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兩年,連續吸金數億,快看漫畫到底是如何打破次元壁的?

ADVERTISEMENT

去年5月,快看漫畫創始人陳安妮在浙江衛視創投真人秀《天生我有才》節目上宣稱:“3000萬美金出讓20%股份”,“快看漫畫”估值已經高達9億人民幣?當時,投資導師團對其夢想和漫畫內容還存在著各種質疑。如今,快看漫畫的用戶數已經從當時不足1000萬飆增至7000萬,月活達到2010萬,長期占領各大漫畫產品排行榜榜首,業界嘩然。近日業內資深人士爆料,創業僅兩年多的快看漫畫C輪數億元的融資已經完成,“快看”再一次受到了業內外廣泛關注。

快看漫畫如何在短短兩年的時間里迅速崛起,並成為漫畫平台領域的後期之秀,漫域網產業記者深入快看望京SOHO總部進行深度探訪。

(快看漫畫的曆次融資)

“異軍突起”的快看漫畫?

1、蟄伏:從2012年,@偉大的安妮 第一次在微博發表漫畫開始,安妮與其他主流漫畫家,各自在社交平台上發布作品,積累人氣。2014年,廣東潮汕女孩陳安妮來到北京創業,成立了快看世界,此時,她最重要的資產就是微博的700多萬粉絲。

——這個時期條漫快速崛起,微博條漫漫畫家群體嶄露頭角。

2、啟動:快看漫畫2014年9月成立,同年12月13日,陳安妮發表了一篇漫畫文章《對不起,我隻過1%的生活》。這篇漫畫文章發表後引發了現象級的網絡傳播,網絡大V、知名網紅大面積轉發,其中不乏姚晨、趙麗穎等明星。單微博渠道,轉發近45萬次,閱讀量超過2.5億,評論接近10萬條,該片漫畫的現象級傳播事件同時在微信朋友圈等新媒體平台持續發酵。這次新媒體現象級的傳播使得同期上線的快看漫畫App在上線2個月成功吸引了超過200萬次的下載,屢次登上App Store免費總榜第一。

——依靠新媒體現象級傳播,快看漫畫App快速獲得用戶的原始積累。

(易觀智庫:2016年第二季度移動動漫市場用戶滲透率概況)

3、爆發:上線後的快看漫畫通過綁定社交平台上的人氣漫畫家以及廣大讀者,得到了快速發展。依靠漫畫作者持續的漫畫連載更新以及讀者之間的口碑傳播,快看漫畫逐漸滲透了大部分漫畫讀者人群。其中,不僅有核心二次元人群還包括了比二次元更廣泛的喜歡輕鬆閱讀的路人受眾人群(泛二次元人群)。漫畫也成為了一種新興的閱讀載體吸引了更加廣泛的用戶群體。

——快看漫畫收割了微博上主要的人氣漫畫家和讀者,並且依靠新媒體傳播力推廣新作品,維護作者人氣。

 

ADVERTISEMENT

用條漫打破了次元壁,漫畫不再是“二次元”專屬?

漫域網記者觀察到,正是用戶閱讀習慣和作者創作手段的變化,讓條漫在移動時代承擔了讓漫畫進入大眾視野的責任。 

首先是載體的遷移。微博微信崛起,改變了數以億計的用戶閱讀習慣,絕大多數用戶習慣了用手機掌上豎屏閱讀,隨手互動,一鍵分享。

其次是國漫的崛起。90年代以來,深受日漫影響的80、90後,已經將漫畫一詞與日漫畫上了等號,而隨著沒有被日本漫畫衝擊的00後的成長,日漫優勢有所減弱,國漫逐漸崛起,雖然仍難以擺脫日漫的影子,但更接地氣的國漫顯然比日漫更有生命力。

然而,傳統漫畫,也稱頁漫,講究分鏡、構圖,適合出版物或電腦大屏幕閱讀,製作門檻高,製作周期較長,導致作品數量並不能滿足受眾的消費需求。同時,日漫從右向左的閱讀順序,讓很多普通讀者至今難以適應。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普及與發展,條漫應運而生。所謂條漫,就是由四格漫畫衍生出的一種新的漫畫 體裁。一般是一條豎的且沒有限制格子數的漫畫,內容簡單易懂,閱讀從上到下一氣嗬成,沒有閱讀門檻。在傳播學上,條漫是一個很好的形式適應載體的例子,符合現今讀者碎片化閱讀的習慣。

