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應該是內地演員中少有的性格演技派了

ADVERTISEMENT

實際上,早就想好好說說他了!

因為在當代的內地男演員裡,他一直是我很欣賞的一位。

雖然主演的作品沒那麼多,但是他的角色卻基本都能拿出來講講。算起來,也算內地演員中稍有的性格演技派,而且,很多角色都能留給人深刻的印象。

他,就是廖凡。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廖凡的位置頗有些尷尬。雖然,他確實有一批忠實影迷。但更多人對他的印象還是,“噢噢噢我知道他”,要說他演過什麼經典角色而描述給人聽,經常一時說不上,甚至你可能認得他的臉,卻叫不出他的名。

已經出道20年的廖凡,跟現在很多一夜之間爆紅的小生小花比,他的演員之路實在太多艱辛。當然,這不妨礙他的很多角色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

比如《將愛情進行到底》裡面的雨森

這部曾經的國內愛情劇範本,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除了其中那幾首至今都難忘的歌,我印象最深的,其實就是廖凡那個角色,他在雨中車禍那一場戲。也不知為什麼,至今難忘,而從那時候開始,我就開始記住了他的名字。

ADVERTISEMENT

之後,也陸陸續續在很多電視劇中看到他的名字。

《像霧像雨又像風》裡面的吳伯平

《別了,溫哥華》中的司馬波

可能還是受限於形象吧,他並不算大眾標準中的帥哥。所以,即便表演再好,也只能甘當綠葉。一次又一次的綠葉。小得不能小的綠葉,或許看過這些電視劇的都沒想到當年的這個角色竟然是他。但是他厲害的地方在於,能做到每個角色都詮釋得不一樣。

那時的廖凡說自己對於表演的是“熱情”。就是這一份“熱情”,讓他能夠有慾望挖掘每一個小角色的性格,他的內心,他的慾望,他的出發點。

看了一篇十多年前的報道,裡面關於廖凡對吳伯平的飾演是這樣說的。

“為了飾演吳伯平,廖凡對其語言和動作做了反覆的演練,因此片中不多但句句精到的臺詞被表現得淋漓盡致。”

而後,憑藉著對一個個小人物的描摹,廖凡漸漸有了些知名度。

但是仍在各種劇中以男三四五六的身份出現。

只有少數的冷門劇才會選擇他做主角。

即便在之後參與了一些名導的電影,確仍然還是配角。

但是,他總是能用這些配角給大家留下印象。

無論是《讓子彈飛》中的老三

英氣十足的糙漢子

還是《非誠勿擾2》中的風情萬種。

實際上,你會發現,他的角色其實可以很多變,挑戰不同的風格。

雖然,因為他的外形因素,更多人還是會把他定位在“壞”、“痞”、“硬”。

然而即便如此,他牛逼就牛逼在,能夠把每一個相似的角色定位,演出不一樣的人。

這才是演員啊!

來感受一波“壞人”演技。

《海上孟府》中的大反派榔頭。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中的無恥皮條客王耀。

《白日焰火》中的警察張自力。

廖凡是一個對待表演很有想法且及其自律的人。曾有記者問過他演爛片的想法。

他說

再爛的片子裡也有好演員,把它演得不爛不就好了嗎?

ADVERTISEMENT

業務能力max。

《白日焰火》把他推上了柏林國際電影節的首位華人男星影帝,很多人都認為這不是偶然,畢竟他真的在前面辛苦埋頭鋪了太長的路了。

現在很多人提到廖凡這個名字,都會聯絡上“影帝”這個稱號了。

然而翻了一遍他自初至今的作品,你敢相信真正他男一主演的作品加起來不過三四部??

