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後衛親筆:為什麼我能在世界頂級名校打校隊?(七)

ADVERTISEMENT

編者:三個月前,壹球曾推送過一篇加拿大UBC大學華裔後衛戴常春的人物文章,如今,他已經迎來了自己作為正式球員的第一個賽季。為了記錄下自己追逐夢想的過程,他親筆寫下了自己的經歷,並通過壹球發表,篇幅較長,我們將分多期連載,希望他的經歷能夠激勵到你。

在牙齒受傷的那段日子裡,我經常在想,自己這麼做值得嗎?不就是打個籃球嘛,在哪裡打不是打,為什麼非要來校隊?為什麼非要受這些罪?我想不通。

可是,這卻是我難以放棄的夢想,我想打UBC校隊,做夢都想,連晚上睡覺都會夢到我穿著UBC的衣服在比賽場上跟NCAA球隊打友誼賽的場景,我想成為聯盟最優秀的射手。

我知道隻是夢想是不夠的,因為我不可能在睡醒後第二天就真的能上場打球了,我需要做的還有很多,我想跟在CUBA的士昱他們一樣,繼續追逐著自己的夢想。

我哭了,到了晚上就會狠狠地哭,沒有人聽到,沒有人看到,但是我知道,第二天我還是要起床訓練,而且為了打上球,我必須要認真學習來維持自己的成績達標。

學生運動員,學生在先,我必須要在這支隊伍上打籃球,我要證明自己。

受傷之後的三天,我又回到了球場,這個時候,很多隊友表示出了對我的關心,我感覺他們開始在乎我了,我還是挺開心的。隊友B過來跟我說:“以後你早上8點可以跟我一起練,我可以教你一些後衛的技巧,教你選擇出手的時機和投籃。”

隊友2號在第一年臨危上陣後,在打野球的時候不小心遭遇了腦震盪,所以第二年他以傷病員的身份紅衫、暫停了比賽,一開始他也很看不起我,可這次之後他不再到處諷刺、挖苦我了。

ADVERTISEMENT

我還是挺感謝的,在之後的日子,又是不停的訓練,加練。

十二月的考試休賽月又來了,在主力休息的階段,我再一次有了大量上場打練習賽的時間,這一年,我有幾場球打得不錯。

Luka告訴我,幾名教練都說我投籃的姿勢看起來真不錯,尤其是在一場熱身賽裡的三分球三連中,他說:“聽著,Charles,如果能在UBC的隊友身上得分,你可以在任何大學球隊上得分。”

說實話,我挺高興的,因為我在主教練面前始終都表現得很緊張,我一緊張就笑,卻經常莫名地讓我們教練開心,我不知道他是怎麼覺得的,是我笑起來看好傻?還是好看?總之,我做的還還可以。

Conor再也不會老是抱怨我,反而會經常跟我一起練習投籃,他2米05,鋒線球員,臂展2米20左右,有著後衛的技巧、神準的投籃,我從來沒有打敗過他,哪怕是我一直在練的投籃項目。

可是,有一天我終於鼓起勇氣準備挑戰他了,他接受了。玩法是5個點各投5個三分球,一共25個三分球,他進了21個,對他來講這實在是太正常了,而我平時一般也就25個三分球進12-15個。

可那天,我進了22個,當我進了12個的時候,他開始詫異,當他知道我進了21個的時候,他開始有些興奮,他跟我說:“有種打敗我!”於是,我投進了最後一個球,22個。

他過來跟我擊掌,他的眼神裡,我感覺的是他的開心和尊重。但是,接下來的日子裡,我還是經常輸給他。

ADVERTISEMENT

後來,教練組打算讓球隊去官方運動員訓練館進行強製性力量訓練,一週兩至三次,畢竟北美還是崇尚肌肉籃球的,教練組相信在高強度的對抗下,力量訓練會幫助我們很多。

我也終於可以不需要找私教,跟著球隊一起去上力量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程式項目,在運動員力量和體能主教練的電腦裡,我也有了自己的資料。

