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觀察丨仰融造車,正道是第二個華晨還是第二個樂視?

ADVERTISEMENT

作為汽車圈“潮流風向標”的日內瓦車展,這個在春天舉辦的國際性車展總能帶來一些新的訊息。

而一位神祕的中國商人的迴歸成為了這屆日內瓦車展爆炸性訊息之一。他就是仰融,這個曾經同華晨汽車有著密切關聯的商人在日內瓦車展上展出了他全新的汽車品牌——正道。

正道的首款概念車是聯合賓尼法利納公司共同開發的首款無“裡程焦慮”電驅動概念車——正道H600,根據正道集團的宣傳資料顯示,新車將搭載最新“微型渦輪發電機增程器+超級電池”動力組合,屬於增程式電動汽車。由增程系統隨時隨地為車輛執行提供清潔電力或給電池充電。

這種技術模式意味著使用將不再依賴充電樁,所以也就沒有了“裡程焦慮”這個目前新能源車的痛點。而正道品牌也為這種技術起了一個響噹噹的名稱:生態可持續型(eco-sustainable)電驅動概念。

ADVERTISEMENT

方興未艾的新能源產業催生了巨大的市場機會,也催生了數量龐大的“野蠻人”群體。前有樂視汽車、蔚來汽車、車和家等網際網路造車的新面孔,後有董明珠這樣商界網紅,他們無一例外都看準了新能源帶來的巨大機遇,期望能夠從中分的一杯羹。

而身在美國的仰融也以參展日內瓦車展的方式宣告了重出江湖,這個曾經在資本市場上呼風喚雨、長袖善舞的資本狂人能否再度贏得資本的青睞?這個以財技眼花繚亂著稱的極富爭議性的人物能否在同賈躍亭、李斌、董明珠這些商業後輩的競爭之中贏得一席之地?

畢竟時過境遷,長江後浪推前浪,過往的叱吒風雲並不能為如今的正道背書,寓居美國多年的仰融是否目前的中國汽車市場依舊熟撚?答案尚不得而知。但可以知曉的是,正道所提及的“希望依託金融領域的豐富經驗、全球資本市場的深厚資源,整合世界領先的科研技術,為汽車工業發展及營銷模式帶來突破性的變革”這樣的話術多少有些似曾相識之感,同樂視汽車的生態概念頗有些“異曲同工”,正道所提及的超級電池和超級營銷團隊更是同樂視汽車的“超級汽車”名詞如出一轍。

ADVERTISEMENT

那麼,正道究竟是再造一個華晨汽車還是再造一個樂視汽車?

除此之外,正道所宣稱的無裡程焦慮的技術理念含金量究竟幾何?“微型渦輪發電機增程器+超級電池”動力驅動究竟是顛覆性的技術創新還是炫麗的幌子?至少,單憑一輛外形酷似阿斯頓馬丁的概念車並不能帶給外界更多的“確切答案”。

直白地表述“金融是主業,汽車是副業”的仰融先生,神龍見尾不見首地悄然在多地進行了佈局,但這並不意味著其能順理成章地在轟轟烈烈地新造車運動中能夠贏得一張“船票”。豪擲百億、在中美均有龐大佈局的樂視汽車目前遭遇到的窘境其實已經明白無誤地告訴了仰先生,當下的造車是一項不折不扣的燒錢運動,資本有戒心,造車需謹慎。

有“反常識豪賭”的樂視汽車在前,正道汽車講出“故事”新意幾何?“第二個樂視汽車”這樣的題材究竟對資本有多大的吸引力?迷霧重重的正道汽車會在上海車展上給外界更多清晰的答案嗎?


» 汽車頭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