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高曉鬆的奇葩說,你還期待什麼?

ADVERTISEMENT

  作為奇葩說的先導節目,奇葩大會也迎來了收官之戰。為了挑選出更具特色的奇葩辯手,馬東連同節目組對這一季的奇葩說進行了大換血。馬東不再擔任奇葩議長、改由何老師接任。而高曉鬆之前也在自己微博上發表了不參加奇葩說第四季的原因:

  微博中寫到,高曉鬆今年的重心是全力扶持阿里文娛的海外建設,無法定期回國錄影。所以憾別本季的導師席位。由此,導師人選最終敲定了馬東、羅振宇、張泉靈、蔡康永。

  雖然這季導師陣容異常強大,但少了高曉鬆的辯論和見解,總覺得少了點味道。換句話說,沒有了高曉鬆的奇葩說,你還有哪些期待?

  這已經不是高曉鬆第一次離開奇葩說了。在第二季的時候,他也沒在。結果,金星的表現確實差強人意。她自己都說,其實不適合辯論。看來,找到適合自己的舞台很重要。金星在金星秀和百樂門的表現就很好啊。

  隨著奇葩說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觀眾對它的期待和要求也越來越高。作為娛樂產業的頭部內容製造者,在向大眾傳遞快樂的同時,也會起到一定的導向作用。所以,對缺失高曉鬆的這一季,我們至少還有以下期待。

  何老師的加盟。何老師本身就是娛樂圈最受歡迎的主持人,他的受眾群體和粉絲,基本上也是奇葩說的目標用戶。我想,馬東也正是看中了何老師自帶強大的IP屬性,在粉絲經濟驅動的當下,邀請何老師也是上佳選擇。

  看何老師在奇葩大會中的表現,可煽情、可汙、可循循善誘、可出人意料的互動...不得不說,何老師的主持功力真的太強了,沒多長時間,就完全適應了奇葩說這個舞台獨有的形式和節奏,同時將自己不為人知的一面融入到節目中。何老師自己也說,奇葩說讓他產生了之前從沒有過的不自信,為此他也為這個節目定製了一個全新的自己。從目前來看,這個全新的何老師很成功,而且跳脫了在快樂大本營中固有的印象,給愛他的粉絲帶來了不小驚喜。

  全新導師陣容。感覺這一季腦漿子都要蹦出來了,導師由之前的1V1、改成現在全新的2V2。而且,馬東在眾人的千呼萬喚下,終於走下議長神壇,加入導師參加辯論。另外,張泉靈和羅振宇的加入,讓辯論這場秀達到了視覺極致。

  羅振宇,一個成功的商人。他的邏輯更多趨於商業化,如果一個辯題具有濃重的商業色彩,他應該會滔滔不絕。與高曉鬆的“詩和遠方”不同,羅征宇的人性情懷是用另一種形式加以詮釋。辯論切入的角度不同,帶來的新鮮感也不同。再者,羅振宇本身也是頭部內容的製造者,羅輯思維的成功,讓我們對新媒體平台更加充滿期待和想象。他和短視頻大Vpapi醬的分分合合,也體現了羅振宇區別於他人的商業化思考。不是每個商人都可以辯論,但羅振宇的才華,足以支撐他在這個舞台發光發熱。

  之前很少看張泉靈的節目,她說過的一句話印象深刻:

  我今年已經42了,再不改變就43了。

  看得出來,她也是想極力尋求改變的人。後來做了紫牛基金的合夥人,和傅盛一起參與投資了不少項目。很難想象,主持人出身的她,在投資領域也做得那麼出色,出了學習能力,一定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艱辛。突然想到高曉鬆對於“四十不惑”的解釋:人到了40歲,不是才明白之前沒懂的那些事,而是對過往沒明白的那些事已經不糾結、釋然了。

  大概,張泉靈就是這樣的。人到40,選擇當下最喜歡的事情,專注去做,不在乎結果,享受過程的快感才是最重要的。期待她能在辯論場上,能從更多感性的角度出發,分享她的人生經曆,給年輕人以啟迪。

  辯論內容的邊界。作為內容生產者,核心要素還是內容本身。從前一季的辯題來看,已經不限於生活方面,越來越多更有意義和價值的辯題引發了大家關注。比如,你會不會愛上一個人工智能?還有關於人類毀滅的思考等等。

  這些問題看似嚴肅,但背後隱藏著形形色色的人性、欲望、陰暗面...我們很少去想AI究竟會給目前生活帶來多大的改變,愛上AI更是天方夜譚的事。就像我們也會時不時的想到死亡,即便內心無比恐懼,但一旦死亡來臨,我們無一幸免。

  馬東說,奇葩說未來將有越來越多邊界更大一些的辯題出現。這些辯題,一定會激發更多的腦洞和深層次的認知,這也是除卻辯論之外的意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