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米蘭球迷該如何看待巴薩的這場逆轉

ADVERTISEMENT

今天淩晨,這個世界瘋了,足球瘋了,上帝瘋了!

轉播室裡的歐文等人激動得跳了起來

恐怕,就算是最瘋狂的小說家,哪怕是希區柯克、柯南·道爾、JK·羅琳、丹·布朗、南派三叔、天下霸唱坐在一起,也寫不出這樣神奇的劇本。

首回合0:4已經是一個幾乎不可逆轉的比分,第62分鐘,卡瓦尼的進球更是為這種不可逆轉加了“絕對”兩字。

迪瑪利亞讓諾坎普“閉嘴”

最後三十分鐘,需要逆轉3球,看看諾坎普一段時間如死一樣的沉寂就知道,恐怕就連巴薩自己都已經不抱希望。估計,全世界有80%的巴薩球迷,在比賽的第70-80分鐘之間,選擇了關上電視,默默舔舐自己的傷口。

賽後,曾經在西班牙超級盃上守住首回合4:0領先的畢爾巴鄂,不忘諷刺大巴黎“確實,守住4:0的優勢真的不算太難”

然而,神奇,之所以神奇,就是連神都會覺得這是奇蹟,從第87分鐘到第95分鐘,巴薩用最後8分鐘完成了其他人一輩子都不能完成的事情。

ADVERTISEMENT

內馬爾秒刪“炫耀”推特

看看賽後,巴薩更衣室的瘋狂狀態就知道,說堅信巴薩一定可以逆轉的……都是已經看完了新聞報道的~

同很多神奇的逆轉一樣,這樣一場不可思議的背後,總會出現不一樣的雜音,於是,乾爹論出現了↓↓

假球論也出現了↓↓

可以看得出,這種陰謀論的論調更多地出現在國內球迷之間,這或許也能算是一大“中國特色”,任何時候的第一反應永遠是,這裡面有事兒吧。

這場比賽到底有沒有被其他力量操控?不得而知!但,我就想問問,這種在實況足球裡都很難踢出來的比賽,是怎麼被操作出來的?

卡瓦尼的剷射再偏幾釐米、迪瑪利亞的單刀再堅決一點點、內馬爾的弧線再高幾度、羅貝託的啟動再早那麼百分之幾秒,一切的結果都將被改變,如此精準的操控是如何實現的?如果連這些都能被莊家操控,那麼,這樣被操控的比賽,請給我來一打!

ADVERTISEMENT

其實,說白了,這麼一場神奇的逆轉,無非是“玩大了”——

首先,肯定是大巴黎的將帥玩大了。和當年舍甫琴科半場就開香檳一樣,來自巴黎方面的所有人,都已經預設,我們已經晉級了,所以,他們才會失去了第一回合的那種專注和壓迫,失去了面對機會的慎重和果敢。

其次,巴薩人也玩大了,當卡瓦尼打進一球的時候,我相信,巴薩的球員內心,實際上已經放棄了逆轉的想法,因為隻有這樣,他們才能心無旁騖的踢出這樣捨死忘生的足球。

裁判同樣也是玩大了,蘇亞雷斯的點球確實判的牽強,但當時,悲天憫人的思想或許佔據了裁判大腦(否則,此前巴薩如此多的倒地也不會視而不見),給他們一個雖敗猶榮,讓他們體面離開,應該是裁判的主導思想。

當然,所有人當中,玩得最大的就是蘇亞雷斯,一個為了勝利可以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的人,他可以用自己的牙齒謀取搶位的先機,可以用手球加紅牌換來烏拉圭的世界盃銅牌,也當然可以用閃擊頭球加一次誇張的倒地,換來巴薩神奇的逆轉。在烏拉圭人的字典裡,才是真正的沒有不可能。

面對這樣的比賽,全世界球迷的內心,五味雜陳,巴薩球迷肯定是狂喜、震驚,以及狂喜、震驚之後的無限吹牛……

大巴黎的球迷肯定是絕望的,甚至,整個法國都是一片哀鴻,畢竟,此前一天,法國人溫格執教的阿森納,才被羞辱了一次,轉一天,法國球隊唯一的代表又被釘在了恥辱柱上。

ADVERTISEMENT

然後呢?在其他吃瓜群眾之中,一股清流湧了出來,他們就是米蘭球迷——

是的,在大巴黎慷慨赴死,製造奇蹟之前,米蘭球迷是最痛苦的一個群體,因為無論是兩回合的淘汰賽,還是最後的決賽,歐冠歷史上最神奇的被逆轉都屬於米蘭,一次是裡亞索奇蹟,一次是伊斯坦布爾奇蹟,一次看著拉科魯尼亞人狂歡,一次是看著利物浦人捧杯……

這一次,大巴黎確實是把米蘭從第一被逆轉的恥辱柱上扯了下來,但米蘭真的解脫了嗎?

不可能!

沒看見,幾乎每一篇讚頌巴薩的文章下面,都會將這場比賽和當年的伊斯坦布爾之夜相提並論……

相信,以後任何一次關於歐冠,關於逆轉的文章中,依舊會出現伊斯坦布爾之夜的身影,隻不過,是從TOP1,變成了TOP2而已。

其實,仔細想想,也不錯,對於遠離歐冠太久太久的米蘭球迷來說,這或許是一種刷刷存在感的方式。讓人們能夠記起,曾經有一支常駐歐冠的球隊,叫米蘭!

覺得小編寫得好的,請拉到末尾點個大拇指

覺得小編胡沁的,請點三下

執筆:正太叔/製作:肖小民

昊體育原創辛苦,歡迎轉發,謝絕轉載,註明出處也不開心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 昊體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