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十幾年,《朗讀者》這種“清流”綜藝為什麼現在才紅?

ADVERTISEMENT

導語

從《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見字如面》等節目開始,我們的綜藝節目模式開始探尋中國觀眾的基本價值認同,試圖從我國傳統的文化資源、文化遺產中探索可持續的空間。

近期,《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見字如面》等多檔文化類綜藝節目以驚豔的表現,在收視率和口碑上都雙線飄紅。然而,這股被稱讚為“清流”的文化綜藝熱潮,究竟是曇花一現,還是將要開啟中國綜藝節目的多元化格局?

從1990年代初開始,我國綜藝節目大致經歷了港臺模式、歐洲模式、韓國模式三個階段。

在上世紀90年代,與《綜藝大觀》同期的《正大綜藝》,是內地引進港臺綜藝節目模式的發軔。

ADVERTISEMENT

1999年,也是我國綜藝節目自身發展週期的第一個歷史階段。

當年,所有省級電視臺的綜合頻道陸續全部“上星”,由於成本高企、競爭壓力大,綜藝節目迅速成為了各省級衛視的救命稻草。這一階段以湖南衛視的《快樂大本營》為代表,包括央視後來的《幸運52》《非常6+1》等。而第二個階段,是以從《超級女聲》到《中國好聲音》為代表的,從歐洲引進的選秀綜藝模式。至於第三階段,則是主要來自韓國的諸如《奔跑吧兄弟》《爸爸去哪兒》等室外真人秀模式。

眾所周知,由於我國的快速發展,普通觀眾的眼界被迅速開啟,《正大綜藝》等港臺的綜藝模式也很快就開始過時。

而《超級女聲》《中國好聲音》等選秀式的歐洲綜藝模式的最大缺點是規則比較死板,每個人都有固定的角色,選手發揮的空間非常有限。

和這兩個階段相比,《奔跑吧兄弟》《爸爸去哪兒》等室外真人秀則有相對更大的發揮餘地,這一類綜藝節目近年來也呈現出爆炸式的增長。隻不過這一階段的綜藝節目模式,在受到追捧的同時,也在相當程度上,呈現出了同質化、過度娛樂化的趨勢,這也是文化類綜藝節目爆發的基本背景。

ADVERTISEMENT

和此前的三階段的綜藝節目模式不同,近期的文化類綜藝節目,可以看成是我國綜藝節目發展歷程的第四階段,這一階段也是我國不得不探索原創綜藝節目模式的階段。

從《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見字如面》等節目開始,我們的綜藝節目模式開始探尋中國觀眾的基本價值認同,試圖從我國傳統的文化資源、文化遺產中探索可持續的空間。文化綜藝,這種“接地氣”的節目模式,既不像港臺模式的“嘻嘻哈哈”,也不像歐美選秀模式的“條條框框”,更不像韓國綜藝模式的“大喊大叫”,在情感結構、價值觀念、文化認同上與當下的普通觀眾更為貼近,自然受到了持續的熱捧。

的確,文化綜藝不可能僅僅是一種情感的堅守,或者說是簡單的情懷問題,單純依靠這些說辭,在這個越來越“速朽”的文化娛樂市場中,絕不可能生存下來。好的文化綜藝模式的最大價值,正是體現在它的認知價值對普通觀眾的文化啟示意義,這也是這一波消費升級的內在要求。

END

更多精彩原創文章,盡在小鮮綜藝、劇研社


» 烹小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