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戰爭》《中國式相親》《非誠勿擾》相繼上線,婚戀還怎麼玩

ADVERTISEMENT

作者/手骨 編輯/李忻融

本文首發:娛樂資本論(yulezibenlun)

或許是單身狗太多?今年婚戀節目大幅回暖。僅一季度就有《中國式相親》、《單身戰爭》以及女選男版《非誠勿擾》、《為你而來》等節目相繼上線。

《中國式相親》有金星加持,雖然不少嘉賓言論深受爭議,但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這是素人節目的典範。相比而言,同題作業的《為你而來》雖然搬來了張紹剛沈夢辰,但依舊缺少了一些話題發酵。至於《單身戰爭》,單身男女大玩“愛情版”飢餓遊戲,直接做成了一檔社會實驗類節目。

今天,我們重點聊一聊《單身戰爭》等話題節目,同時預測一下婚戀節目的未來和前景。

《非誠》之後如何玩婚戀?

社會實驗類逐步崛起

從《中國式相親》到《為你而來》,從《Adam Looking for EVE》到《Naked Attraction》,中國用拖家帶口全家上陣相親的方式將人民公園相親角生動的搬到了現場,歐美則用赤裸裸的坦誠相見來考驗人性與情感。

ADVERTISEMENT

各檔節目訴求不一,效果也完全不同。《中國式相親》中我們可以看到各種奇葩男女角力現場,但父母才是真正的主角和話題點,家長隨口一句對兒媳的奇葩要求都能上頭條;《為你而來》同樣是父母相親的套路,但始終強調價值正確,因此張嬸兒組合也沒能如當年《非誠勿擾》中孟非樂嘉的作用,在週四檔收視率不盡如人意。

相比之下,《單身戰爭》聚焦在100枚單身男女身上,看起來難度更大。前兩期節目中我們可以看到二次元少女被大胸女pk下去,可愛的小女人竟然被上了年紀的女總裁pk了下去,同性間的競爭、異性的選擇,圍觀群眾的反應,構成了多個看點,也讓人產生了一定的代入感。“如果是我,我會怎麼選?我要怎麼在遊戲中活下去爭取不被淘汰?遇到強大的競爭對手時,我會選擇除掉勁敵還是選擇和平?”得益於遊戲規則的強勢和開放性,節目冷不丁會爆出一個“萬萬沒想到”,在勾引觀眾好奇心上表現不錯。

越看到後邊你越會發現,你可以選擇為了生存遊戲走到最後不顧一切愛情的初衷,但是現場的每個追求真愛的人也絕不會熟視無睹讓別人分走自己的果實。彼此的牽製與平衡,讓觀眾看到天平在節目中不斷的傾斜與平衡的過程,才是這檔節目的精髓,也更讓人反思,當你面臨愛情的博弈、人性的考驗時,你能hold住嗎?

正如節目中男女嘉賓感嘆的那樣:“這節目太狠了,真的要那麼殘酷嗎?”“其實這節目已經不是找物件了,考驗的其實是人性。”

妖豔賤貨還是純真男女?

100位嘉賓組成眾生相

事實上,在像《單身戰爭》這樣一檔考驗人性的節目中,10期下來已經有500位男女嘉賓上場,一季節目的嘉賓量已經快抵上《非誠勿擾》一年的嘉賓了。因此,如何迅速的刻畫人物樹立起人物性格對節目組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

ADVERTISEMENT

後期工作量巨大,但每期我們都能看到節目組會重點選擇一些有故事的人來進行刻畫,例如前兩期節目的8號胡翔,萌系男生一出場就顯得與眾不同,性格直白而不做作、不願意撒謊傷害別人,在交換電話號碼的環節速戰速決,與到處撩、各種套路的38號、為了活下去用盡手段,形成鮮明反差。

8號胡翔

而同樣深情路線的15號,卻走了一個有情人沒有獲得祝福的路線,偏偏沒有按照人生大團圓的劇本方向。其實早在節目開播初期,小娛就曾經評價過這檔節目,15號劉靖宇其實也是號稱情感節目黃埔軍校的《非誠勿擾》出來的一員“老戲骨”(點選左邊回顧1/14 曹樂溪《沒從和網大畢業,誰給單身狗上的勇氣?》)。但是這種深情專一好男人的人設,很難不被人扒皮。因此,嘉賓爭議也成為了節目話題的重要組成部分。

令小娛印象深刻的,其實還有第三期中7號嘉賓眾人爭搶的場面又與其他男嘉賓門可羅雀形成鮮明的對比,高富帥的人設伴隨著一句“你的三觀是什麼”又瞬間形成反差,展現出了上舞臺後的忐忑與懵X。

找到一條有趣的故事線,把人立起來,再利用嘉賓之間的花式互動、隨口吐槽、真實點評把節目看點串起來,這也是素人節目能做的好看的根本。

除了好故事與好口才,

相親節目還有多少可能?

ADVERTISEMENT

從七年前馬諾的 “我寧願坐在寶馬裡面哭,也不願坐在自行車後面笑”這一句話三觀崩裂的話語出世,相親節目的豪放言論一度成為眾矢之的,但因為巨大的市場需求,婚戀類節目將永遠不會缺席,且會成為濃墨重彩的一筆。

值得一提的是,像《中國式相親》《為你而來》這種父母為子女相親的節目,像《單身戰爭》這種用社會實驗的方式展現單身男女戀愛觀和人性的節目,其實大大豐富了婚戀這個詞的內涵,更立體也更全面地把中國婚戀市場的情況和盤託出。

除此之外,利用大資料分析人物擇偶標準、各種測試來資料化人物性格成為了一種潛在的方式,《我們相愛吧》通過各種測試來篩選匹配明星嘉賓,也很有可能運用到素人相親上;另一種如《Married at First Sight》通過陌生來營造比閃婚還刺激的視覺衝突、價值碰撞,給觀眾以新鮮感;甚至可以轉換素人主角,將鏡頭對準單身中老年,例如韓國在春節就推出了《媽媽的相親》,由明星帶著獨身母親上節目相親。

相親節目作為情感類節目中的重要的一大門類,不止在中國,在整個國際電視節目市場都有回潮的趨勢,婚戀是人類永恆的話題,但它的終極目標,小娛認為,是通過看他人的表現反思自己、反思身邊的人,從他人身上獲取啟發、驚醒、鼓勵、教訓和溫暖。期待更多好節目。

» 娛樂資本論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