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汪峰開除出圈的老炮兒們永遠想不明白:五月天到底哪裡搖滾了

ADVERTISEMENT

2017年,“五月天”又將踏上漫漫徵程,開始他們Life的巡迴演唱會,途經之處,如杭州、如廣州、如合肥、如廈門、如大連、如濟南等等,迎接他們的,幾乎都是清一色數萬人級別的戶外體育場。“五月天”,就是這麼一支為大場地而生的搖滾樂隊。

“五月天”在華語樂壇也是一個神奇的存在,或者可以說,他們還是一張搖滾導向標,喜歡他們的往左,不喜歡他們的往右,往左往右,則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審美人生。

那麼,一直在搖滾和偽搖之間被爭論的“五月天”,又究竟是一支什麼樣的樂隊呢?

在老炮眼裡,“五月天”是一支假搖滾樂隊

和前輩Beyond一樣,“五月天”同樣是一支不被北京搖滾圈認可的搖滾樂隊。哪位樂手可以試著說自己是聽“五月天”的歌長大的,那麼他能夠找到一個貝斯手的活兒,就算是祖上積德了。

老炮自有老炮的道理。在老炮眼裡,作為那個時代的搖滾過來人,搖滾樂的入門門檻,就是一個窮字。就像丐幫不能找有錢人入會,甚至坐上VIP的交椅一樣。因為搖滾樂要抗爭啊,因為搖滾樂要叛逆啊,因為搖滾樂就是見誰都不順眼啊。你一個日子過得美美的人,天天大魚大肉的,你還反抗什麼,你還叛逆什麼,直接差評滾粗搖滾圈。

而“五月天”恰恰是一支來自經濟發達地區的小資樂隊,雖然成員、尤其是那位主唱的造型,一直比較殺馬特,但他們卻都有著至少小康的家境,沒有過過需要為生存擔憂的苦日子,屬於典型溫室裡長大的孩子。

但在北京,至少現在可以稱得上老炮的那一輩搖滾工作者認為,沒住過地下室,沒被查過身份證,沒吃過幾個月方便麵,那是不配玩搖滾樂的。

而在音樂審美和搖滾樂的認知方面,國內的搖滾老炮更看不起“五月天”,國內的搖滾老炮,學的都是祖傳歐美技巧,而且都是大師級別的。像吉他手,不管Jimi Hendrix、Eric Clapton認不認,自己也要把自己投到他們門下,顯示自己搖滾血液的純淨。

ADVERTISEMENT

在這些搖滾老炮眼裡,“五月天”隻不過是用搖滾來包裝流行音樂而已,而流行樂,卻是他們最看不上的。你去問問那些搖滾老炮,他們肯定認為隻要是流行音樂,就一定不配稱搖滾樂。而搖滾樂就是要讓多數人聽不懂的音樂。搖滾樂必須承載著理想、挫折、失落和迷惘,搖滾樂也必須有速彈的Solo、雙踩的節奏,反正越是讓外行人聽不懂的,就一定是搖滾。所以,Beyond和“五月天”肯定不是搖滾樂。

聽“五月天”是“沒有品味”的象徵

對國內的搖滾歌迷來講,幾乎沒有誰會承認“五月天”是一支搖滾樂隊,哪怕你語重心長的對他們說,你看,怪獸和石頭彈的不是吉他嗎?瑪莎彈的不是貝司嗎?冠佑打的不是鼓嗎?搖滾三大件都齊了,這還不是搖滾樂團是什麼?而你迎來的回答,很有可能是:“五月天”不是搖滾樂隊,而是一支校園電聲樂隊,因為不是所有電聲樂器組建的樂隊,都叫搖滾樂隊。

怪隻怪,中國的搖滾音樂教育,太學院化了。

中國的搖滾樂迷,大致可以分為美(歐)搖派和國搖派,當然這兩派互相之間,還是會有交流的。他們之間有一個共通的特徵,就是言搖滾必XX。以國搖派為例,“魔巖三傑”、崔健、中國火這些,肯定是高頻率出現的詞彙,簡直就是“中國搖滾你必須知道的N個名字”,你不承認這些是國搖派的代表,那你就沒臉當中國搖滾歌迷了。

▲國內搖滾代表魔巖三傑

當然,這個人物目錄也是會有變化的。比如,所有國搖滾的搖滾歌迷,都承認“鮑家街43號”時期的汪峰是真搖滾,但個人發展後的他,就是偽搖滾。因為他唱了《越飛越高》和《怒放的生命》,因為他娶了章子怡,因為他去了選秀節目當導師。所以,汪峰也被開除出了搖滾圈。

