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應該怎麼活?這個憂鬱症球員給出了答案

ADVERTISEMENT

距離拉裡-桑德斯宣佈復出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這個被籃球耽誤了的藝術家終於等來了他的機會。據著名NBA記者薩姆-阿米克報道,桑德斯已經接近與克裡夫蘭騎士隊達成協議。

桑德斯的到來將會很好的彌補博古特賽季報銷所留下的空缺,騎士隊也的確需要桑德斯這樣一名出色的護框手來幫助球隊。當然,這一切的前提就是桑德斯身上依然還有三年前的些許攻防水準。

桑德斯擁有2米11的身高、2米31的超長臂展,他籃球天賦爆棚的身體下有著一顆與眾不同的內心。他愛音樂,愛滑板,愛繪畫,愛寫詩,愛一切能給予他心靈給養的事物。

時間閃回到2014年聖誕節前,雄鹿隊在布拉德利中心輸給了夏洛特黃蜂,桑德斯在比賽中表現得有些掙扎,6投1中得到5分8籃板。

那一場比賽過後,雄鹿隊將桑德斯放入了非啟用球員名單。在雄鹿隊給出的桑德斯缺席原因一欄,赫然寫著“個人原因”。之後,桑德斯連續缺席了7場比賽,關於他將離開籃球這項運動的傳言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兩個月後,桑德斯在雄鹿隊的買斷協議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為此,桑德斯損失了大約2750萬美金的薪水。

當時的桑德斯雖然技術粗糙,但依然是聯盟中最好的籃下護框者和終結者之一。從新秀賽季的籍籍無名,到砍下10分12籃板10封蓋的三雙、單場17分20籃板,桑德斯幾乎就是如今熱火隊哈桑-懷特塞德的翻版。

隔扣加內特:

大帽科比:

跟進空接暴扣:

後場持球快攻一條龍暴扣:

在達成買斷協議之前,桑德斯一副未來雄鹿隊建隊核心的姿態。輔以賈巴裡-帕克、米德爾頓、字母哥等一眾英才,當時的雄鹿隊已經成了東部最具潛力的球隊。

桑德斯符合這支球隊的氣質,他為雄鹿隊注入了久違的競爭性。年輕的字母哥揚尼斯-阿德託昆博對桑德斯俯首帖耳,桑德斯耳語一句,字母哥便會上前與對手挑釁。

ADVERTISEMENT

桑德斯宣佈離開賽場後,人們將他釘在了懶惰、無腦的恥辱柱上,而關於他離開的原因也是眾說紛紜。

桑德斯自己是這麼解釋的:“對我而言,人們一直在為賺錢而活是一件很瘋狂的事情,我知道錢是很重要的,我十分感激能夠在NBA有打球的機會,但這對我並沒有幫助,錢並不是我所追逐的東西,錢也不是我用來定義成功的東西,幸福並不在金子做的大門後面。”

另外,桑德斯還表示他喜歡籃球,但如果因為籃球而耗費了他的整個人生,這並不值得。因此,他選擇了離開。

“我和家人以及摯友們都有過討論,我明白了一件最明顯的事情,那就是我想要快樂。”桑德斯說道,“作為一個缺少人生經驗的人,我隻度過了人生中短短的兩個10年,我依然在努力去尋找幸福的本質。”

桑德斯是一個性格略顯古怪的人,但他身上總是透著睿智的氣息。他自幼如許多孩子一般對未來充滿了幻想,很早就開始愛上了藝術。

在佛羅裡達州南部長大的他對藝術充滿了感激,他將藝術比作是自己人生的柺杖,從未離他遠去。另外,桑德斯還曾經夢想成為一名海洋學家。

這個長著巨人軀體的藝術家在他高中那年遇到了他人生中的一個小插曲——籃球。當桑德斯轉學到聖路易港高中時,他超乎常人的天賦就被校隊教練羅德裡格斯一眼相中。在那之前,桑德斯幾乎沒有接觸過籃球。

儘管缺少籃球天賦,但桑德斯依然用他超強的身體天賦影響著這支球隊,排球式蓋帽、晴天霹靂般的暴扣,桑德斯將球場變成了他一個人的秀場。

最終,桑德斯率領校隊殺入了全美半決賽,最終遺憾折戟。那一年,他交出了場均18.9分13籃板的驚豔資料。

結束高中生涯後,桑德斯收到了來自各個籃球名校的邀請,但他最終選擇了弗吉尼聯邦大學(VCU)。

而桑德斯選擇弗吉尼亞聯邦大學的原因也很有趣,他解釋道:“我去了VCU,因為當時他舉辦了國家的第16個藝術節,而我的時間很緊,不能參加。”

ADVERTISEMENT

桑德斯將注意力更多的放在了球場之上,在佛州大,他成為了一名移動能力出色的大個子。憑藉防守端出色的表現,他兩度當選CAA年度最佳防守球員獎項。

在佛州大徵戰了三個賽季之後,桑德斯選擇了參加NBA選秀。密爾沃基雄鹿隊在首輪的第15順位將其摘下。

五年後,這個被籃球耽誤了的藝術家選擇了離開籃球。離開賽場後他公佈了一段視訊,視訊中他說道:“我是拉裡-桑德斯,一個人,一個父親,一個藝術家,一個詩人,一個畫家,一個音樂家,有時候,我會打打籃球。”

關於桑德斯的離開實際上還有另一個層面上的原因,桑德斯曾經透露自己接受了有關抑鬱症和焦慮方面的治療,他還稱曾用吸食毒品的方式為自己緩解壓力,“我實際上進了羅傑斯紀念醫院,這是一個焦慮、抑鬱和心情障礙的地方,它教會了我很多關於什麼事情是重要的,在哪裡將要投入我的時間和精力。”

畫家?音樂家?詩人?又或是一個球員?拉裡-桑德斯身上並不只有其中的一個標籤,他希望生活中有更多的可能,而不是一味的重複其中某一個角色或者身份。

“我喜歡籃球,如果我得到一個點,我覺得我有能力再打籃球我會的回來的。 我不得不作出艱難的決定,按照我的直覺,用時間和空間來探尋生活中真正的目標。”

這是桑德斯在兩年前說的一番話,很顯然,桑德斯已經找到了這個點,期待這位與眾不同的球員能夠在賽場上有出色的發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