快看漫畫快速的發展正踩中了條漫飛速發展的時代。在整個文化領域快餐化,碎片化的移動互聯網時代,輕閱讀體驗的條漫迅速崛起並滲透到普通大眾的娛樂生活中。條漫作為一種沒有閱讀門檻的漫畫形式,更適合移動領域的分發傳播,也更有利於漫畫這種閱讀形式的普及。打破次元壁,讓更多的受眾接受漫畫,這種普及教育工作,誰做得好,誰就能搶到更多的市場份額。

簡言之,快看漫畫之所以崛起的根本在於,他們順應移動互聯網的趨勢,用條漫打破次元壁,較早獲取了大量非二次元用戶,最大程度擴大了漫畫用戶的邊界,開發了全新的漫畫受眾。

用段子手思維運作產品?

縱觀快看漫畫的發展曆程可以發現,快看漫畫邀請了一大批知名新媒體漫畫紅人入駐,於是能夠在產品啟動階段便將大多數社交平台的漫畫流量納入囊中。有了這部分核心作者和讀者,快看漫畫用自媒體的思維運作產品,比如在App中內置了類似微博、朋友圈的以網紅漫畫作者為核心的社交圈子——V社區,通過漫畫家、運營人員的日常與讀者頻繁的交流,有效增加了產品、漫畫家以及作品的粉絲粘性,形成社區氛圍和快看獨有的的粉絲文化。

(與快看漫畫合作的核心微博大號節選)

快看漫畫團隊這種類似段子手文化的基因,具有極強的傳播能力。早期暴走漫畫的成就也源自與此,各種粗鄙的頭像配上鼠標勾畫的簡單造型,承載一個個段子,曾經造就了暴走漫畫的爆發,而如今的暴走漫畫將重心轉向了原創視頻製作,快看漫畫則是在漫畫領域走得更堅定,依靠大量接地氣,貼近現實生活的作品,將大批受眾握在手中。尤其是00後讀者,對於快看漫畫有著更強烈的崇拜和興趣。2016年7月,快看漫畫被百度大數據評為“最受00後歡迎的閱讀APP”。

 

ADVERTISEMENT

降低入行門檻是 為了催生優質內容?

非核心向的漫畫閱讀者,對於漫畫的技法要求其實並不高。漫畫的本質說到底是講故事,能夠把故事講的流暢,讓人有閱讀的興趣,比單純華麗的畫面,更容易讓作品引發關注、討論與傳播。快看漫畫的內容團隊負責幫助漫畫作者將故事講好,在編劇和有繪畫能力的漫畫作者之間,快看漫畫扮演著橋梁的角色,補足雙方的短板,提升作品產出效率與質量,給更多的潛在優質內容予以面世、曝光的機會。

漫域了解到,快看漫畫一開始定位為青少年群體的“第一青春讀物”。與國內其他漫畫平台不太一樣的是,快看較早主打國產漫畫的,其中校園題材、都市題材以及社熱點都是頗受歡迎的門類。如此定位,加強了App在年輕族群里的流行度,成為流行讀物。

(擁有1000萬粉絲的@偉大的安妮,本身就具有強大的宣傳力)

據陳安妮介紹:“快看漫畫最看重的是作者,我們希望這個產業有越來越多的人進來,一起來講故事。作者的熱情是一筆寶貴的財富,能在靠創作難以解決溫飽的大環境下繼續堅持這份熱情,對漫畫是真愛,快看有責任鼓勵這些作者的創作激情,為他們的短板匹配資源進行扶持。”雖然快看一開始備受質疑,但一年多來,快看在壓力之下花更多的時間做內容和運營,即使這在當時很多人看不太懂。

一個有“錢途”的藝術門類,必然會逐漸聚集人才,隻有一流人才紮堆,才能完善並提升這個藝術門類的水平。

快看漫畫目前簽約了超過500位作者,1000部作品,從各個第三方數據機構的數據可以發現,快看漫畫已經成為用戶滲透率最高的漫畫App。而快看漫畫善於運作名人、網紅類作者、善於將潛力新晉作者培養成名人、網紅的團隊業務技能,或許是快看漫畫真正能留住作者、讀者並長期發展的原動力。

條漫從誕生開始,就備受質疑,雖然現在受眾普遍接受了這種新的漫畫形式,但對於條漫能否誕生經典的話題,一直存在爭議。對於這一點,漫域的觀點是一貫樂觀的。任何藝術表現形式,都有一個成熟的過程,國內條漫的發展不過幾年,如今快看漫畫App上的很多作者在創作上探索出了各種表現形式,在條漫的框架下,圖文的配合度、分鏡的表現力日臻完善。相信用不了多久,條漫也能產生《GTO》、《流星花園》之類經典作品,如果借助IP多元化營銷,如影視、動畫改編等形式擴大影響,或許能夠更快造就經典。無論什麼樣的內容展現形式,現在各家平台要做的就是努力、用心沉澱好的內容IP。

 

用作品帶動APP下載?

