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製片人如何拍攝你的第一部長片?

ADVERTISEMENT

對於奮戰在電影圈內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們來說,如果有一天,能夠有機會拍攝一部由自己執導的故事長片,該是一件多麼幸運而又激動的事情。

對於正在製作自己的第一部獨立電影《Here Alone》的導演Rod Blackhurst來說,“整個過程就像在生小孩一樣”。作為一名非科班出身(申請過NYU, AFI, Columbia film school,均被拒之門外),有多部短片執導和編劇經驗的導演(其中作品《Would you》獲2012 SXSW(西南偏南電影節)和棕櫚泉國際電影節提名),他一直想要拍一部自己執導的電影,並努力想要實現這個夢想。目前,他正在為自己的第一部故事片做眾籌,努力宣傳新片的同時,也想向大家分享,他為自己第一部故事長片做導演的經驗。

一、做自己的製片人

在製作《Here Alone》的前五年,我和David Ebeltoft(長期合作者)花了五年的時間想要為今後影片的製作找一些合適的製片人。故事片《North》的劇本是我和朋友一起創作的,入圍了多個電影節(包括聖丹斯電影節),是個相當有前景的本子,但依舊找不到一個製片人。這幾年裡,幾乎99%我們發出的郵件和電話都無人迴應,這讓我很困惑,但這似乎是電影圈內的一個慣常現象,當一個門外漢想要進入電影行業,似乎有各種各樣的困難會找上門來,阻止你踏入這個圈子。這件事情在十分打擊我們的同時,也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去學習關於製片的方方面面:預算、安排檔期、選角和選場地等等。

過了一陣之後,我發現,我們其實可以做自己影片的製片人,而不需要再找其他人,這個想法聽起來很瘋狂,但事實上是可行的,並且我們就這麼義無反顧的實踐了。

ADVERTISEMENT

作為我的第一部故事片,《Here Alone》在實際操作上是很適合電影製作新人的,在劇作方面,發揮了我的長向,用視覺畫面敘事,並且因為是自己參與劇本創作的,可控性也大。20天的拍攝時長,被我們分在兩個季節裡拍攝(6月份拍了16天,和即將到來的12月裡拍4天),只有4個角色,6個拍攝場地,並且大部分場景都是室外光線條件下拍攝,簡化了對外部條件和裝置的需求。

二、為你的整部影片製作故事板

在開拍之前五個月的時候,我為總共211個場景製作了一份詳盡的鏡頭表。我根本沒法形容這對之後的實際拍攝是多麼的有幫助。這讓我對劇本裡隱藏的每一個細節和線索都爛熟於心,甚至那些經常會被導演忘記的。不要害怕,儘管我們並不是專業的分鏡頭畫師,不要過於在乎自己的不完美。當你看到由你畫的故事板和專業的故事板之間的對比之後,你就會意識到整個過程的重要性。

在實際拍攝過程中,我們將每一天的故事板放在泡沫板上列印出來,發給每個人,這些故事板能夠很快地讓每個部門的成員都意識到當天所需要的、有價值的資訊,迅速視覺化了每個成員每天所需要完成的任務。

三、找到合適的工作夥伴

有人曾這樣說過,電影製作現場就像戰場。想象一下,在一場激烈的戰役中,如果你被困在一個散兵坑中,誰會是你最想要陪伴在身邊的人(再想象一下,全天都要待在一起的人)?我想,當然是你信賴的人。被目標相同,沒有嫉妒之心,無私的合作者包圍,這將是最好的工作狀態了。我很幸運,《Here Alone》就是在這樣的合作環境下製作出來的。

四、可能的話,每個場景多拍30秒

我們每天需要拍攝5-6頁的劇本(而不是推薦的4頁)。因為劇本頁數很多,我們無法享受每個場景多拍幾條的奢侈權利,尤其是那些有對話的場景。但一旦我擁有這樣的機會,我會多拍30秒,讓演員把那一個場景的最後的幾句臺詞重新演繹。我發現這珍貴的30秒是充滿魔力的,並獲得了十分難得的真實感,給予我喜愛的演員們機會,讓他們賦予角色重新成長的機會。

ADVERTISEMENT

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儘可能拍攝一個沒有任何對話的,無聲的全景。告訴你的演員在場景裡隻進行物理上的位移,不說任何一個字,嘴脣都不要動。這個練習會告訴你,在這個場景中,最最最重要的動作或物理運動是什麼,並且在之後的後期剪輯中,給你一些極好且安靜的鏡頭。

開拍前一週,我叫一位我在西雅圖的朋友,Trevor Eiler,並邀請他花一個月的時間,在紐約西區當我們片的劇照攝影師。他在去年夏天剛辭掉工作,成為了一名廣告創意導演。

要知道,我們的這位攝影師在剛到達紐約的當天,就開始幫設計師一起搭景了。幾天之後,這位攝影師+新晉設計師助理,就作為我們的第一副導演開始了工作。我要強調的是,Trevor從未當過副導演,但他並不害怕。拍攝第一天,這位副導演既有時間讓拍攝順利進行,也成功拍到了一些超棒的照片。

每個電影都需要一些像Trevor這樣的多工執行者,他們承擔多項任務,不害怕任何會瞬間變化的環境和情況。找到他們,並給他們發揮能力的機會和權力,然後要記住,在開拍的時候可永遠不能少了他們。

《Here Alone》是一個低成本電影,但擁有很高的製作價值(我們是這麼認為的)。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效果,原因就是我們的核心成員,儘管在以很低的薪金工作,但他們依舊很努力很用心,因為,僅僅出於對這個拍攝項目的熱愛。在劇作敘事上,他們相信我。我覺得這對我來說很重要,這種信任,是值得被鼓勵和獎勵的。Jay Duplass跟我說,如果在你成功製作一個遠近聞名的影片後,你獎勵了所有臺前幕後的參與人員,分享了影片所獲得的任何成果,那麼想當然的,在你下一次拍攝的時候,他們想都不會想,就會站出來支援你,繼續與你合作。要學會分享成果,如果你還想繼續拍片,這將會是很重要的事情。

— END —

長按關注我們!

» 製片人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