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模板的朗佐·鮑爾,也許真是強於庫裡的狀元人選丨故事

ADVERTISEMENT
表情包 觀察 故事 訪談 熱評

朗佐·鮑爾的跳投動作是錯誤的,你完全可以這麼說。他的右臂沒有垂直於水平面,右前臂繞在他的臉旁邊,最奇怪的是,他把球放在頭的左側。

鮑爾知道自己是錯的,他的前任教練、奇諾山高中的史蒂夫·拜克會把球放在他投籃的右手上,還要確保他能快速出手,不浪費一點動能,在他不同尋常的動作下依然保持高效。

“有一次,他在訓練中連進了23個,”拜克說,“我對他‘還不錯喲。’”

是的,鮑爾很出色——UCLA的大一新生,不管是高中、大學或者未來的NBA,他在各個階段都會是全國最令人興奮的球員。但一個最優秀的大學球員,一個可能會成為NBA選秀狀元的球員,他的投籃動作怎麼能是錯的呢?

鮑爾今年19歲,他的家庭或者說他的父親,可能給我們的體育體系在如何培養孩子這件事上上了一課,當然他也可能只是僥倖而已。但事實很簡單:如果鮑爾在成長道路上被交給了其他教練,他可能已經被改變了。

他還是用錯誤的動作投籃,這讓那些不能看透這件事的人很苦惱:讓鮑爾去做那些被認為正確的事本身就是錯的。

但他的投籃還是太怪了,以至於鮑爾的父母和UCLA的教練必須得商量出一個對策。如果他不能在選秀前幾位被選中,損失的可是幾百萬美元。一支NBA東部球隊的管理層人員說:“他的動作看起來很可怕。”

所以鮑爾決定在去年夏天UCLA去澳大利亞打的幾場比賽中嘗試矯正他的動作,結果如何呢?

“我打得一點都不好,”鮑爾坐在UCLA的休息室裡說,“我就一直改我的投籃動作。”

他還原當時的場景,他把球放在頭的右側。“整個是反過來的,你從沒見過哪個人像我這樣投籃,球從身體的左側出去,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球的旋轉卻是對的。我可能就是想讓我的投籃更常規一點。”

等他回到美國的時候,鮑爾得出了一個與所有人一致的結論:“我要把投籃動作改回去。”

這就是蓋棺定論的結論:不要試圖修正他。UCLA主教練史蒂夫·阿爾福德對他說:“我不在乎你投籃動作好不好看,最好看的投籃就是能投進的。”

“他的投籃在平均水平之上,儘管他的動作看起來很糟糕。”一支NBA東部球隊的管理層人員說,“我能想象他去聖安東尼奧的場景,那裡有全世界最好的投籃教練,他們可能會試著改他的動作。但恐怕大多數人都會同意,就特麼不要管它了。”

鮑爾本賽季的投籃命中率為55.5%,三分球命中率42.4%,更讓人吃驚的是,兩分球命中率達到71.6%。他的動作的確是非常規的,但身為鮑爾兄弟的一員,他們的整個籃球生涯都在打破常規。

他到底是誰?

他與眾不同地融合了單打獨鬥和無私分享,花哨而嚴謹。而且目前為止,他在場外很少說話。但只要你和他,和他的家庭,在他的圈子裡呆上一段時間,你就會發現所有這些看似矛盾的點都是合理的,都能夠說得通。

鮑爾在UCLA的隊友TJ·利弗說:“他總是說個不停。”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很長。

“可能你們正在電梯裡呢,他就突然跳起舞來。”鮑爾的女朋友丹尼斯·加西亞說。

“在我的業餘時間,我會寫詩。”鮑爾說,“我喜歡饒舌音樂。當我在房間裡無所事事的時候,我就會把手機拿出來,把歌詞打出來。”

“不管想到什麼,我都樂在其中。嘻哈音樂,饒舌音樂,類似的音樂,我的生活中就這幾件事,籃球,學校,音樂。”

在千篇一律的大學體育環境中,朗佐·鮑爾是個異類。不只是他打球的方式,而是他本人的成長經歷。結果就是所到之處,包括UCLA鮑爾攬獲粉絲無數。高二那年,他的比賽就一票難求,並且有了電視轉播。

這不只與他是個好球員有關,還與他的打球方式有關。他是一個6尺6寸的控衛,能跑能投,還能送出背後傳球。他不僅被教導要時刻保持冷靜,還要看清楚場上的局勢。他的爸爸拉瓦爾,訓練他的三個兒子不停的奔跑,練半場投籃。拉瓦爾說雖然UCLA已經打得夠好了,但要是朗佐的隊友能像他剛接到球時那樣全力奔跑,他們一場能多得20分。

朗佐的二弟利安吉洛,人們叫他吉洛,他說:“他在隊友跑到位置前,就知道他們要到那。”事實上,在隊友跑到之前,朗佐就真的知道他們要到的位置。他會預判他們的趨勢,從他們的肢體語言上尋找蛛絲馬跡。

“我覺得可能是從小時候起,我就以很快的速率打球,”鮑爾說,“我父親的哲學是,你不能一直加速,但你總能慢下來。他教我們怎樣打得很快,這個習慣一直延續了下來。”

“所以我確實能在大多數時候預判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能知道我的隊友的跑位。比賽對我來說很容易。”