最有名的兩部一個是2014年的《白日焰火》

在那其中的表演,當時也是讓所有人眼前一亮。

當時,最大的感覺就是鬆弛,尤其後面那場亂舞,也是影片的點睛之筆

而他另一部主演的電影,則是2015年上映的《師父》

在這部電影裡,他除了慣有的狠勁,還有其瀟灑的一面。尤其長凳對決那場,也把高手的那種安然與自如演繹得非常精緻。當時在華語傳媒電影大獎,也推薦他提名了影帝。

在《師父》之後,廖凡又有了短暫的沉寂,然後,就迎來了一部犯罪片《心理罪》

作為雙男主之一,他也要再一次飾演一名警察。這個“再”是相對於他在《白日焰火》中張自力的出演。

只是從人設和形象上來看,這兩個警察可以說是千差萬別。

當年的《白日焰火》是很生活化,有些鄉土感的,甚至帶著些陰鬱。

而這回的《心理罪》

從劇照中也能看出,他會更滄桑,也更成熟,卻也多了些堅定與老道,因為他是刑警隊長,有點李易峰角色的引路人的感覺。

看過廖凡之前作品的,包括上面所舉例的那些小配角,都能看出來,每一個角色都是非常立體化的。他幾乎沒有飾演過一個扁平化的人物,這裡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廖凡很懂如何去理解自己要飾演的人。因為但凡是一個人,就不可能只有一面,所以如果你所飾演的是一個真正的“人”的時候,立體化的一面自然就出來了。

還是用《像霧像雨又像風》中的吳伯平舉例。

廖凡在談論這個大眾普遍認為的反派角色時的理解是這樣的:

“吳伯平的一切做法都是合情合理的,他的家庭背景使他迫切想得到失去的,為此他不擇手段,不惜犧牲他愛的女人,但是越急迫卻越不能得手,最後他選擇毀滅自己不能得到的東西。”

而這次對於《心理罪》中的警察他的第一句話就是。

邰偉是一個,內心有創傷的警察。”

很簡單的一句話,但是這份創傷能夠理解透,利用好,對於一個人物來說,他的整個狀態都會完全不同。遇到每一件的每一個反應都可能跟這個內心的潛在創傷建立聯絡。這就很有意思了。這也是演員如何迅速樹立角色形象的快捷方法。

很多時候,其實編劇在建立角色的時候為了多面化,都會多多少少地加上一些對人物會造成影響的前史。但是一個演員能不能理解透並且完整地將這個人表現出來,才是關鍵。

所以很多時候好演員的厲害之處在於,你看他的一張劇照,這個人物立在那裡就是一個飽滿的狀態。

《心理罪》截圖

回來看看他在《白日焰火》中是怎麼樣豐富角色的。

在《白日焰火》中的警察張自力。他是一個好警察嗎?是。他一直在努力破案,不惜身陷險境。他是一個好人嗎?也是。他重情義,對吳誌貞的關心也不假。

然而在他供出吳誌貞成功破案之後,酒桌上的逢迎是他的另一面。

在歌廳中那場五味雜陳的舞蹈是他的另一面。

對於這些,廖凡是這樣說的

“這個人物在那裡找到了發洩的出口。”獨舞之後,警官把自己喜歡的女人送入大牢,在大白天為她燃起了焰火。有觀眾看到那裡,評論道“警官抓住了犯人,得意地燃起了焰火”,廖凡啼笑皆非。“這還得意嗎?這有什麼可得意的呢。其實一連串的事情對他來說都是沒有任何的得意吧?他的痛苦也並不是在於他多喜歡這個女人,而是,事情過後,舞跳完了,似乎他回到了一個正常的世界中,但實際上他又缺失了一些東西,好像還不如以前,但生活還要繼續。”

這是一個人物的豐滿性,這也是一個演員應該對自己角色的認識。

導演說廖凡在開機前三個月都在研讀劇本,會詮釋出怎麼樣新的人物可以拭目以待。

在《心理罪》的片段中,從同組演員到導演,很多人都提到了廖凡的“敬業”。

於是去翻了一下他以往的拍攝資料。

無一例外地敬業。

這次《心理罪》中他也是吃足了苦。

更有人稱“泥漿級演技”,也就是這了。

還得打得稍微狠點

一代自虐狂。

也許,從外形條件,他遠不如很多偶像明星或是小鮮肉那麼佔優。

但是,作為一名演員,他有讓自己獲得尊重的最佳方法。

就是,尊重表演,揣摩表演,認真表演。

做個好演員。

這大概也是我對這部電影感興趣的原因吧。


» 介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