所以,中國搖滾樂迷的思維,總結下來就是見不得人過好日子。而像“五月天”這種天天紅光滿面,上得了排行榜,去得了鳥巢開演唱會的,自然就是重點打擊物件。

ADVERTISEMENT

而在歐美搖滾樂迷眼裡,“五月天”就更不叫一回事了。怪獸和石頭有Jimi Hendrix吉他彈的那麼好嗎?阿信的聲線,有Queen那麼美嗎?“五月天”有哪首歌曲進入Billboard了?又拿過幾次“格萊美”?而且,國內的歐美搖滾樂迷,往往是有潔癖的,他們對於經典搖滾藝人的執迷程度,簡直就到了洗腦的程度。凡是搖滾大師就是真理,並且必須以Bob Dylan那時代的東西,去驗證後面所有時代和地域的搖滾樂。這樣一來,唱國語的“五月天”樂隊,肯定就沒戲了。

“五月天”到底是一支什麼樣的搖滾樂隊?

你要說“五月天”是一支披著搖滾外衣的流行樂隊,其實也沒錯。當然,更精準的定義,則可以說他們是一支華語流行搖滾樂隊。你不能因為阿信的髮型像“東方神起”,就說“五月天”是舞曲樂隊吧?

“五月天”的音樂總結下來,主要是三情(不是精啊)。一是愛情,二是激情,三是友情。他們之所以被很多人看不上,大概就是因為他們音樂的內容,來源於生活,但並沒有高於生活吧。

不過,“五月天”在音樂上可真不是菜鳥。作為一支發行過九張錄音室專輯,開過大大小小無數演唱會的樂隊,“五月天”也真算得上是閱人無數、歷經滄桑了。以《第二人生》這張專輯為例,《三個傻瓜》裡拉丁、朋克和爵士的串燒,《歪腰》中拉丁搖滾的神韻,以及《星空》中純粹的英倫搖滾氣質,都說明“五月天”的團員,在編曲上基本功上的紮實。而在《神的孩子都在跳舞》這張專輯裡,“五月天”使用的大量絃樂、中東音樂元素,也說明他們在音樂上,也不是沒有想法和缺乏野心的。

然並那什麼。

“五月天”終究不是一支怪才型的樂隊,而中國搖滾圈最受歡迎的,往往還是那種妖人怪傑。這其實恰恰也是中國內地流行音樂,與港臺地區流行音樂最大的區別,後者建立在工業體系框架下,所以能夠出頭的搖滾樂隊,往往都是技術紮實,但表達正常的音樂類型。不像中國內地的搖滾樂隊,很多時候可以用民族的元素,誇張的概念,去包裝自己的音樂。雖然,要是論基本功,很多樂隊遠遠不如“五月天”。

ADVERTISEMENT

對五迷來講,“五月天”代表什麼?

在有些人眼裡,一支國產搖滾樂隊,能夠裝滿鳥巢,而且還是不止一次裝滿,那是很不正常的事情。而在對“五月天”輕易下了偽搖結論之後,甚至也會把去看“五月天”演唱會的歌迷,也當成是追星族,甚至是腦殘粉絲對待。

從年齡覆蓋上來講,“五月天”的歌迷,集中在90後群體,以及同樣受眾龐大的80後群體,並且也有一小部分00後群體,以及極小部分的70後群體。如果現場有50後和60後的歌迷,那估計就買錯票了,錯把“五月花”當成了“五月天”。

“五月天”的歌迷有個特點,就是造型普通不太“搖滾”。至少比起各大音樂節上奇裝異服的搖滾鐵託比起來,更像是一群流行歌迷。甚至可以說,“五月天”的歌迷和星巴克的消費群體,是有很高重疊性的。

根據樂評人鄒小櫻的切身體會。“五月天”對他的意義,就在於通過這個載體,讓他更多瞭解到了搖滾樂的文化,以及搖滾樂隊的文化。甚至也有很多像鄒小櫻一樣的年輕人,恰恰也是通過“五月天”的音樂,從此後拿起了吉他。別不承認,北京搖滾圈內因為Beyond影響而立誌搖滾事業的,肯定不在少數。隻是,他們不好意思說而已。

但這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五月天”的意義,更多在於導向意義。他們的熱血、他們的青春,他們那些有著“心靈雞湯”效應的歌詞,確實能夠在很多年輕人敏感、寂寞、無助時,可以伸出援手,並且成為這些人渲洩的出口。在更多人眼裡,搖滾樂也隻不過是簡單的發聲,它不需要涵蓋歷史、政治、哲學、心理學,甚至生理衛生課,它有時候就是一種慰籍而已。

所以,“五月天”沒什麼不好。覺得他們不好,又要強加他們不好的意義,不見得你有多高尚,反而說明你不搖滾。因為搖滾,是一種精神,也是一種包容。

本文由騰訊娛樂原創,微訊號:txent

» 騰訊視訊音樂鮮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