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為什麼成功,隻因“懷舊”這張王牌打的好?

ADVERTISEMENT

文|樑湘梓

從首期“成家班”的全員集結,到最近的鐵齒銅牙“鐵三角”的再聚首,《王牌對王牌2》若能將這張“懷舊牌”打到極致,或許算得上真正找到了室內綜藝的全新玩法。

2016年,浙江衛視研發的室內競技綜藝節目《王牌對王牌》將熱門影視IP搬上舞臺,在獲得首播破2收視率的同時,卻也引來一些質疑:玩的還是室內綜藝的老套路、模式不新、“通告”綜藝可看性並不強、遊戲還“借鑑”了其他同類棚內綜藝……

時隔一年之後,1月20日《王牌對王牌2》再度歸來。在保持高收視率的同時,似乎這一季節目也贏得了更多觀眾的認可,口碑較上一季有了不少提升。

《王牌對王牌2》情感屬性

同樣有重磅嘉賓,同樣緊張激烈的遊戲環節,同樣依託於影視IP,《王牌對王牌2》的進步體現在何處?筆者認為,關鍵是節目抓到了“懷舊”這一核心,在這一核心理念之下,節目也就融會貫通了。

1

《王牌對王牌2》建構的“集體記憶”

更像文化儀式建構中的新邏輯和新訴求

說到電視綜藝玩“懷舊”,前有深圳衛視的《年代秀》,還有央視的《回聲嘹亮》、安徽衛視的《黃金年代》、山東衛視的《歌聲傳奇》等等,但是《王牌對王牌2》卻是為數不多的主打“懷舊IP”的棚內綜藝。

相較於第一季主打單個熱門IP,第二季每一期均設定了突出的主題,例如謝霆鋒的美食主題、劉曉慶蔡少芬等的宮鬥主題、成龍和楊冪的武俠主題、新老喜劇人致敬春晚等等,並且每個遊戲環節也緊扣當期主題,而當這些概念融合在一起,則構成了一場“懷舊”大戲。

ADVERTISEMENT

法國心理學家莫裡斯·哈布瓦赫在其著作《論集體記憶》裡曾提到:“個體只能在社會中才能獲得記憶,才能進行回憶、識別和對記憶進行定位,而這種喚起、建構和定位記憶的文化框架即是所謂的集體記憶或記憶的社會框架。”

為何電視媒體熱衷於“懷舊牌”?就是因為它能將本屬於私人空間的對過往記憶的迴歸和感悟,轉變為公共情感空間的對集體記憶的緬懷與反思,從而形成一種儀式化的電視狂歡。

如果將《王牌對王牌2》看做是一場集體記憶的電視綜藝實踐,可以發現在“懷舊”這一總體理唸的統領之下,節目通過對於表演的熱衷和對故事化敘事的推崇,試圖營造一種“慶典”的氛圍,在娛樂之外也有內涵,這無疑是這季節目最大的長進。

第三期節目中,“妹妹門前一條彎彎的河……”當《過河》的前奏響起,王源和潘長江全新組合唱起了這首經典之歌;而郭麒麟則以京劇的方式演繹“跟著我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

第四期節目,Twins和筷子兄弟混搭了《見習愛神》和《小蘋果》兩首經典歌曲,沙溢、王源更是共同進行了“謝霆鋒模仿秀”;

第七期節目,陳赫為代表的年輕演員對陣張國立、張鐵林、王剛等老戲骨,讓老一輩與新生代偶像同臺競技,相互交流各自時代的故事與情感,並重現當年《鐵齒銅牙紀曉嵐》的經典片段,俏皮中顯露著情懷;

所謂歲月雖然催人老,但是卻無法磨滅人們對於經典的記憶。《王牌對王牌2》或用搬演或用重新演繹的方式,賦予了這些經典新的生命。而在這個過程中,其程式化的節目形態、標準化的規則設計和周播化後形成的觀眾“約會意識” ,也讓其成為慶典儀式的一個重要的解釋邏輯。

當張柏芝在《王牌對王牌2》上再演《喜劇之王》,當一首首經典老歌在這裡再次被唱響,也在很大程度上調動了觀眾的心理參與感。不同時代的經典IP,對應著不同時代的觀眾群體,因此,從這一層面上說,《王牌對王牌2》的受眾覆蓋面也變得更廣了。

2

ADVERTISEMENT

《王牌對王牌2》的記憶再現

是對影像、場景、人物和音樂的時代遴選

影像作為電視媒介獨特的表達方式,成為表達集體記憶的不可或缺的載體。比如,在第六期節目中,當張柏芝再演《喜劇之王》片段時,熒屏也將曾經的經典的喜劇電影片段播放了出來,《卓別林》《大話西遊》等等,當這些經典再現時,也勾勒起人們對曾經的回憶。

