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狼為什麼賣不過生化危機?

ADVERTISEMENT
中美觀眾的觀影口味真的差別很大嗎?內地觀眾對於電影的欣賞水平真的比北美觀眾低嗎?
《極限特工3》《生化危機6》為何內地大賣?
先具體分析下,為何《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和《生化危機:終章》兩部影片在內地意外大賣。
檔期選得好:春節檔國產片太多,觀眾急需換口味
春節檔一直是進口片的“禁地”,在春節檔看夠國產片的觀眾再見進口片,往往會有種“小別勝新婚”的熱情。
電影市場專家蔣勇分析,春節檔以來,影院裡基本上都是國產片,觀眾早有些審美疲勞,正迫切需要一兩部簡單粗暴的進口大片“解解渴”。甚至往遠了說,自去年6月的《魔獸》之後,內地就再沒有過票房過10億的進口片,這塊市場空間其實一直是不飽和的。《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和《生化危機:終章》上映時機很好。
票房專家劉嘉也認為,近期國產片雖多,但叫好又叫座的很少,像去年《美人魚》那種能“霸市”那麼久的國產電影沒能再出現,觀眾急需換換口味。事實上,自2月10日《極限特工:終極迴歸》上映開始,內地電影市場連續4週週票房冠軍都是進口片,上週內地周票房前八名均是進口片,這樣的成績也在某種程度上說明瞭目前國產片的弱勢。
還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春節檔對票房的加持作用不僅體現在春節7天假期,整個2月份電影市場都有受到福澤,《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和《生化危機:終章》的檔期離春節檔不遠,票房也有受到一定的帶動。
中國資本介入:國內營銷更精準&多元
從資本層面來看,《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和《生化危機:終章》都和國內的影視公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不少外媒分析,正是中國資本在兩部影片內地宣發過程中的種種“助攻”促成了影片票房的爆發。
《極限特工:終極迴歸》的出品方派拉蒙今年年初剛剛與上影集團以及華樺傳媒簽署了涉及10億美元的投資協議,《極限特工:終極迴歸》正是協議簽署之後派拉蒙在內地上映的第一部電影。
外媒分析,這兩家中國公司在《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內地宣發活動中幫了大忙,比如華樺傳媒為該片舉辦了聲勢浩大的內地首映活動,範·迪塞爾、甄子丹、吳亦凡、迪皮卡·帕度柯妮、妮娜·杜波夫都有出席。另外,兩家中國公司還為該片找來了“微影”這個重要的戰略合作夥伴,由於“微影”與騰訊的特殊關係,該片為騰訊旗下眾多埠獲得了大量推送的機會。
作為一部買斷片(出品方索尼參與部分票房分賬),《生化危機:終章》在國內的宣發就更加賣力了。
引進該片的獅鼠影業在電影上映前期,在新媒體、硬廣投放等方面都下了大力氣,對該片的票房爆發也有一定的助益。此外,萬達集團是索尼的戰略合作夥伴,《生化危機:終章》上映首日全國放映場次超過11萬場,萬達院線功不可沒。
自身特色:演員人氣高&遊戲粉絲多
除了外部因素,《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和《生化危機:終章》兩部影片各自的一些特色可能也對它們在內地的“大賣”有一定影響。
《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屬於系列電影,可惜前作在內地的人氣不是很高,不過影片中好幾位主演都在內地頗具知名度。比如範·迪塞爾,作為進口片票房冠軍《速度與激情7》的男一號,他已經算得上目前內地頗最具人氣的好萊塢影星之一;而華人演員甄子丹和吳亦凡的加盟,也讓該片成功吸引到不少功夫片粉絲和女性觀眾。
《生化危機:終章》改編自日本人氣遊戲,由於地緣性因素,該系列在亞洲的受歡迎程度往往要高於北美。事實上,在內地上映之前,《生化危機:終章》全球第一大票倉一直是日本。
此外,《生化危機:終章》終於將該系列挖了多年的大坑填平,在情懷營銷方面也頗有優勢(這種“終章”是真正的終章,與 《金剛狼3》那種單一演員的謝幕還不是一回事)。
為什麼《金剛狼3》票房沒那麼高?
離春節檔有點遠&不夠簡單粗暴
同屬商業動作片,《金剛狼3》投資更大,名氣也更大,但目前內地票房僅4億多,已無力追趕《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和《生化危機:終章》的成績。
前面說到,《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和《生化危機:終章》的上映恰好滿足了春節檔後觀眾換口味的需求。而隨著春節檔漸行漸遠,大批進口片紮堆上映,《金剛狼 3》已不再是“稀有產品”,觀眾的觀影熱情沒那麼高漲也在所難免。
另外,作為一部超級英雄電影,《金剛狼3》的故事設定頗有點反超級英雄,相比《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和《生化危機:終章》,顯然不夠簡單粗暴(而這正是很多國內觀眾想要消費的,下文會提到這點),所以口碑雖然高於後兩者,票房卻遜色一些。
電影票房專家劉嘉還提出了一種觀點:目前國內電影市場基本上還屬於自然狀態,發展和培育還處於很初級的階段,觀眾看電影還是循著自己的直覺選擇。並非名氣越大觀眾就越多,有很多偶然的因素在裡面,有時選擇演員,有時選擇情懷,有時被其他元素所吸引。“目前絕大多數電影在內地大賣或失利都有偶然性的因素在裡面”。
中美觀眾口味差別很大嗎?
