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圖】這張讓梅西媲美貝利老馬的照片怎麼拍到的?

ADVERTISEMENT

體壇+記者黃榮基報道

瞬間定義永恆——這就是攝影的魅力。38日巴塞羅那在諾坎普61神奇逆轉巴黎聖日耳曼,賽後一張照片傳遍了世界,被認為最好地定義了這場比賽,或者說這個神奇的夜晚。在第95分鐘塞爾吉·羅伯託打進那粒宿命般的進球後,梅西沒有第一時間跑去和隊友慶祝,而是獨自衝向了場邊,站到廣告板上揮舞拳頭,和工作人員(當然也是最狂熱的巴薩球迷)一起慶祝勝利(下圖)。一位名叫聖地亞哥·加爾塞斯的攝影師按下快門,捕捉到了這個永恆的瞬間。

現年42歲的加爾塞斯來自墨西哥,17年前來到他祖父母出生的城市巴塞羅那,4年前他開始為巴薩俱樂部工作,是市場部的一名專職攝影師,給球隊的社交賬號拍攝宣傳照片。加爾塞斯認為,這張梅西的照片是他自己“一生的照片”,“我喜歡給我的孩子拍照,但沒有一張能和這張相比。這是我一生的照片。這張照片集合了狂喜和偉大的歷史成就。這是一個符號,一個象徵,它將流傳千古。”

加爾塞斯以他職業攝影師的眼光審視,認為無論從任何角度考量,這都是一張大師之作,“照片本身說明瞭一切,角度、構圖、畫面中的所有元素(球場的線條、球迷伸出的手臂)都指向了他,無可挑剔。”或許唯一的遺憾是,那個晚上主人不是梅西,而是內馬爾。加爾塞斯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說:“這張照片象徵著梅西的時代開始進入到最後階段。如果這張照片是在打進第一球後拍的,後來又沒有發生逆轉,那它的意義就會很不一樣。當時梅西完全瘋狂了,自我為巴薩工作以來,還從未見過他為了一個進球如此慶祝。”

比賽翌日,加爾塞斯接受電視臺採訪時分享了他拍攝這張照片的過程和心得。“我相信會發生逆轉,所以我守在那裡,我想會拍出好片。”然後梅西突然出現了,衝到廣告板上,“他發自內心地做出慶祝動作。期間有三個階段,首先是人們一窩蜂地湧上去;然後梅西有些猶豫,有點想跳下去,覺得不是很安全;但後來他站穩了,因為球迷把他抓牢了,他舉起手,揮舞著拳頭。”

ADVERTISEMENT


上圖為同一時刻從另一個角度拍到的梅西照片,下圖為加爾塞斯拍攝梅西時的機位。

“我原來在另一個位置,我衝刺了15米趕到那裡。一開始我來得有點早,已經有一些人在我的前面了,這讓我想到可以等更多人湧上去(構成前景),然後我選了一個超級棒的角度拍下照片,那時我離梅西的距離不足兩米(攝影金句:如果你拍得不夠好,那是因為不夠近)。我拍了大概有50來張。之後我繼續拍攝人們慶祝的照片,過了一會我停下來檢視相機的相簿,發現了這張美妙的照片,於是就(馬上)發到社交網路上。但直到我回到家裡用電腦進行編輯時,我才看到了一切,因為在手機上太小了,放大後我才看到了所有東西。”

加爾塞斯的照片在社交網路上引起了幾乎所有媒體和球迷的瘋狂轉發。“太讓人驚訝了,我在聊天軟體和社交網路上收到了很多評論。還有一張我很喜歡的照片,那是在哈維的告別賽上拍的,但毫無疑問,現在這張是我在球場上拍到過的最好照片。”這張梅西高舉拳頭慶祝的照片幾乎讓加爾塞斯一夜成名,“等人們搞清楚是我拍的,開始不停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打電話給我

,有墨西哥的、法國的、阿根廷的......他們甚至邀請我去世界盃。”加爾塞斯在社交網路上可以說是籍籍無名,拍下這張梅西照片後讓他名聲大噪。

巴薩市場部的資料顯示,在各個社交平臺上,這張照片得到了球迷的最高認可,無論是轉發、評論和點讚的數量都非常驚人,超過了其它所有照片。加爾塞斯說:“每個人都跟我說,這是給梅西拍過的最好的照片。甚至有人拿它和貝利在1958年和馬拉多納在阿茲臺克球場的照片相提並論。”

上圖為1958年世界盃奪冠後貝利依偎在門將吉爾馬·多斯桑託斯懷裡喜極而泣;下圖為1970年世界盃巴西奪冠後,貝利在阿茲臺克被眾人擡起繞場慶祝。

1986年世界盃馬拉多納在阿茲臺克留下了兩個經典瞬間:一個是1/4決賽對英格蘭的上帝之手;一個是決賽為阿根廷捧起金盃。

梅西作為當今世界第一球星,在資訊網路時代有關他的照片多如星塵,但

ADVERTISEMENT
真正給人留下難以磨滅印象的還是屈指可數(梅西陷入包圍以一敵眾的照片已經多得氾濫)2014年世界盃決賽,《成都商報》記者鮑泰良拍攝的梅西與大力神杯“合影”算是個中經典,該張名為《決賽》的照片獲得了第58屆荷賽世界新聞攝影獎體育類一等獎。《奧萊》報稱其為“最憂傷的圖片”,“捕捉到梅西與大力神杯擦肩而過時的沮喪和憂傷”。

還有一張是去年百年美洲盃決賽,梅西一人對抗智利隊7名球員,畫面上沒有任何一名阿根廷隊友(體壇+此前曾有報道:梅西對抗世界!美洲盃縮影和一張被誤解24年的照片),梅西也在輸掉那場決賽後宣佈退出國家隊(後又迴歸)。但這兩張照片捕捉的都是梅西挫敗和孤獨的一面,加爾塞斯這次終於在歷史書上為梅西定格了一個永恆的勝利瞬間。

鮑泰良的《決賽》使用長焦虛化,突出梅西凝望金盃的神情,這麼近,那麼遠。關鍵詞:決定性瞬間。克勞迪奧·羅德裡格斯只是業餘攝影愛好者,他的裝置比較簡陋,但在正確的時間和地點,他同樣抓住了“決定性瞬間”。

附:聖地亞哥·加爾塞斯攝影作品賞析

加爾塞斯的另一張得意之作,使用大光圈虛化,使背景的紙屑變成迷離夢幻的紅藍色光斑,哈維向球迷鼓掌告別的形象得到完美襯託。

這張同樣拍攝於哈維告別賽,航拍鏡頭拍下了巴塞羅那城全景和遠處蔚藍色的地中海,近景是被紅藍色點綴的諾坎普球場,看臺中間展開著哈維的巨幅Tifo,巴薩傳奇成了整座城市的焦點。

畫面遠處是巴塞羅那的地標聖家堂,這個跳水臺出過很多經典照片,1992年奧運會伏明霞也在這片長空留下過美麗倩影。

醫院產房,一位男看護手裡抱著一個剛誕下的嬰兒。

最後這張,是不是跟梅西那張有異曲同工之妙......


» 體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