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大會》薛之謙整段垮掉?他的人生明明是本勵誌書啊!

ADVERTISEMENT

在最近一期的《吐槽大會》上,骨灰級“段子手”薛之謙被他那些“不紅的朋友們”吊打到不行,抖落出不少“難以啟齒”的八卦祕聞:

譬如,老薛最愛深夜組局KTV,不僅美女如雲,還要喝到狂吐不已;譬如,老薛每次寫歌,都自認為絕壁能火過《認真的雪》,然而並沒有;又譬如,當年落寞時,老薛曾開過一家前身叫“鐵串一號”的烤串店,還極摳地叫來自己的親爹當勞動力,幫忙串烤串。

靠著兒子安吉引發夕陽紅的沙溢老師更是形容薛之謙的唱歌跑調,一唱現場世界就不和平。

總之這期節目之後火了一個詞叫“整期垮掉”

不過,從薛之謙的經歷來看,年少出道、秒過氣、無人問津……還能從“十八線”一路殺回“一線”,這真是不斷給自己找支點的一個勵誌故事啊~~

當年薛之謙以一曲《認真的雪》而成名,火爆街頭巷尾,口口傳唱,但在那時的唱片環境裡,他的版權收益幾乎為零。

2010年,薛之謙墮入人生的“水逆期”。他的簽約公司日漸式微,最終連五千塊錢宣傳費用都拿不出。

ADVERTISEMENT

然而這並不能阻擋一心渴望歌唱的薛之謙。“腦洞大開”的他甚至託關係把新歌宣傳帶到了一家幼兒園中。最後,畫風如下:

點選大圖,更是觸目驚心、催人淚下

後來,薛之謙坦言,過氣的整整3年時間裡,自己也患有嚴重的抑鬱症,每天靠安眠藥睡覺。最嚴重的時候甚至想過跳樓

就在這種幾近失業的檔口,薛之謙“忍無可忍”,“鐵串一號”燒烤店成為“薛老闆”下海的起點,隨後開了自己淘寶店、火鍋店……因為“我做生意的本質就是為了音樂,需要錢的時候,生意很重要。”

最早在開火鍋店“上上謙”的時候,從選址、裝修、菜品、定位、廚師、進貨,薛之謙樣樣親歷親為。生意剛起步的時候,他每天隻睡5個小時,店裡缺人手的時候,他就親自去端盤子,幫著一起調製店裡的醬料。

2012年,薛之謙又瞄準中高檔女裝生意,進軍淘寶,開了一家名叫UUJULY的女裝店。

“薛老闆”光著腳坐在地上幫忙包貨成了常態

ADVERTISEMENT

親自當客服什麼的也照幹

薛少還自曝,為了經營好這家淘寶店,他還親自當司機跑貨、訂盒飯、下廠盯質量。而最悽慘的是,在跟供應商訂購產品包裝的時候,他還被人黑掉過十幾萬塊錢,至今討還無門。

然而一身正氣的薛之謙卻是一名“皮實”的淘寶掌櫃。他還曾經講過:“如果是有了差評,那可能多半還是賣家的問題,因為我是賣家……”

“有一次,當我做出來的大貨,經過清洗以後,邊裙縮三公分,我當時覺得,這件事情是我做得不好,我給每一個客戶打電話。你好,我是薛之謙,這個裙子我跟你承諾的不太一樣,但是這條送給你,我再寄給你一條跟你承諾的一樣的裙子,希望你不要給我差評。”

就衝這一點就尤其想為薛之謙點贊!

2015年,在淘寶上,一家名叫DangerousPeople潮牌男裝店悄然上線,而店裡的模特全都是自戀到不行的老薛。

2016年“雙11”,剛滿一年的DangerousPeople一舉衝到淘寶iFashion男裝成交第8的位置;而不久前,薛之謙也被淘寶評選為iFashion“年度紅人”,秒變淘寶上最成功明星店主。面對這樣的成績,薛之謙的反應則是,“不知道啊,好震驚,好震驚!”

ADVERTISEMENT

2016年,薛之謙迎接另一個極端生活:每天通告不斷,在世界奔走,呼喚“世界和平”。

但面對DangerousPeople,薛之謙還是不能放下的存在感就是為它做模特拍片。為了博人眼球,狡猾的薛之謙一度跑到世界的盡頭——南極。儘管氣溫直逼零下40度,薛之謙還是不忘記耍酷、耍帥。

2016年,DangerousPeople實現了爆發性的成長,店鋪粉絲數直逼90萬,光是“世界和平”T恤就累積售出2萬件。

(在某動車廁所內為DSP帶鹽的老薛)

這位小二,給個差評能讓薛之謙出來聊聊麼?

有人說,薛之謙的人生是真正的屎殼郎的人生,“仰望星空,低頭滾糞”,正是因為不斷尋找支點,才能有今日的薛之謙,足以支撐他堅持自己的音樂夢想。

在《吐槽大會》的最後,薛之謙的一碗雞湯可能就是他對一路以來經歷的總結:

正是有才華,他才開起了淘寶店、能在微博做廣告賺錢,一切都為圓自己的音樂夢。一個人若想真的成功,誰能攔得住?!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為難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幾啊~~

» 娛樂胡扒醫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