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電視劇大IP都被香港導演“承包”?

ADVERTISEMENT

導語

與其說是大IP找到了香港導演,不如說是香港導演在經歷了近些年的內地電視劇變化之後,深知此刻的觀眾對什麼感興趣。“大IP”是一時的,對流行趨勢極快的反應速度才是香港導演的優勢所在。

文:陸上

《三生三世十裡桃花》前些日子收官,又一部大IP劇火遍全國。近幾年,熱門古裝、玄幻電視劇幾乎全被香港導演承包,而這些電視劇大多來自於IP改編,如2017年的《孤芳不自賞》,2016年的《幻城》、《寂寞空庭春欲晚》、《雲之凡》,以及此前的《花千骨》、《仙劍奇俠傳三》、《步步驚心》等作品,都是出自香港導演之手。

早年在香港無線電視臺工作的導演林玉芬就是其中代表,2011年她拍攝的《步步驚心》成為早期“大IP劇”,隨後的《花千骨》、《微微一笑很傾城》和最近的《三生三世十裡桃花》,都是改編自熱門小說。“IP”這個名詞被影視圈廣泛提及始於2014年,熱門小說的IP(版權)因為有一定的粉絲群體,且在類型上比較固定,成為了眾多投資公司或製片人的“保障”,因而受到各方追捧。

為什麼這些大IP偏偏青睞香港導演?而跟內地導演相比,他們的優勢和側重是什麼?目前他們存在的困惑又是什麼?

早期經驗使香港導演立足

TVB是香港電視劇製作工廠,很多香港導演就是在這段時間累積了大量經驗,拍攝了不少代表作。

ADVERTISEMENT

而相比於90年代TVB的黃金時代,由於電視臺體製混亂,內部明爭暗鬥,薪酬過低,藝人紛紛離職。2006年前後TVB逐漸沒落,諸多內因外因使很多香港導演選擇進入內地。

而在早期內地電視劇市場還未成熟的時候,這群極富經驗的香港導演馬上就顯露出來了。林玉芬便是在1989年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之後進入香港無線電視臺工作,這期間她拍攝了由溫兆倫主演的《900重案追凶》,以及陶大宇等人主演的《刑事偵緝檔案》,也從副導演晉升成為導演。“我們要負責服裝的下單,找特約演員,安排群眾演員,服裝怎麼穿都要一個個說,就連外景的場地,去外面拍攝所要用的車都要我們去安排。”這段時間讓她獲益匪淺。

“最開始進來的時候,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要這樣拍,省錢一點就好了,但是後來他們知道這樣拍確實比之前好。”同樣之前在TVB工作,現在在內地拍戲的導演蔣家駿說。

這些香港導演有著強大的劇組掌控能力,且在對燈光、攝影、美術以及時尚的把控度上高於內地當時的水平,紮實的基礎是他們能夠在內地立足的根本。

2000年初期,內地電視臺較少,電視劇也以歷史劇和現實主義題材見長。這批香港導演在港拍攝偶像劇、懸疑劇的能力遠遠高於內地,故他們初來內地時,成為了內地電視劇的拓荒者。

蔣家駿2003年在上海拍攝的偶像劇《男才女貌》,可以說是當時內地偶像劇的代表作。隨後內地出現一大批都市偶像劇和武俠劇,這些都是香港導演最早為內地觀眾帶來的,如李惠民的《風雲》、胡意涓的《天若有情》、鞠覺亮的《逆水寒》等等。

行業敏感度強,與時俱進

香港導演與內地導演有很大的不同。就近幾年香港導演的作品來看,受眾多是年輕觀眾,電視劇的娛樂性很強,而內地導演拍攝現實主義的電視劇、歷史劇比較多。這是製片方和香港導演互相選擇的結果。

ADVERTISEMENT

《孤芳不自賞》的導演鞠覺亮和《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的導演林玉芬都說,製片方找到他們的時候劇本已經是寫好了的,他們經過對故事的判斷,再決定如何拍攝。林玉芬的戲以高甜高虐著稱,她非常擅長將演員的情緒調動起來,在《三生三世十裡桃花》一場夜華在白淺懷中將死的戲,趙又廷始終不能融入角色,林玉芬就走到趙又廷身邊告訴他人物的狀態是怎樣的,說完後隻見趙又廷的眼眶就開始泛紅。

