國籍的EXO成員陸續選擇單方面解約,韓國娛樂巨頭SM做出策略上的調整,授予最後一位中國籍成員張藝興在中國開放自主發展權。

根據工商資料顯示,目前,張藝興個人百分百控股著東陽橫店張藝興影視工作室。不過,他並不認為自己是真正意義上的“老闆”,而是“多了一個跟我交流的團隊”。

張藝興憑藉《極限挑戰》獲得不少新粉絲

實際上,在第一次和SM就中國市場發展問題交流時,張藝興對於能夠獲得足夠的自由度並不抱有希望。畢竟,對於一向強硬的SM而言,在過去26年間,這樣的事情還從未發生在中國籍藝人身上。

在2015年12月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張藝興如此說道這樣的商業結構以及對自己的影響,“剛剛成立工作室時,這條路沒有任何人跟你保證一定可以成功或一定可以失敗,每一條路都是自己走出來的。那麼好,既然我選擇了,我就要做下去,既然我承諾了,也一定會兌現。我已經得到了幸運的光照,再多的累,再多的難,都要承擔下來。”

事實上,出生於湖南長沙的張藝興在2008年時正式成為韓國SM公司的練習生,韓國流行文化在當時已經影響中國內地多年,但也出現了“韓庚解約”等情況。SM公司在看到中國市場巨大潛力的同時,也明白藝人管製規則將發生變化,於是決定招募“以中國市場為主,但能夠在韓國市場也吃的開”的中國籍藝人。

當張藝興在2012年以男團EXO成員身份出道時,中韓文化娛樂貿易正處於爆發的臨界點,2012年,有著較深中國人脈關係的樸槿惠當選韓國總統,次年6月,樸槿惠率領超大規模經貿代表團正式訪問中國,中韓兩國文化娛樂交流進入歷時三年的蜜月階段。

這是一個巨大的娛樂消費市場和巨大流行文化生產工業的合作模式。韓國擁有成熟的造星機製和產業文化,中國則是東亞地區最大的消費市場。

《21世紀經濟報道》在2015年的一篇報道中指出,韓國針對藝人的職業化訓練對國內文娛產業具有一定吸引力,而接受韓國藝人體系訓練的中國籍藝人則能在最大程度上滿足雙方在彼此市場上的共同需求。

張藝興和EXO的成功激勵了很多人。在這些年裡,為數眾多的中國年輕人渴望通過韓國的明星製造工業獲得演藝機會,而中國的商業公司也對於韓國的娛樂工業表現出極高熱忱,通過投資入股和合資公司等形式試圖建立更強有力的合作。

事實證明,EXO的四位中國成員在內地市場保持了良好發展勢頭,甚至超過韓國時期。根據媒體報道,吳亦凡在回國三年後出演電影票房累計超過80億;另一位前EXO成員鹿晗始終保持高曝光率,並在今年2月份與清流資本成立清晗基金,成為明星投資人;而黃子韜也在2016年憑藉自己在綜藝和電影方面的努力獲得認可。

張藝興更願意將自己的成功歸結為藝人的勤奮努力和藝術自覺——無論是否是出於人設考慮,這都是一種聰明的做法。

2016年,在真人秀《極限挑戰》的節目現場,與其同時參與節目錄製的黃渤曾稱讚,“對自己有很多要求,沒法放鬆”,各位大哥都勸他教導他工作時要注意休息、少接點工作。但是他很年輕,“‘毛頭小子’,有點拉不住他去拚搏。”

ADVERTISEMENT

而張藝興在參與了一系列影視劇表演後,也表示了自己的某種對藝術的渴望。“我是一個不服氣的人,表演上也一樣,要證明這個戲我接了我就能做,也是給我的粉絲,給我自己爭光。”

“小綿羊”與中國人

EXO-M

這樣一個時代的張藝興起初並沒有體驗到太多變化。他明星之路的真正轉折起始於SM公司的轉型與中國市場需求的陡然加重。

從2014年起開始頻發的成員解約事故嚴重影響到SM公司在中國的戰略佈局。中國市場在文化消費上的需求和表現已經超過韓國市場,同時對藝人在發展上的限制相對更少。

SM正是在這種前提下為張藝興打造獨立於SM之外的工作室。一方面便於張藝興為其開拓中國市場;同時也得以確保最後一位中國成員對SM的依賴性和足夠信任,保證EXO相對意義上的完整性。

張藝興或許因此體驗到國內市場與韓國產業之間的巨大變化,並在此後開展多方面工作發力中國市場。在工作室創辦後,張藝興的國內活動上基本上保持與EXO其餘成員的相對獨立性,他本人也多以個人名義在國內進行表演演出。

2016年10月7日,張藝興釋出首張原創Solo專輯先行曲《what u need》,該曲MV公開21小時在YouTube播放量便破百萬,張藝興成為YouTube平臺上MV最快突破100萬的中國籍歌手,同時重新整理SM娛樂旗下男藝人solo首日YouTube點選最好成績;10月28日,發行個人首張創作專輯《lose control》,該專輯重新整理韓國solo歌手各項記錄,實體專輯銷量突破27萬,數字專輯銷量突破100萬,重新整理華語專輯iTunes榜單最好成績。

