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怎麼寫:分享25個實用方法

ADVERTISEMENT

文丨JOE CHIANG 來源丨拍電影網

反派—有真實問題的人

反派也是人,真實的人。除非它們是: 性愛殺人機器娃、血滴洗衣機、大嘴龍、或是犀利斷頭臺。就算是這些,也要把他們當人看。有需求、有慾望、有動機的人! 有家庭、有朋友、有敵人的人! 他們是多面向的角色! 不是單面向,隻會卷鬍鬚的大壞蛋!

影響角色

角色,可以比做司機。劇情,可以比做車子。司機開車,角色開(駕馭) 劇情,劇情無法開 (駕馭) 角色。所以,反派不是讓劇情河流分歧的一顆石頭。他的存在,不是要影響劇情。他的存在,是要影響角色。主動的改變他們、煽動他們、操縱他們。反派是主角前行的最大阻力。阻力是重點。

反派阻擋主角。他們動機相沖,需求互槓。主角想解放奴隸,讓他們得到自由。反派想綁住奴隸,讓自己得到力量。主角想救人質,反派想殺人質。主角想吃個墨西哥捲餅,反派偷走所有墨西哥捲餅。不管直接或間接作對。反派是阻擋主角達成目標的人。

郭靖VS黃藥師

反派襯託主角,主角襯託反派。兩人個性相反。最典型的,英雄 vs 壞人。但故事深入點,會更好。比如,主角是胡鬧的酒鬼,反派是守規矩的模範生。主角是理性主義者,反派是大獨裁者。崇尚節義的郭靖 vs 漠視禮教的黃藥師,就好比實驗組與對照組。

衝突的阿凡達

反派是衝突的載體,他製造並體現衝突。反派依自己喜好調整劇情,給主角麻煩,讓風險升高。反派改變遊戲,讓關關難過。

反派認為自己是好人

ADVERTISEMENT

反派,在他自己故事中是英雄。事實上,你故事的主角,是反派的反派。有嚇到嗎?不管好人、壞蛋,都會把自己行為合理化。希特勒,大壞蛋? 他認為自己是人類的救世主。這不是說反派的動機要很神聖。"殺她為了救孤兒...." 不是這樣。是,反派會說服自己,自己的動機是神聖的。反派認為自己是對的。

反派為了使壞而使壞,就只是個卡通人物。眼鏡蛇指揮官那一類的。選秀媽媽、檢察官南西葛蕾絲、名嘴林伯,那一類的。換句話說,那些是無聊、不真實、站不住腳的角色。

反派要有讓人信服的動機。動機,就是說服自己用的。對吧? 種族岐視,不只是想看別人痛苦的行為。種族岐視,通常是更根深帝固的。常常上了一層合理化的霜。動機不一定是善良或健康的。但我們必須相信它。至少我們要相信反派相信他自己的動機。寫故事時就問自己: 反派晚上要怎樣才睡得著?

電影中,所有 "壞人" 都是" 反派"。但不是所有 "反派" 都是 "壞人" 。"壞人" 存在某些類型片中,像電鋸殺人魔、邪惡大法師、亂幹吸血鬼等。但,真實生活中,不一定有 "壞人。 生活中,反派是灰色的,而不是很鳥的二分法。舉個例子,《第一滴血》中,藍波是主角,警長是反派。但警長不是個 "壞人" ,他只是做錯了一些決定,但並不邪惡。

之前提到,直接阻擋主角的,尿他床的、喝他啤酒的、把他妹的。這種反派叫,頭號公敵。

誰是好的反派榜樣? 可以從流行文化中找靈感。殺人魔漢尼拔是好的反派榜樣嗎? 他是嗎? 黑武士、佛地魔、咕魯、小醜等,他們是嗎?

從生活體驗中找靈感

不要管流行文化了啦! 看看自己生活,找出屬於你自己的反派。這些人一定比電影中的角色更復雜、更讓人同情。我們青少年時,父母應該是我們的反派吧。但他們開始時一定不是,結束時也通常不是。再挖深一點。你有當過別人的反派嗎? 一定有吧。某一時期,你父母一定這樣看你。你可能當過一個老師的反派;一個老友的反派;一個兄弟姐妹的反派。把這些經驗帶入故事中,找出反派的複雜性。不見得要讓我們同情他,但我們一定要認同他。如果我們不瞭解他,就不會相信他。