而鞠覺亮以武俠劇著稱,他先判定《孤芳不自賞》的整體基調,認為這是一部比較“柔”的劇,以情感為主,然後便決定這部戲的武打要以“美”為主,讓整個戲風格統一。

多年歷練,他們能夠清楚地知道時下觀眾喜歡看什麼。走過模仿港臺偶像劇、拍攝經典小說、拍攝武俠劇、流行仙俠劇等等過程,近二十年,香港導演在各個方面的適應能力和行業敏感度都是非常高的。林玉芬拍攝過偶像劇《真命天女》、武俠劇《射鵰英雄傳》、仙俠劇《仙劍奇俠傳三》《花千骨》,從這四部作品可以看出,林玉芬總能在一個類型興起時立刻抓緊,並且有能力讓每一部都能成為話題之作。

他們豐富的行業經驗令他們知道觀眾對劇中什麼最感興趣,並且運用熟練的掌控力和實操能力呈現出比較好的效果。

工作效率高,投資方更加認可

香港導演蔡晶盛說,香港導演的速度一定比內地導演快,內地導演很少能夠做到兩個月拍40集電視劇,但對於香港導演來說,這根本就是家常便飯。投資方如果出於成本考慮一般都會優先選擇香港導演。

時下司空見慣的AB組模式,也源於香港導演的引入。2000年陸毅版《少年包青天》的導演胡明凱是香港人,那時的古裝劇就已開始分AB組,內外景輪流拍。一天工作10多個小時,白天拍片,晚上看片,十分嚴謹和敬業。這樣的效率在當時的內地是沒有的。

曾多次與港臺藝人、導演合作的製片人張君涵也表示,“港臺的班底相對於內地團隊更加物美價廉一些,很多出品方也都願意用相對敬業並且水平有保障的港臺導演與藝人。”

“在香港基本上你就是一個長期員工,每個月拿月薪。”林玉芬透露,在薪酬方面,來自香港的導演肯定比內地導演低。薪資低效率高又敬業,是這個行業中非常難得的,因而香港導演也被越來越多製片方眷顧。

ADVERTISEMENT

從此前香港導演、演員到內地工作,到如今整個劇組不止導演演員,場記、燈光、攝像也有港臺工作人員的身影。香港導演將敬業的優秀品質逐漸帶入到行業的方方面面,使整個電視劇市場都處於高效的狀態。

所以與其說是大IP找到了香港導演,不如說是香港導演在經歷了近些年的內地電視劇變化之後,深知此刻的觀眾對什麼感興趣。“大IP”是一時的,對流行趨勢極快的反應速度才是香港導演的優勢所在。

導演話語權、市場泡沫——問題仍舊存在

不過這些熱播的電視劇也時常會引發負面的評論,“小鮮肉”倒模、“摳圖”表演、天價片酬等等,也並不是所有的觀眾都喜歡這些大IP劇。

而香港導演也有自己的困惑,蔣家駿坦言自己最想拍攝的是香港電視劇的代表——警匪劇,但是由於很多原因不能在內地實現。一方面是政策決定,而另一方面也是市場決定——如今警匪劇已不像從前那樣火了。

還有內地電視劇市場由於太注重資本,導致泡沫非常嚴重,有的電視劇質感還不如十年以前,但演員卻可以非常容易的從中撈金。

演員中心的現象也會影響到導演創作。鞠覺亮透露,他曾經聽到,有的劇組導演想將演員開除是不可能的,因為演員帶資進組,“想把演員開掉,可能第二天被開的就是自己。”

市場發展太快,網劇也正在崛起,會不會出現新的模式?如此多的玄幻劇紮堆,大投資能不能收回來?都是內地電視劇行業將面對的問題。

END

更多精彩原創文章,盡在小鮮綜藝、劇研社

» 烹小鮮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