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掉毒舌和變性,金星憑什麼登上國際頂級雜誌?

ADVERTISEMENT

提到金星,大家總願意給她貼上“毒舌”“變性”這種帶有鮮明個人色彩的標簽,而忽略了她傳奇人生的時代意義。她在事業高峰期時不想繼續做男人,這樣的觀念其實是與傳統的儒學思想相悖的,對當今的男權主導的社會來說具有進步意義。她更像一個敢於做自己的前衛藝術家,這樣特別身份的人往往無法成為當下社會的主流形象,然而金星今天已經成為了國民度最高的脫口秀訪談主持人之一,她的節目有上億的觀眾,更令人驚訝的是,金星的粉絲大部分都是被普遍 認作保守代表的年齡偏大的群體。

ADVERTISEMENT

中國變性“奧普拉”的傳奇人生

作為如此矛盾,又事業成功的個體,金星電影般精彩的人生引起了西方媒體的注意。不久前,金星登上了著名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被譽為中國的變性“奧普拉”(美國最著名的脫口秀主持人)。這本高端國際雜誌一向以深刻的政治經濟評論著稱,很少報道一個中國的娛樂人物。多年前,《紐約時報》也稱金星為“一位中國的天才”。顯然,外媒捕捉到了她身上最獨特的點,從她的童年開始,她的故事便反映了中國社會的巨大變遷。

ADVERTISEMENT

1967年出生的金星,9歲時開始學習舞蹈和軍事技能,訓練過程中吃了多少苦難以計量。1995年,接受變性手術後,左腿曾暫時性癱瘓,而後高強度的恢複訓練讓她一年後才得以重啟舞蹈生涯。

種種不幸和不懈的抗爭,為她贏得了很多老一輩觀眾的喜愛。有可能是因為他們中的很多人也經曆過經濟困難的時期,一度承受過類似的苦難。

金星已經49歲了,她起初的電視人身份是國內著名的節目評委,在《舞林大會》等舞蹈比賽真人秀中,犀利的評語讓人印象深刻。在專業評論環節金星從來都愛憎分明,一針見血,然而在打分環節時卻總給選手留有餘地。此外,金星主持的脫口秀《金星秀》很快成為談話類綜藝節目的頭部內容,蘊藏實力可見一斑。更不用說她獲得過國際獎項的舞蹈表演和深厚的舞蹈功底。

熱愛傳統與自由,中西文化矛盾又統一的融合體

金星是一個有著濃烈愛國主義情節的中國人,同時也是一個走過千山萬水的環球旅行家,世界主義者,嫁了個德國商人,今年一月份作為全球精英參加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她的同胞中很多人都認同這期間的糾結,去年中國有超過一億人次出國旅行,比任何其他國家都要多。

ADVERTISEMENT

優秀的藝術家總有著最自由的靈魂。金星曾在回憶錄中寫下自己對在巴黎時放飛自我的忘情狀態的享受,對可口可樂和自由的憧憬。她覺得自己像數次進入了全新的世界,男兒身的女人,身處異國的朝鮮族中國人。

1992年,金星受聘於比利時皇家舞蹈學院擔任教授,在比利時創建白風現代舞團,並舉辦兩次個人作品晚會。在布魯塞爾的街頭,各種廣告牌上的漢字令她憂心忡忡。當她看到一個在市場上販賣的明朝花瓶時,她為輕視祖先遺產的旅居華人感到羞恥。

金星曾在回憶錄中寫道,她認為能作為榜樣的曆史人物之一是賽金花,據民間傳說,賽曾在八國聯軍侵華時期做過德國皇家使節的情婦,利用過自己的語言知識與鎮壓義和團的德國軍隊周旋,幫助過清王朝。有著愛國情懷的金星對賽金花勇敢反抗自身悲慘命運的行為讚賞有嘉。

既前衛又保守,再豐富再多元,愛國愛家的底線不變

也正是由於金星豐富的經曆,她可以自由汲取中西方文化中她想要的部分,達到矛盾統一的融合。金星直白、不說廢話的主持風格,也正與傳統女性順從的刻板印象相反。但是她作為女性的人生的意義,又並不是簡單的反叛傳統。相反,她的骨子里又有很保守傳統的家庭觀念。結婚,領養三個孩子,她創造了自己眼中的“一個真正的中式家庭”。事實上她的很多價值觀可能被認為很過時。在她最近主持的一個相親類型的節目中,她也倡導年輕人去相信,很多傳統不應該被完全拋棄。

誠然,跨越世俗偏見和社會階層的愛情是值得歌頌的,那些最美最轟轟烈烈的愛情戲劇大多都是悲劇收尾。何況在目前國內的大環境下,婚姻可能不只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更多的是兩個家庭之間的牽絆。畢竟不受父母祝福的愛情很難得到平淡的幸福。做社會的進步先鋒很有意義,可是其中的個人代價可能只有金星這種親身經曆過的人懂。

中國有很多在西方比國內更出名的文化人物,金星也可以成為其中一個,但她選擇了回國。當時國內的變性手術技術並不成熟,手術有一定的風險。但是金星說“我在中國出生,我必須選擇在中國重生為女人。”

部分內容編譯自《經濟學人》

作者:川川

引爆泛娛樂,發現新價值

更多請關注公號暴娛 baoyu_18

原創文章轉載請聯系授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