這都是鮑爾的父親的遠大目標,他說他組建籃球家庭的計劃起源於“我選擇妻子的那天”。“我身邊有好多漂亮的矮個子女孩,但蒂娜是我認識的最高的一個。”拉瓦爾說,“也是最漂亮的。”

“回答的不錯。”蒂娜在他們位於奇諾山家中的另一個屋子裡喊道。

你要明白的是,儘管父母言傳身教,拉瓦爾·鮑爾還是從頭的左側投籃的,他這個習慣既古怪又聰明。這取決於你怎麼看,不管你得出什麼結論(我猜是8成古怪2成聰明),但最終的結果是很和諧的。每一部分都相互激發,這也確實塑造了朗佐。

朗佐,吉洛,拉梅洛,從他們兩歲的時候,拉瓦爾就讓他們跳上他們家樓梯的第一級臺階。鮑爾說:“如果他們能站穩,沒有摔下來,就繼續往上跳一級。等他們都跳完了,就進入下一個階段。”

“朗佐是第一個連續跳完所有八級臺階,還能站穩的。那時候他4歲。”大多數父母都不會讓他們蹣跚學步的孩子跳臺階。事實上,大部分的父母都得在樓梯上放一個簡易圍欄,防止他們爬樓梯掉下來。

“是的,我們是有一個圍欄的,”拉瓦爾說,“我們讓他們跳過圍欄。”他大笑起來。

拉瓦爾對一切都有一套自己的理論,有關成功的規劃。不要問他怎麼教孩子們用馬桶,他可是一個以培養孩子進入NBA打球為己任的父親。

朗佐是大兒子,很有希望成為一個高順位新秀,吉洛是一個6尺5寸的得分後衛,他比朗佐晚一年,他已經承諾將加盟UCLA,他的下一站也將是NBA。梅洛是一個6尺3寸的控衛,他也承諾將在兩年後加盟UCLA。

“我覺得我是最優秀的,”朗佐說,“但你要問我弟弟……”事實是,吉洛認為朗佐只是為他們鋪平了道路。他先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把一切都提升到了最高的水準。吉洛認為朗佐為他樹立了一個好哥哥的榜樣,努力訓練,做正確的事。

鮑爾兄弟們在聖誕節都要訓練——這些孩子沒有夢想嗎?他們真的想成為籃球運動員嗎?

朗佐說:“不是我父親讓我做這些,我自己就想做,我的夢想就是打NBA。我父母把訓練弄得很有意思,他不會說你們去山上跑吧,他會把這件事弄得像奧運會一樣,他會說,如果我先到山頂,我今天就能第一個吃飯。這會讓訓練變得有意思,富有競爭性。這會讓你鬥誌昂揚,而不是想著‘哎,今天又要去訓練了’,我們樂在其中。”

拉瓦爾談到這個賽季UCLA的前景時說:“UCLA會贏得全國冠軍。”上個賽季,UCLA戰績不佳,但現在,他們有朗佐了。

朗佐說:“我爸爸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別人會跑過來問我,‘你覺不覺得有點尷尬,你爸爸說你們今年會奪冠’。不,我不尷尬,我知道他的行事風格,我隻會上場打球,讓他做自己好了。”

籃球不是一個工廠,它是一個家庭,是鮑爾一家的遊戲,這是鮑爾一家的批評者們沒有明白的。鮑爾一家沒有把他們的孩子送到籃球學校去,就是擔心他們會改變孩子們打球的方式。所以他們去了當地的高中,他們能夠在拉瓦爾的注視下訓練打球。

如今,被廣為接受的方式是把孩子送到體系中去,每一個孩子被教導用相同的方式運球,用相同的方式搶籃板。如果朗佐被送到了這個體系中去,他就不會擁有今天的地位。更重要的是,他就不會是今天的他。他們會把他身上屬於鮑爾一家的那些特質抹掉。

朗佐縱觀全場的能力和傳球是他吸引隊友的原因,他已經為球隊成功轉型。“他們今年的陣容和去年相比幾乎沒有變化,除了TJ·利弗,他們去年是一支15勝17負的球隊,打得很掙扎,但他們現在卻很成功,”拜克說,“朗佐很可能會改變籃球這項運動,把它改變成它該有的樣子。”

如今UCLA是全國冠軍的有力競爭者,主教練史蒂夫·阿爾弗德說:“我們今年場場爆滿,這樣的情況很久沒發生了,我覺得全國應該沒有一名球員不想和朗佐·鮑爾打球,享受和他打球的快樂。”

UCLA的後衛伊薩克·漢密爾頓說他知道無論自己出現在場上的任何位置,鮑爾都能發現他。利弗說他比電視上看起來快多了,鮑爾說他隻想讓球迷開心。

很多人把他比作賈森·基德,儘管拉瓦爾認為那只是因為朗佐是個傳球很好的淺膚色黑人球員。鮑爾兄弟的打球方式則被拿來與金州勇士做比較,但拉瓦爾說金州勇士沒他們那麼快。

一支東部球隊的高層說:“他有潛力成為一名變革性的球員,他是一個傳球第一的傢夥,和他一起打球真的很愉悅,很美好。”

那投籃怎麼辦呢?

是不夠完美了,但那只是表面,而深藏其中的東西要好得多。一如朗佐·鮑爾本人。

馬克爾·富爾茨

人/物/故/事

布蘭登·羅伊

人/物/故/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