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鳳凰軒轅壇:中國製造2025路在何方?

ADVERTISEMENT

鳳凰汽車評論 2017年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分別於3月3日15時和3月5日9時在首都北京開幕。3月5日上午9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做了政府工作報告,其中提到的去產能、國企改革、中國製造2025、中國發展進入質量時代等關鍵詞,為我國的國民經濟支柱產業——汽車的發展提出了新時代下的新要求。此外,一些汽車行業的代表/委員提出的當前汽車熱點話題,如清潔能源汽車、無人駕駛、共享經濟、智慧製造、皮卡進城等也引起行業關注。

3月9日,第32期鳳凰汽車《軒轅壇》2017兩會汽車行業熱點解讀線下沙龍在北京舉辦。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專家委員會理事長、原北汽集團董事長安慶衡;國家乘用車自動變速器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交通科學與工程學院副院長徐向陽;國家資訊中心資訊資源開發部汽車市場資訊處處長兼主任助理劉明;上汽大通汽車有限公司總經理徐秋華;鳳凰新聞客戶端主筆唐駁虎作為應邀嘉賓,就本期話題進行了討論。

圖說:從左至右,依次是鳳凰汽車資深媒體人蘇瑞琦;國家乘用車自動變速器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交通科學與工程學院副院長徐向陽;上汽大通汽車有限公司總經理徐秋華;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專家委員會理事長、原北汽集團董事長安慶衡;國家資訊中心資訊資源開發部汽車市場資訊處處長兼主任助理劉明;鳳凰新聞客戶端主筆唐駁虎。

2016年中國汽車產銷總量再創歷史新高,產銷分別達到2811.9萬輛和2802.8萬輛,比上年同期分別增長14.5%和13.7%。無疑,汽車製造已經成為最能代表中國製造水平的產業之一。正如安慶衡在本期的《軒轅壇》上表示:“中國的汽車製造要是達不到世界水平,那麼中國製造2025的目標是難以實現的,實現中國製造2025首先應該把汽車做強。”

安慶衡

“中國製造2025”戰略如何落地

ADVERTISEMENT

徐向陽

“汽車行業是最適合落地智慧製造的行業,因為它上下遊產業涉及的領域非常廣。”徐向陽在本期《軒轅壇》表示。從汽車企業的發展來講,上汽大通對智慧製造的理解以及實踐也恰恰說明瞭這一點。

2016年4月在北京車展期間,上汽大通正式宣佈了要做大規模、智慧化、定製化項目,即C2B項目。眾所周知,世界汽車工業發展了一百多年,從最早的手工作坊到大規模自動化、標準化生產,再到小規模柔性化標準生產,發展至今,資訊技術的進步為大規模定製化生產提供了可能。

早期的智慧製造,最初級的應該是單線、多品種生產。如今的智慧化生產如何表現?

徐秋華

ADVERTISEMENT

“大規模智慧化定製生產,一定要跟使用者交流,要正確把握使用者到底要什麼。”徐秋華表示。據悉,上汽大通的使用者互動平臺“我行MAXUS”發展到現在為止,粉絲已經超過40萬人。上汽大通首款真正意義上的大規模智慧化定製的SUV D90(預計是今年9月正式上市)在“我行MAXUS”平臺上已經收集了超過6000個盲定客戶。

安慶衡表示,要實現“中國製造2025”的目標,第一,要從基礎做起,保證車在質量、排放水平、油耗、安全上沒有瑕疵。第二,在設計上必須要有新的概念、新的水平。第三,生產線必須得智慧化。第四,智慧製造一定要跟網聯絡統結合好。“汽車行業從基礎做起來,從設計、製造、供應、智慧網聯各方面全面抓,把汽車水平提上去,把質量穩定下來,把成本降下來,競爭力提高,我們的汽車就強了,汽車強了,中國製造也強了!”

或許,上汽大通所提出的C2B智慧、定製化、大規模生產模式,就是走向中國製造2025戰略目標的路徑之一。

用“C2B定製化生產”詮釋“智慧智造”

C2B定製化生產是什麼概念?與傳統消費者購車時的自由選配裝置有何區別?簡而言之,以往是生產廠家作為主驅動力,主動生產車型、提供配置供消費者選購。而上汽大通所提出的C2B概念,是顛覆了傳統模式,由消費者作為驅動力,通過收集使用者的需求,來完成一輛車的研發、製造、銷售、售後等全過程。“當然,這不是說一定要滿足每個客戶的需求,或許將來有一天會越來越多滿足,但是這裡面總是有一個技術的邊界。”徐秋華表示,比如,成本的邊界、供貨期的邊界、設計的邊界、製造的邊界、供應鏈的邊界以及政策法規的邊界等。然而,邊界是可以拓展的,“可以不斷拓寬邊界,儘量去滿足使用者。”徐向陽表示。

劉明

ADVERTISEMENT

其中,關於政策法規邊界問題,劉明表示,“智慧製造是我們國家工業發展的一個方向。過去我們的一些法規上目錄會很死,基本上按照批量化生產思維來定,每個車型都要測試,進公告。未來這種智慧製造的需求,每個個性化的車型去測試去上公告,顯然不符合需求。一些外觀性的東西,涉及到非常私人化,不影響安全、環保,我覺得應當給一定的空間。”

一個新的業務模式的誕生,是對現在想法的一種挑戰。“我們認為C2B對我們最大的挑戰就是流程的變革,流程的顛覆,以及組織的變革。現在在標準化產品時代,我們來試點售後服務。將來C2B實現之後,我們的管理複雜程度可能是現在的十倍,甚至百倍。”徐秋華說。迎難而上?上汽大通為什麼要選擇C2B這條路?除了企業的自身發展需要之外,上汽大通也迎合了國家的中國製造2025發展戰略。

距離2025還有8年,但是真正實現中國製造的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傳統汽車不在思想上、技術路線上進行改革,是生存不下去的。沒有網際網路的思維,沒有智慧網聯的措施,沒有智慧製造,沒有諸如C2B這樣的模式,汽車是沒有市場的。”安慶衡說。

唐駁虎

正如唐駁虎在《軒轅壇》上所言,德國叫“工業4.0”,中國叫“中國製造2025”,其實背後的點都是一樣的,都是智慧製造工廠。為什麼要搞智慧製造工廠,從消費者的角度來說,智慧工廠的出現最大意義是給消費者提供了大規模定製的可能。汽車行業有很多很先進的地方,但是有一點比較落後,從消費者看來就是配置。比如去4S店提車,配置基本上是限死的,基本款、至尊款、尊榮款,按說汽車作為工業生產品應該是可以實現定製的,但是現在還沒有。

當下,上汽大通的C2B定製化生產,為像唐駁虎這樣的消費者提供了選擇的可能。而這一路徑,或將就是當下踐行中國製造2025戰略的最佳表率。

» 鳳凰汽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