用反派看世界的角度寫故事。這是一種寫作方式。鑽進那個壞蛋體內吧。把它的面板當衣服穿。把它的腦袋當頭盔戴。不蘇胡嗎? 可能,但這個步驟絕對必要。

我們也要座到反派旁邊,牽牽壞蛋的小手。觀眾不一定要鑽進壞蛋體內,但至少要花一些時間在反派身上才能瞭解他。讓觀眾看看反派獨處時是什麼樣的人,才知道他想要什麼,他為什麼做他做的。多讓觀眾陪陪他吧。

ADVERTISEMENT

太強=無聊

超強、不會輸、什麼都知道、永遠領先一步的反派很無聊。跟超強的主角一樣無聊,可能還更糟糕。這種反派一定要弱化。美國俚語,這是一場 "貓與老鼠的遊戲" (a game of cat and mouse) 他們不會說,這是一場 "耶穌拿雷射槍與老鼠的遊戲。有來有往、快被抓到、又被脫逃的戲才好看。

太弱=無聊

反派對主角來說,一定要是一大挑戰。軟趴、無能、智障的反派也行不通。如果反派跟主角一樣強,很好;如果反派比主角強,更好。觀眾喜歡擔心主角會打不過反派的感覺。不是因為反派超強、超神、超天才。而是因為反派強了那麼一點,多了點聰明、多了點力氣、多了點能力。反派太弱就沒有戲劇張力。不要這樣寫。

照規矩來

反派和主角都必須尊守世界的規則。這個世界有魔法,就有。沒有,就沒有。所有角色、劇情,都被你創造的世界所規範。反派可以扭曲事實、犯規越矩,但不能改寫規則。

哈哈哈,零零妻,你被我困住了,在一個底下有一群食人魚的遊泳池上,讓我告訴你我整個計劃,把你無聊到死,我會與你分享我的動機、我的弱點、也會告訴你我要用的必殺技,所以故事結束時,你就可以用這些來反咬我。廢話連篇的反派可以去死。不要再寫這種愛分享「說明性文字」的壞蛋了。

逼觀眾跟怪物心連心,讓他們害怕。你家故事的反派是個怪物:踢貓的、打嬰兒的、騎左線道慢慢來的、在販賣機找錢孔射精的。想辦法讓觀眾跟這個怪物建立聯絡。讓怪物做的某件事,或堅持某個理念,跟你一樣。或讓觀眾跟怪物的過去連結,幫觀眾瞭解為什麼他愛在公共電話上射精,為什麼愛用手刀砍小狗狗。不要小看同理心。跟主角連結,就能認同他的痛苦。跟反派連結,就算只是一秒,就能認同他的邪惡。

你可以有很多主角,像復仇者大聯盟,你也可以有很多反派。但要注意的是,每個角色的故事都要平均分配,如何分配,就是一門學問了。

人物弧光

ADVERTISEMENT

反派要有個 「個性變化」的「弧線」。反派不會開始在 A 點,結束時也在 A 點。如果反派結束時,是個想報復世界的瘋婆娘。那麼開始時,反派不會也是個想報復世界的瘋婆娘。她可能只是個愛哭的小女生。不要寫沒有變化、像個工具一樣、隻會替主角找麻煩、製造衝突的反派。

反派不用是人,可以是個想法 (種族岐視) ,也可以是個機構 。殭屍可以算這種反派,像颱風,或溫疫一樣。這種反派需要一個整體的個性,可能是「殺人不留活口」。或是一個代表他們整體意識的人物,一個給大家洗腦的狡猾業務角色。

「踢貓咪」橋段

編劇 Blake Snyder 在他書中有提到,要給主角一個「救貓咪」橋段,讓我們在故事前期就替主角加油。反派也需要這種橋段,相反的,是一個「踢貓咪」橋段。讓反派做一些觀眾不認同的壞事,我們要知道為什麼反派是反派,給我們一段認識他的戲。

讓反派贏

讓反派贏,不是結束時,是過程中。讓他把蝙蝠俠的背折傷 (break batman's back) 。讓他殺一些人質。或者他不必殺一些人質,但我們以為他要殺。讓我們感受那個過程,感受他對世界、對主角的威脅性。

最好瞭解一個反派虛造成功與否的方法是,觀眾有沒有:

(一) love to hate them 忍不住恨他們。

(二) hate to love them 不想去愛他們。

如果你的故事讓我愛你的反派,然後我覺得毛毛的,你贏了!如果你的故事讓我鄙視你的反派,然後我很享受鄙視他的過程,你也贏了!

免費關注 製片人內參

製片人內參

zhipianrenneican

» 製片人內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