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話題專欄】俞灝明說他想放飛自己,還要更高更遠?沒想到竟然是這樣飛的...

ADVERTISEMENT

  前兩天,俞灝明談鄭爽的事沸沸揚揚,作為在放飛界漸行漸遠的熱搜小公主鄭爽曾經的合作夥伴,俞灝明在采訪里被問道鄭爽,他是這樣說的:

  

  除了對爽妹子的行為表示理解,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釋放壓力的方式”以外,他還說“自己也想放飛,可能有一天會飛得更高更遠。”這我就有點黑人問號臉了...

  然而最近,被爺爺奶奶三大姑八大姨在晚上黃金時間強行霸占電視看的年代刑偵劇——《破曉》,我掃了一眼,是俞灝明和黃誌忠、陳小春這些實力派主演的反貪反黑的正劇,而且我竟然覺得還不錯!

  

  在印象里,俞灝明還是《一起來看流星雨》里說著雷人台詞的端木磊!!

  當初他在偶像劇里的畫風是這樣的,帥是帥,就是不懂這個發型

  

  這個就更不懂了

  

  當年這個“花仙子”發型也是一度成為了熱議的話題,相信看過的小夥伴都畢生難忘

  沒想到現在俞灝明竟然都開始演正劇了??而且,扮相還不錯

  

ADVERTISEMENT

  《破曉》是俞灝明在“燒傷事件”後接的第一部正劇大製作,講的是俞灝明飾演的律師葉靖奇與黃誌忠飾演的探長田繼葉,因為一樁離奇的殺人事件而認識,兩人經曆了誤會、陰謀、仇恨,最終聯手對抗敵人,成長為革命戰友。

  

  俞灝明在劇中從單純傻乎乎的律師到報館主編,再到入獄成囚犯,最後拿起槍革命,他的角色還是比較有層次的。

  

  葉靖奇這個角色也非常有執念,時常會提出抨擊當時社會的言論,而我竟然覺得他說的相當對...

  

  簡直就是那個黑暗社會里的正能量男神,金句層出不窮

  

  看完葉靖奇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還能這樣花樣說別人不要臉,get!

  

  葉靖奇性格特征非常鮮明,情緒爆發的戲份也很多,這對非科班出身的俞灝明來說其實是一大挑戰,稍微沒控製好,可能就成了新一代“咆哮帝”...

  但令我沒想到的是,俞灝明和“戲霸”黃誌忠,“山雞哥”陳小春等實力派演員尬戲,竟然毫無違和感。俞灝明不僅把葉靖奇熱血魯莽,嫉惡如仇的外放性格演了出來,更把那種憤怒中夾雜著無奈,被迫隱忍和收斂的情緒處理得很好。演員這兩個字好像可以真正意義上的用在他身上了。

ADVERTISEMENT

  雖然是一部正劇,但天真耿直的小葉遇上老練毒舌的老田,總是碰撞出一些笑點來調節氣氛,有不少觀眾都被兩人的“互懟”圈粉。

  每天的日常就是被老田懟,心疼單純的小葉

  

  戲里小葉和老田相愛相殺,戲外俞灝明卻是黃誌忠的“演技迷弟”。俞灝明曾在采訪中大讚對方演戲的時候懂得“鬆弛”,是他學習的好榜樣,更直言自己最初就是奔著黃誌忠來的。除了在表演上虛心向前輩求教以外,俞灝明還表示目前不看重番位,更看重團隊和對手,希望能從中吸取養分。

  對比當年的“雷陣雨”,俞灝明的戲路不再局限於偶像劇,而是正在努力轉型成像梁朝偉那樣的實力偶像派,不單有顏值,更要有實力。

  

  決定往“實力偶像派”發展的俞灝明坦言,“葉靖奇”這個角色有點接近他本人的性格,頑固,不服輸,迎難而上。

  

  從2007年到2017年,從歌手到演員,從偶像劇到正劇,不得不說那場意外的大火讓俞灝明想清楚了自己未來第二個,第三個,乃至更多個十年的演藝生涯應該如何走過。災難使他沉寂,災難也造就了他浴火重生的堅韌。

ADVERTISEMENT

  提起男演員的傷後複出,很多人最先想到的都是剛剛出國留學的胡歌。

  

  車禍之後,“古裝男神”胡歌也經曆了瓶頸,幾部古裝劇都反響平平,他甚至想過從此告別古裝劇。但是“告別”並不是畏懼,而是尋求更多新的突破,胡歌選擇了《生活啟示錄》、《四十九日·祭》、《偽裝者》等都市和諜戰題材,希望通過這些具備優秀團隊,以及實力派對手的正劇來錘煉演技。最終,胡歌不僅從偶像派成功蛻變為演技派,更憑借《琅琊榜》再次實力回歸古裝劇,向所有觀眾證明了自己。

  

  由此看來,俞灝明或許也有心想要複製胡歌的轉型之路。

  除了正在央八播出的《破曉》搭檔黃誌忠、陳小春以外,俞灝明還在IP古裝大戲《海上牧雲記》中合作黃軒、王千源、蔣勤勤。

  

  在熱拍新劇《那年花開月正圓》中,俞灝明則是首次挑戰反派角色,飾演一位身份複雜、亦正亦邪的鄉紳“杜明禮”。如今,人物性格是否豐富多面,是否能夠給演員足夠的發揮空間,這都是俞灝明的首要選角標準。

  

  

  能拿到這些角色,都離不開俞灝明的付出和努力,每天早早地到片場研究劇本,整個人都看“進”書里了!

  

  單單是製作團隊、合作演員,就能看出他已經不再是端木磊了。真正改變俞灝明的不是災難,而是心態,內心追求的東西變了,前進的道路自然就要轉去新的方向。

  過去的一年,是俞灝明自我釋放,自我調整,自我提升,以及自我沉澱的一年。雖然這個過程使他遺憾錯過了很多機會,但一場蛻變帶給了他難能可貴的好心態。

  未來,不僅有《海上牧雲記》、《那年花開月正圓》等多部優秀的影視作品與觀眾見面,俞灝明還要開始做自己真正想做的音樂,找到合適的方向,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看到他作品品質的提升,看到他心態的輕鬆轉變,想到他說要放飛自己,突然覺得,也許現在的俞灝明把打磨每一個角色,在角色中釋放和收斂情緒看作是一種放飛,這種放飛,我服。畢竟無論是歌手還是演員,在作品中放飛自己才是對自己的認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