很多人好奇,在如此競爭激烈的環境下,App花錢都很難得到活躍用戶,快看是如何短時間攫取大量用戶的。據調查發現,目前應用商店中漫畫App達到了110餘家,競爭十分白熱化,但隨著版權方對於盜版的打擊,大部分依靠盜版日本動漫起家的漫畫App紛紛顯現頹勢。據漫域了解,快看漫畫在拓展用戶時主要是依靠作品自傳播來拉動App下載,這種內容的運營和包裝正是快看漫畫團隊最為擅長的“常規手段”。

對於一部即將上線的作品,從選題開始,快看漫畫的編輯就會把關選題,協助作者對內容進行優化。從視覺邏輯、排版、再到很小的封面設計都會進行把關,同時在漫畫連載落地前,做好充分的線上預熱,確保漫畫上線前激發足夠的好奇心和關注度,吸引足夠多的讀者觀看新作品。

ADVERTISEMENT

(作品:《密會情人-出軌俱樂部》、《甜美的咬痕》、《你曾經愛我》數據)

快看漫畫App本身還具有社區功能,很多作者除了作品擁有數百萬的粉絲以外,在社區內也擁有幾十萬的粉絲,隨手發條動態消息,基本都有上千條互動,淩晨六點守候著“搶沙發、搶樓”的現象屢見不鮮,這種互動粘性是大多數漫畫平台不可比擬的。漫畫平台拉來讀者很難,留住讀者更難,即使是大多數平台的一線日漫作品,跟帖留言也大多隻有幾十條,這與這些平台主要推作品,忽視平台的社交功能有直接關係。而快看漫畫的熱門作品,每一話動輒幾千上萬的留言互動,讚數超過幾十萬,這個現象極為罕見,也是業界經常在探討的一個神奇現象。

快看漫畫上有不少作品做到了日更,因此大多數作者每日活躍在平台上,作者的粘性高,就帶來了更多的讀者互動,能和自己喜歡的漫畫家一起互動,會大大增加讀者的忠誠度,這也是快看漫畫擁有震驚行業的日活量的一個很大原因。

有新的熱門漫畫推出,活躍粉絲會自發充當自來水,去社交圈子傳播,這樣的結果不言而喻,幾乎不需要太大成本便拉動了平台用戶增長。

 

變現:圖書,IP影視化充滿想象?

(快看漫畫推出的出版物合計超98萬冊,碼洋金約4000萬元。)

在最初的一年多時間里,快看漫畫主要的變現手段除了IP授權以外,主要還是實體出版物以及爆款周邊。連載一年以上的作品,品質不錯,粉絲夠一定規模,不少出版社就會找到快看漫畫發行實體單行本。例如快看漫畫的年度主題漫畫書《關於我最喜歡的他》、《相愛的人會在一起》以及知名漫畫家幽·靈《快把我哥帶走》系列等熱門圖書首印高達15-20萬冊,而人氣稍微低點的作品首印也基本在3-5萬冊起印。

(快看CICF漫展、深圳簽售活動現場,熱度堪比明星見面會)

在進入2016之後,快看漫畫的業務呈擴大趨勢,目前有十幾部作品版權陸續被授權改編,一線合作夥伴諸如耀客影視、中彙影視、萬達影業、企鵝影業、聚合影業以及磨鐵娛樂等,內容涉及動畫、網劇、電視劇以及院線電影。

(快看漫畫的部分IP授權現狀)

小結

順應移動互聯網的大環境,追求高品質內容,通過從社交網絡遷移漫畫作者及讀者,快看漫畫App順利完成了內容和受眾的積累,並快速發展。隨著C輪融資完成,資金更加雄厚的快看漫畫,下一步如何走也備受業界關注。或許不久的未來,我們就能看到一隻從漫畫起家的泛娛樂領域“獨角獸”的誕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