從那年開始,我心裡有了一個目標,我想進2016年在UBC舉辦全國賽的大名單,那是在家門口的比賽,從灰熊隊離開溫哥華以後,這是第一次有如此重大的成年男子籃球賽事在加拿大西海岸舉行。我在想,我可能有機會,因為那年開始,我早已不是最差的陪練了。

下半賽程,我們以11勝1負的神奇的戰績扭轉了上半賽季一般般的4勝4負,隊長Tommy以場均20.8分、接近51%的命中率,進入了那年的西部第一陣容、全國第二陣容,還入選了加拿大大學生國家隊參加大運會。

說起這個來,我真的很驕傲、很激動,因為不但Tommy入選了加拿大大學生國家隊陣容,我高中的師哥李軍也入選了中國大學生國家隊的陣容,那年李軍還打破了CUBA單場得分記錄,拿到了57分。

這實在太神奇了我一個高中隊長、一個大學隊長,都將穿上國家隊的戰袍,為各自的國家奮戰賽場。

我給師哥李軍發簡訊的時候,我和他都非常開心,看到自己的榜樣如此優秀,這隻會激勵我變得更好。有時候,也許別人自己並不知道他怎麼激勵了你,可是他們本身的成就和傳遞出來的資訊,就會讓你覺得受到了鼓舞,想變得更優秀。

ADVERTISEMENT

那年,我們下半程賽季的戰績在全國籃球界來講,都很神奇,季後賽第一場,我們沒有主場優勢,但是我們的確正在勢頭上。可惜的是,我們輸了,第一場輸了,就沒有機會進賽區前兩名,也就意味著,我們連著兩年沒有打進全國賽。

這對於UBC來講,壓力很大。那年沒有邀請賽可以打,隊友I因為成績沒有達標,教練組完全沒有權力保住他,他沒辦法留在球隊和學校裡,學校必須要請他離隊離校。他是個很棒的組織後衛,很快又能組織又能突破,但我們隻能對此表示惋惜。

這對我的觸動很大,因為我知道,在整個加拿大,能打UBC的天賦異稟的孩子有很多,但是能不能有能力度過學習這一關,這是很重要的。UBC對於學術上的要求嚴格,如果學術不達標,必須走人,無論你是建隊基石還是對球隊有多大貢獻,學生運動員,必須學習為先,然後才是運動員。

對於UBC來講,學術的基本守則算是一把雙刃劍,它的名氣能吸引很好的生源,但是也因為它的嚴格規矩,讓我們在對上北美體育更強的大學來講有一定的劣勢。

隊友B因為再次腦震盪不得不退出球隊,那是他第八次腦震盪了,醫生說如果他再打球或者激烈運動,有可能50歲就會提前老年癡呆。

隊友K因為和幾乎所有的人都合不來,加上一些不良習慣,Hanson教練決定裁掉他,我很驚訝,雖然他對我一點也不好,可畢竟他第一年就拿到了最佳新秀、第二年就能場均得到11分,照這樣下去,他一定會成為球隊的絕對主力。

可是我們教練說,打球更看重人品和球隊的化學反應,球隊不需要球隊毒瘤。

他們又裁掉了2個人,當年的另外兩個國際球員,一個來自希臘,一個來自澳大利亞,球隊需要為國際留學生支付昂貴的學費,所以在他們沒有特別出彩的情況下,教練組不得不裁掉他們。

還有就是另一個陪練Alex和陪練Matt的退出,Alex是BC省省隊的,他高中畢業的時候接到了幾所加拿大大學校隊的邀請,可是他靠自己的文化課成績考入了UBC商學院,按道理來講,如果他2016年回來的話,他說不定有機會進大名單,可是等我一年以後再見到他,他已經長胖了將近30斤,根本無法動彈。

而Matt在溫哥華曾是群眾演員,那年他接到了一部電影《秋夢》的配角,他不得不暫時放下籃球去演戲,後來他又收到了好萊塢的試演邀請,於是他去追逐他更高的夢想了。

» 壹球ONEBALL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