答案很難是簡單的肯定或否定。差別肯定是有的,但大到何種程度,還得具體影片具體分析。
文化差異存在:中美觀眾口味有差別很正常
儘管電影,尤其是好萊塢電影早已成為全球化的娛樂消費產品,不同國家觀眾的欣賞口味在總體趨同的趨勢下,仍然各有特色。有文化差異存在,這種電影欣賞口味的差異就會一直存在下去。
電影市場專家蔣勇舉例,《星球大戰》系列一直是北美觀眾最熱衷的電影,但過了這麼多年,國內粉絲基礎依然薄弱。年初的《星球大戰外傳:俠盜一號》(2016北美票房冠軍)中美票房就形成了強烈的反差。究其原因,由於很多國內觀眾沒有受過星戰文化的薰陶,對這種需要瞭解很多背景知識才能看懂、看透的電影興趣寥寥。蔣勇還表示,多年來,國內一直很少引進好萊塢的喜劇片和愛情片,也有文化隔膜的因素在裡面。
倒是出手較晚的漫威超級英雄電影在國內比較成功,已經形成品牌。蔣勇指出,從2008年的《鋼鐵俠》開始,漫威電影宇宙的建立幾乎是與中國電影市場化發展同步的,所以觀眾接受度比較高。
電影票房專家劉嘉舉了《海底總動員2》的例子。作為2016年北美票房亞軍,該片內地票房僅2.5億。劉嘉指出,大家在討論這部電影中美票房差距時往往忽略了一點:對於好萊塢大片,一般65%至70%的票房都來自國際市場,但是這部電影接近50%的票房都來自北美,說明美國人對它有情懷,涉及到文化背景的問題。
劉嘉進一步分析,在談不上情懷的情況下,中國觀眾更希望能在電影裡看到新鮮的理念、多元的資訊,所以《海底總動員2》沒能在內地大賣,但《瘋狂動物城》做到了。
喜歡簡單粗暴:夠刺激才值回票價
總結一個國家的觀眾的觀影口味並不容易,但在進口商業大片領域,“簡單粗暴”四個字似乎就能夠概括內地觀眾的喜好。《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和《生化危機:終章》成了近期最好的兩個例證。
電影市場專家蔣勇分析,在中國,電影票價不算便宜,很多觀眾觀影主要是為了尋找刺激感,認為這樣才值回票價。“很多觀眾對電影會有明確的區分:這部電影我要在電影院看,還是在電腦上看。刺激感越強才越覺得需要去電影院看。”比如《極限特工:終極迴歸》、《生化危機:終章》這種劇情簡單、臺詞不多,有大量打鬥、特效場面的商業片。
另外,不少國內觀眾將動腦,甚至情感投入當作娛樂的對立面,一些情節更加複雜、邏輯更加縝密、情感更加充沛、思考更加深刻的商業片反而讓觀眾覺得“看著累”、“看不懂”。
如果把《金剛狼3》被刪掉的14分鐘暴力場面加回來,再剪掉點文戲,也許該片的國內票房會更好一些。
內地觀眾欣賞水平比北美觀眾低?
幾部在北美口碑不佳、票房較差的電影在內地大賣,是否能說明內地觀眾對電影的欣賞水平比北美觀眾低呢?幾乎所有受訪的業內人士都表示,不能這麼簡單地下結論。
電影市場專家劉嘉坦言,目前國內的電影研究主要集中在產品上,對觀眾的研究還遠遠不夠。還很難從一個偶然的現象總結出規律,所以看待問題還是要更客觀理性一些,很多個案的發生有其特殊的原因。所謂的“爛片大賣損害市場”就更談不上了,“電影是文化產品,但也承載著很大的娛樂功能。爆米花電影過去就過去了,這類電影在2月大賣了,不能證明其他電影的發展方向就是這樣,或中國人就喜歡看爛片。”
電影市場專家蔣勇也認為不應把責任都歸咎於觀眾,“目前國內的電影文化本來就比北美差很多。我們沒有頒獎季文化,沒有彩蛋文化,沒有預告片文化(影院貼片預告),沒有漫畫文化,甚至小說文化也欠缺,我們的小說類型比美國少很多。”
蔣勇認為,對於《極限特工:終極迴歸》和《生化危機:終章》這兩部北美失利的影片能在內地大賣,更應引起我們思考的是這其中反映出的二三線城市觀眾口味的變化:《極限特工:終極迴歸》成本8500萬美元,《生化危機:終章》成本4000萬美元,連續創下內地票房10億以上進口片的成本新低。“為什麼這樣投資的電影票房能過10億?是不是代表著二三線城市的觀眾更關注進口片了。”
從去年開始,許多口碑不佳的進口片、國產片接連失利,很多人認為國內觀眾對電影的口味正變得越來越挑剔。蔣勇分析,不同地區觀眾觀影口味的進化速度是不一樣的,“二三線城市可能比一線城市慢半拍。一線城市觀眾開始看口碑了,二三線城市觀眾剛開始從隻看國產片到看進口片。”票房資料似乎在某種程度上印證了蔣勇的猜測——目前,《極限特工:終極迴歸》、《生化危機:終章》、《金剛狼3:殊死一戰》三部影片一線城市以外地區票房佔比分別為82%、82%、79%。
在未來一段時間,《美女與野獸》、《金剛:骷髏島》、《速度與激情8》等好萊塢大片將接連登陸內地,內地觀眾的觀影口味究竟將怎樣演化,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 時光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