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了演《戰長沙》退學 演《微微一笑》還是楊紫勸的

ADVERTISEMENT

牛駿峰

生日:1992 年12 月1 日

出生地:北京

星座:射手座

身高:180cm

院校:中國戲曲學院

代表作:

電視劇《戰長沙》

《微微一笑很傾城》《特工皇妃楚喬傳》

寫得一手好毛筆字,不管去哪兒都會揹著一本金剛經、一個紫砂壺和茶葉,足球、籃球、滑雪也樣樣都行。牛駿峰這個BOY 明明還是個鮮肉,卻偏好《戰長沙》、《搭錯車》這種“正劇”。粉絲問不做演員會做什麼,他倒是雲淡風輕:“可能也會跟這些有關,戲曲演員,或者導演,路邊貼膜的都有可能。”

1

【慫】踢球兩天就被開除

牛駿峰是地道的北京人,愛吃炸醬麵、愛喝茶,是國安的死忠粉。我們的採訪就從上週日國安對恆大的比賽扯開了閒篇。

“我小時候差點就去體校踢了足球,去了兩天,就讓人給開除了。”牛駿峰的舅舅當年跟郝海東、楊晨是好朋友,經常來家裡一起吃飯、打麻將。

ADVERTISEMENT

於是在牛駿峰四五歲時,大人們商量著讓這孩子也去練練體育吧。“當時在天壇那邊,叫崇文體校,我大概是學前班的時候,他們問我學點什麼,我看武術肯定不行,太苦了,那些小孩劈叉都嗷嗷哭,一看踢球挺好玩的,就選了踢球。人家問我想踢什麼位置,我一看全場那些人都在跑步,只有一個人站那不用動,我就選了守門。但是因為我膽小,球一來我就跑,去了兩天就讓我回家了,足球夢就算是破滅了。

長大之後,是拍完《旋風十一人》之後,才又重新迴歸球壇。”

2

【淘】打小兒就“蔫兒淘”

牛駿峰的舅舅應該算是他的貴人,因為後來被選中去拍戲,也是跟舅舅一起上街被星探發現的。“當時有個人過來說這小孩長得真漂亮,想上電視嗎?我心說:騙子!結果還是真的,也是一個意外。”

最初剛接觸拍戲的牛駿峰非常膽怯,連一句整話都說不利索。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杵窩子”,“小時候跟現在的性格完全不一樣,就是杵窩子。蔫,但是鬧!”牛駿峰記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他和表哥在姥姥家鬥嘴,“姥姥家的戶口本,第一頁戶主是我姥姥的名字,所以每次我倆一吵架,我表哥都是一個套路,說‘這屋裡有你名嗎?你有什麼資格說我?’然後我就特別霸氣地用銀黃色的熒光筆在窗簾後面的一整面牆上寫上了我的名字,當時還叫‘牛劍鋒’,寫了這麼三個大字,能寫多大就寫了多大,寫完還用窗簾蓋住,不能讓別人發現。因為他每次都是一個套路,所以我就等著他一會再問我‘這屋裡有你名字嗎?’我終於到一雪前恥的時刻了,我說‘閉嘴!’然後把窗簾一拉,指著上面的大字自豪地說:‘這就是我的名字!’”

3

【偏】因為拍戲愛上京劇

10 歲是牛駿峰關鍵的一年,他不但拍了人生的第一部戲《家有轎車》,還通過這部戲開啟了對京劇的濃厚興趣。“那部戲裡面有個李丁爺爺,他在現場老唱《四郎探母》,我就特別好奇,就去接觸和學習了一下,結果一學發現資質還不錯,效果也挺好,就一直學下去了。

學京劇其實是件挺苦的事,牛駿峰覺得能堅持下來還是因為喜歡,“練功肯定不喜歡,但是我喜歡在臺上唱,為了唱,其他那些不喜歡的我也就忍了。”

通過學京劇,牛駿峰開始對中國傳統文化更加感興趣,喝茶寫字,做事愛給自己立規矩,都是學京劇潛移默化的影響。“比如每年過年的時候,我給自己立的規矩就是大年三十一家人要一起吃飯、初一這樣、初二那樣,我把初四就是定的要去看我的老師(以前教他京劇的老師),除非老師有事情,我們再往後約時間。”

ADVERTISEMENT

4

【倔】為拍《戰長沙》退學

牛駿峰知道自己是個倔脾氣,學京劇時讓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一次被教導主任罰倒立,“倒立35分鐘,然後滿臉的血點,臉和嗓子全都充血,都說不出來話了,一個多月之後還有演出。眼淚滿地流,就是特別強,35分鐘一下沒下來。”

