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講述女人欲望的日劇,出奇的好看!

ADVERTISEMENT

來源:電影販小組

作者:可達鴨

  最近,有一部2016年的秋季日劇話題度相當高,一時間攀升至豆瓣一周熱門電視劇的冠軍位置,並有很多劇中的毒雞湯在網絡上傳播、討論開來。

  比如下面的這兩句台詞,你多多少少也有在微博上見過。關於擇偶的標準,男生更愛傻白甜

  

ADVERTISEMENT

  關於政府生育的號召,隻不過是一個愚民的政策

  雖然,上訴台詞有些過於偏激或片面,但這部日劇的整體畫風就是如此的殘酷無情,而它就是由亞馬遜製作播出的網絡劇——

《東京女子圖鑒》

  

  對,就是那個賣書網站亞馬遜投資的。

  盡管亞馬遜的主業務是電商,但不得不說他們在影視方面的眼光很毒辣。拿下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最佳男主的《海邊的曼切斯特》的發行權就是亞馬遜的,而最佳外語片《推銷員》的北美發行權也在他們手上,成功勝過Netflix成為第一個拿到奧斯卡的互聯網公司。

  

  而這部改編自同名漫畫的日劇《東京女子圖鑒》同樣非常的優秀,在製作水準方面絲毫不遜色電影,配樂清新自然、街道取景生活氣息足且有特色,服裝方面更是活活演繹了一個女人的衣品進階史

  

  

  

  另外,還時不時用打破第四面牆的方式,在圍繞著主線故事的前提下,講述了東京女人的群像。

  

  這部劇在豆瓣上的評價也特別好,一萬五千多人標記,評分打到8.8,足足有91.5%的四至五星好評率。

  

  評價更是“出奇的好看”“意外的有共鳴”

  

  

  《東京女子圖鑒》的劇情主要講一個小縣女孩20歲到40歲在東京打拚的故事,視點集中在了她情感生活的變化上,並由此赤裸裸的展現了一個女人在不同年齡階段的欲望追求。

  看完整部劇就會像活過了一段人生一樣,而且這人生里多多少少都會有自己的影子。

  整個故事的開始,來自於最常規的老師提問“以後想做什麼”,綾的回答不是具象的職業,而是“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

  

ADVERTISEMENT

  在小鎮里綾經常被人誇“可愛”,所以她認為可愛就是正義,自己走在大街上就能被星探發掘,成為讓人羨慕的明星。

  

  但是,到了東京的街頭才發現,大城市里閃閃發光的人多如牛毛,自己卻如腳邊的石子一般不起眼,自己的著裝打扮還會被說土氣,原來所有的那些不凡都是自以為的。

  

  看著雜誌上東京生活的無限美好,綾還是無比的向往,所以在畢業後義無反顧的去東京面試找工作,就和很多北漂一樣,剛開始只能去到租金便宜的三茶租房子。

  

  而這個時候,綾交了第一個同事男友兩人一起下班回家、買茶做飯,日子過得安穩幸福。可是,綾並不滿足於這種小城市就能獲得的幸福,所以她和高富帥們進行了聯誼。

  

  綾也從三茶搬到了惠比壽,交了一個有錢男友,期望在30歲以前能在高級餐廳里約會,就算有錢男友和綾說自己是“不婚族”,綾也大方的理解了

  

  但最後的結果是,有錢男友劈腿了,選擇了雜誌上更加門當戶對的女孩,而綾只是當了一個長期的炮友

  

  人和人之間是有階級之分的,有些圈子注定不是單靠努力就能進去的。但是綾不相信這一點,所以她更加努力的賺錢,提高自己的品味能力。

  從惠比壽搬到繁華的銀座,甚至和已婚男開展了一段戀情。

  

  很快,綾的光鮮亮麗讓她成為了別人羨慕的那種人,自己也登上了雜誌,而當她想和人炫耀時,卻又發現朋友們都在談論自己的家庭和孩子。

  33歲的綾開始想要婚姻,於是和已婚男提出了分手。

  

  綾原以為分手場面會很慘烈,但已婚男頭也不回的走了。綾原以為的戀情,只是一段肉體與物質的交易。為此氣不過的綾,打電話向已婚男的老婆打小報告。

  

  結果沒成想,已婚男和他的老婆都是各玩各的,並不會為“出軌”這種小事發生任何矛盾,當時的綾還無法理解,但時間總會讓人明白很多不願相信的事。

  綾在經曆過無數次相親後,找到了一個條件不錯且支持自己夢想的男人結婚。

  

ADVERTISEMENT

  順利地住進了高級公寓,可結婚後發現兩人有很多觀念不合,而且相比單身時每天還要面對不做家務的老公,這讓綾感到厭煩。

  

  後來,綾還發現當初相親時,老公那句“支持的女性夢想”也只是從書上學來的套路

  

  本來以為自己人生可以美好浪漫,結果轉來轉去,發現原來只是一個如配角般的平淡故事。

  

  看透了婚姻的綾搬到了代代木上原,遇見了小鮮肉,又產生了一段關係,但最後,小鮮肉依舊選擇了更有錢的女人,離綾而去。

  

  這20年里,綾一直在東京經曆拋棄與被拋棄,一直都在追求幸福,求得圓滿,朝著想要的目標努力,可到頭來卻發現自己一無所有。

  回到家鄉,當以前的老師拿著綾的雜誌向綾祝賀時,綾在劇里第一次落淚了。

  早年間的目標其實早就達到了,但是欲望卻從頭到尾糾纏著自己,關於幸福的定義也因周邊的壓力而無止境的改變著。

  

  如此想來,初來東京時遇見的男友,在月色下的並肩,那樣渺小而簡單的幸福,是這樣美得讓人動容。

  

夏目漱石說,如果把“I LOVE YOU”翻譯成日語的話,應該是“今晚月色真美”

  

  可是,不知足和貪婪是人的天性不是嗎?

  所以綾並不會去後悔,而是會繼續貪婪,繼續羨慕,去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而劇外的我們,是要甘於眼前的幸福,還是像綾一樣無止境的跟隨欲望去追求呢?

  看完這部殘酷無情卻又無比現實的劇之後,大家或許會得到最適合自己的答案。

  最後,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可能會有好東西。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