此外,對於棚內綜藝而言,“空間”是其短板與侷限,因此,節目需要打造多維度的情感場景與綜藝場景結合,與當期主題相符的同時,也是在打破觀眾的審美疲勞,製造記憶點。驚喜的是,《王牌對王牌2》在場景打造上做出了努力,根據不同的主題,設計不同的場景,武俠的、後宮的、春晚的,體現著其在“空間設計”上的用心。

當然,除了這些,媒介記憶的再現總是離不開人物的參演,嘉賓特別是具有時代代表性的人物成為表達集體記憶的重要載體。《王牌對王牌2》採用的方式,通常是經典+新生代的組合,也就是每期節目圍繞主題,總會出現經典式的人物。

比如成龍、蔡明、郭達、潘長江、謝霆鋒、劉曉慶、張國立、王剛、張鐵林、陳建斌等等,他們屬於“自帶記憶”的那一類;而另一類則是新生代演員群體,通過重塑經典的方式,完成著對於記憶的再現。例如宋茜重塑的“包租婆”、賈乃亮模仿的“毛阿敏”、王源模仿的經典舞步,根據不同的主題,進行新生代演員的人設,在增強節目整體感的同時,節目完成了對於記憶的重組。

ADVERTISEMENT

最後,是用音樂喚起觀眾的記憶,這也是《王牌對王牌2》選擇的緬懷過去、致敬經典和感悟當下的幽徑。畢竟歌聲記載著歷史,也鮮活著歷史的記憶。作為重要的時代能指,流行經典,在《王牌對王牌2》中更多的是影視經典歌曲,將時代的情懷娓娓道來。

除了此前提到的由嘉賓表演的經典歌曲外,節目組在配樂、音效的運用上很是用心。《還珠格格》中的“你是風兒我是沙”,陳建斌說話時《甄嬛傳》中的背景音樂,成龍《警察故事》中的片尾曲《英雄故事》,還有“說的都是理,唱的都是曲……”的《鐵齒銅牙紀曉嵐》片尾曲等等,這些經典影視歌曲都呼喚和引發著觀眾的懷舊情愫,激發著其心理參與下的共鳴。

3

除了打好“懷舊牌”

節目仍有一些地方需要改進

“懷舊”的盛行,總是伴隨著消費的存在,由此我們便不難發現,《王牌對王牌2》中的一些“經典”也有著其再現的目的,例如《鐵齒銅牙紀曉嵐》要拍第五部了,成龍也主要是來宣傳電影的。這些其實無可厚非,畢竟“情懷”不能當飯吃,背後其實藏著商業企圖。

那麼,在現有的邏輯框架下,《王牌對王牌2》還需要在哪些方面努力呢?

第一,就是明星資源浪費的問題。《王牌對王牌2》每期來的明星嘉賓均有10人左右,但是並不是每一位明星都得到了足夠的關注,尤其是在第二期蔡依林的片段被大幅刪減,引起了其粉絲的不滿;還有白冰、林更新、馬蘇等,都沒有在當期節目得到相應的表現,無疑是一大尷尬。

或許呈現背後有不得已而為之的苦衷,可是如何充分用好明星資源,不能不認真思量。

第二,是遊戲設計上還是需要創新。雖然這一季的遊戲,已經貼合了當期的主題,比如美食主題,玩的遊戲也是要說出許多的調料、食材等等,後宮主題也在遊戲中增添了皇上、妃子等元素,但是這些遊戲本質並沒有變,還是我們熟悉的“花園果園動物園”“快樂傳真”等等。

結語

總的來說,《王牌對王牌2》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抓住“懷舊”元素,試圖重現當時的記憶,更是建構著觀眾對於節目本身的記憶;在情感上有所昇華,“老經典IP”的重組,新老團體的對抗,在“俘虜”多年齡層受眾的同時,也在競技中實現感情的共鳴,這種以情動人的方式是值得肯定的。

但是,一檔室內綜藝想要長久下去,除了強大明星資源,“遊戲”的開發可能最為重要,這是《王牌對王牌2》需要努力探索之處。而“情懷牌”能否打到極致?“老經典IP”也總有用完的一天,那時節目又該如何走下去?

路漫漫其修遠兮,還是希望《王牌對王牌》能夠長久的走下去,畢竟這是一檔優秀的“閤家歡”式的棚內綜藝!

» 介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