而他覺得自己做過最叛逆的事情就是從選擇了上戲曲學院,然後又從那裡退學。

“我是大學保送,免學費,也免文化課,所以我也沒有選擇別的學校,而且他們中間有些風氣我也不太喜歡。我是那種我有能力我就去做,我沒有能力,如果你讓我用什麼事情作為交換條件,那我接受不了,而且很討厭這種行為。當然我現在也認可這種現象的發生,想通了之後我覺得其實大家也都是在努力,隻不過是在不同的方向上努力。”

”大二時,牛駿峰覺得自己在學校也學不到太多東西了,恰逢這個時候他接到了《戰長沙》(上圖)這部戲的邀約,學校又不放他去拍戲,他最終決定那就退學吧,“如果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這麼選。”

5

【演】演偶像劇是楊紫勸的

牛駿峰拍完《家有轎車》後,就一直有各種戲找過來,“那時候都是家長給接工作,也不談錢什麼的,覺得有戲可以去鍛鍊鍛鍊就挺好的。”

小時候拍戲,牛駿峰一直也沒覺得自己在演戲上行或者不行,總之一直都沒斷了戲約。“成年以後的第一部戲是《你是我兄弟》,我演的少年馬學軍,鄧超的小時候,我三集戲小100場,劇本都翻爛了。那個是我覺得自己從小演員轉型成功的一部作品。那個時候我開始覺得自己是可以的。真正覺得自己可以做這一行是拍《夏天的拉花》,我演一個腦癱,體驗了好幾個月的生活,跟腦癱患者同吃同住,那個以後發現自己是有很大的潛能的。”

牛駿峰明明自己還是個鮮肉,卻不太習慣鮮肉市場,更偏好《戰長沙》、《搭錯車》這種正劇。後來工作人員勸他,好朋友楊紫也勸他,說我們改變不了市場就得適應,偶像劇火了,才會有人知道你,你也才能有更大的自主選擇權。在大家的勸說下,牛駿峰終於做出了新嘗試,於是就有了《微微一笑很傾城》裡面的於半珊。今年《特工皇妃楚喬傳》也將播出。

粉絲問答

ADVERTISEMENT

之前我們向粉絲徵集了問題,他都有回答噢~

新京報:現在每天抽空還會練京劇基本功嗎?京劇方面有沒有什麼計劃?

牛駿峰:會練習,我想的是在40歲之前,在長安大劇院辦一個屬於自己的戲曲場專場,這個是我的夢想,有夢想還是要完成的。近兩年先等等,等再穩定一點就可以踏踏實實去鑽研這一門藝術。

新京報:有沒有計劃自己拍一部電影或者電視劇?

牛駿峰:我在大學的時候寫了好多劇本,其實我高考的時候,我們學校導演系我也考了第一名,其實一直有一個想法就是去當導演,因為導演是可以把控全局和大方向。電影或者電視劇,肯定會有。

新京報:有且僅有一天絕對自由的時間,想做什麼?

牛駿峰:睡一個自然醒,中午家裡人一起吃飯聊天,下午把工作上的朋友和工作人員聚一起,晚上可以把“面面”們、粉絲聚一起聊聊,這一天可能會比較充實,因為我喜歡熱鬧。

新京報:如果不做演員,會做什麼?

牛駿峰:沒想過,可能也會跟這些有關,戲曲演員,或者導演,路邊貼膜都有可能。

新京報:為什麼隨身攜帶《金剛經》?

牛駿峰:有一次去廊坊拍戲,半夜我自己開車,不知道怎麼就開進了一個小樹林,周圍還是墳地,當時那個場面要多恐怖有多恐怖,我現在都不敢回想,幸好當時我包裡正好有一本金剛經,我覺得也正是因為這個對我影響很大,讓我還敢堅定的往前走,所以以後都有這麼一個習慣。

新京報:用三個詞形容自己和粉絲

牛駿峰:形容自己的,第一個是2,然後文藝,第三個是隨性。形容粉絲第一個有愛,第二個有眼光,第三個有思想。

新京報:覺得自己是理性的人還是感性的人?愛情和事業二選一會怎麼選?

牛駿峰:我覺得我是理性的。如果要是成就跟情感,我會選擇情感,如果是事業和愛情,我覺得男人還是要先有事業,才可以給另一半更好的愛情。

新京報:你家的小狗,為什麼叫“盧卡”?

牛駿峰:開始叫卡盧,是球隊的一個前鋒,很厲害!後來養了兩天發現它是女孩,卡盧這個名字太男人了,後來也不知道叫什麼,最後就顛倒過來叫覺得也挺好的。

新京報:遇到喜歡的女生會主動告白嗎?會第一時間告訴粉絲嗎?

牛駿峰:首先,要是兩個人在一起了,我會直接告訴大家,因為我覺得感情沒必要藏著。然後我遇到喜歡的女生還真不是主動型的,是暗戀型的,也因此錯過了一些喜歡的人。

» 參考訊息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