SM與旗下藝人

經過音樂作品、綜藝真人秀和影視劇等作品的大範圍播出,張藝興成為目前EXO中國市場上的頭部成員,並已把中國市場當成主要戰場。除去在行程上無法再與EXO進行協調,張藝興還宣佈進行新舊團隊的交替。

根據媒體報道,張藝興的前經紀人孫於夕目前正在懷孕待產,微博認證為拾捌文化經紀人的張鵬飛將接手張藝興的國內經紀業務。

根據資料顯示,張鵬飛從2010年起擔任華誼兄弟經紀人,2013年7月加入王京花團隊,曾任浙江星河經紀人。拾捌文化正是浙江星河的前身。浙江星河簽約藝人包括白百何、耿樂、郭京飛、黃誌忠、胡軍、江一燕、焦俊豔等青年演員,是一家演員經紀公司。

ADVERTISEMENT

外界認為,這是張藝興在國內市場的一次轉型選擇,“張藝興真的要走腳踏實地謀發展路線了”。

某種程度上,張藝興得益於其處於一個關鍵節點。SM為其保留有團隊和單兵作戰的雙重選擇,同時他兼具韓國的藝人訓練背景和中國的親緣關係兩種優勢。更重要的是,作為韓國體系培育出的中國籍藝人,張藝興自己也在適應中國市場的不斷變化。

實際上,張藝興團隊深深地明白中國的年輕人也處於強調自我與認同感的時期,他通過不斷強調自己是中國人的事實來獲得來自本國粉絲的認同。“站在世界的舞臺上,要讓大家認可我這個中國人”。

“一點也不能少”

張藝興也曾在世界盃預賽上演唱過國歌

無論張藝興是否承認,通過這種手段,他的公眾形象在中韓關係目前的不斷抗爭中也正在變得符號化。

2015年,在紀念中國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時,張藝興把微博頭像換成了一張背景為國旗圖案的中國地圖,上面配文為“中國,一點也不能少”。他也開始經常性地在採訪中強調中國在自己心中的重要地位,“我們祖國揚眉吐氣的時候,我就特別喜歡點贊你知道嗎?”

中國市場的重要性從2014年左右在韓國被進一步強化,並間接導致之後的政治事件影響升級。2014年,韓國文化產業對華出口總額13.41億美元,佔其文化產業總出口額(51.17億美元)的26.2%。2014年,韓國電影和電視節目的對華出口規模分別佔到相應類別出口總額的42%和43%;同年韓國電視節目中主要出口內容就是電視劇,佔比超過73%。

2016年薩德事件導致對韓國娛樂產品的抵製升級,並逐步影響在中國佈局的韓國娛樂公司。根據《三聲》此前報道,被稱為韓國電影龍頭的CJ E&M公司原本計劃與萬達合作,在去年6月份釋出《功夫機器人》、《軍艦島》、《老手》等電影項目,但其中部分影片在項目公佈後便銷聲匿跡,在廣電系統電影備案通過名單內也無記錄。

中韓模式的結合不再能造就某種奇蹟發生,一定程度上還會帶來不便。在政治和行業本身震盪的影響下,張藝興的重心開始更傾向於中國市場,並以某種方式與韓國劃清界限。

張藝興在南海事件後釋出上述頭像圖至INS與Facebook,並因此招來菲律賓粉絲抵製。由於EXO本身在菲律賓市場也有部分受眾,此舉被視為張藝興“國家面前無粉絲”的一次現身說法,並在之後獲得共青團中央和軍隊媒體的點名錶揚,獲得機會出演《建軍大業》這一主旋律電影,同時獲評成為湖南省共青團大使。

在2016年12月,在中韓關係不斷趨於緊張之時,張藝興的微博簡介也從“EXO/EXO-M成員LAY”換成“歌手、演員張藝興”。由此一度引發了關於張藝興是否解約的猜測。

不過,截至目前為止,張藝興方面和SM公司並未對此有任何的公開聲明,而張藝興工作室也否認了外界傳言的張藝興將在2017年舉辦個唱的訊息。當這位藝人在2016年年底因為工作疲憊而暈倒時,也是SM公司對外更新他的身體情況。

在張藝興一直以來的表述中,他都是一個對於EXO團隊抱有深厚情誼的形象,這也被解釋為他一直沒有選擇解約的重要原因,“承諾了就一定要做到,我也是這樣的人。”在2015年的那次採訪中,他說道,“組合(EXO)一步步走到今天,有一個道理無可厚非:只有每個人的手緊緊地抓在一起,才有可能成就現在每個人各自的輝煌。”

事實上,政治正確在娛樂和政治的模糊年代具備某種特殊意義,為身處其中的個體提供有新的機遇。但隨著兩項因素在發展過程中的逐漸變化,任何選擇都很難具備絕對的保險意義。

張藝興在樂天事件爆發後並未作出明確表態,而同屬於SM公司的兩位藝人金泰妍和崔始源卻因為上傳和點讚樂天相關話題被中國網遊討論。由此,在中國活動頻繁、並說自己有“中國女友”的崔始源很快被輿論淹沒,而崔始源的妹妹隨後代表其釋出道歉與相關說明,併為避免誤會刪除相關資訊。

這說明至少在當下,中國籍藝人張藝興比起韓國同行更“安全”、也更能獲得這一代粉絲支援。在他缺席演唱會的新聞連結下,3238位粉絲點讚了這條評論,“一個頭像都是中國的好偶像,有什麼理由不支援他?”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絡授權

» 三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