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說】昨天為什麼沒送出三八祝福?

ADVERTISEMENT

都那麼多人送了,也不差我這一個。

有送祝福的功夫,還不如給婦女們送溫暖乾點實事兒——昨天我就是這麼度過的。

上午七點和德約科維森晨練一小時,練的時候就不太興奮,有點像費德勒在迪拜跟東斯科伊打的那狀態,腳底下發沉。

練完球,再洗完澡,困勁兒也上來了,身子也更乏了。本來還想再雕光一樓來篇推送的,但一想到下午還要參加肖姐和薑總在海體組織的“三八混雙邀請賽”,為了能有一個好的精神面貌參加這個比賽,對得起那名不知是誰的女搭檔,我決定還是先回家一人在雙人床上補一覺更像正經事兒。

精神頭跟收入是一樣的,睡前覺得少,睡後就顯得多。費德勒能在澳網奪冠,跟他在墨爾本能傻吃悶睡有直接關係。昨天下午睡完之後再參賽,我的狀態就好多了,打了三盤全都贏了。當然,這跟賽事組委會把這次專程從太原趕來的曾排名CTA全國第一的李鳳賢大姐分配給我也有直接關係,基本上就是風賢姐帶著我打,我都沒怎麼搶網——怎麼過“三八節”?就是得身體力行讓婦女們體會到當家做主的感覺!而不是在公眾號上喊口號!

ADVERTISEMENT

在海體打完仨小時,又趕到首體師參加重興俱樂部的例行活動,又是倆小時,又是三盤雙打,其中一盤男雙輸給了蘇啟仲和王姐的混雙。真不是讓的,是真打不過。

俱樂部訓練完畢照例有球後酒,但昨天沒敢喝,只是墊補了兩口,就又趕回北航。ESPN的萬欣老師從紐約回北京工作了,兩年多沒見了,約了一起打球!

還是倆小時,還是三盤雙打,跟萬老師搭檔保持全勝。萬欣老師是左撇子,大高個,發球上網,有點跟菲.洛佩茲似的,所以跟萬老師搭,我只要打得跟馬克.洛佩茲似的就問題不大了。

聊天一問,萬欣老師在北京住的離我也不遠,就差一站地,以後打球方便了,我們這片兒打球的圈子裡就缺左撇子。萬老師以後肯定搶手!

昨天在北航打完,都十一點多了,到家也快十二點了,我算了一下:這三八節過的,一天四練一共八個多小時,雖然不是一直陪在婦女身邊,但躺在自家床上也有那麼一絲滿足之後的疲憊,本來眼皮已經有點打架,但看央五的午夜體育新聞預告淩晨03:30有歐冠巴薩VS巴黎的第二回合比賽,立刻又來了點精神。

ADVERTISEMENT

知道首回合巴薩客場輸了個0:4,扳回來希望不大,但心裡還是有點小期待,盼著會有什麼不一樣的事情發生。

亂調臺,在東方衛視看了應該是重播的《天籟之戰》。雖然挺假的,但熬時間的話,這種節目也還能湊合看,而且比較省眼睛,好多時候只要聽聽就行了。華晨宇是挺能唱的,但就是那造型。。。怎麼說呢?擱現在上街會有些危險容易被抵製吧?

終於熬到喜力啤酒廣告了,開場兩分半就看到蘇亞進球了,好久不看巴薩的比賽了,Tiki-Taka現在也不那麼流暢了,有時感覺就像Tita-Kika,有時感覺又像Tita-nic。

即使靠一個亂七八糟鬼使神差的烏龍球2:0結束上半場,我也沒覺得巴薩真能逆轉。

麻煩的事情是我現在後半夜看球有個無法克服的毛病——中場休息犯困綜合症——又復發了,直接就睡過去了。

再醒就是淩晨六點——我安得鬧鐘。七點還要到北航跟今晚要參加5.0單打比賽的陳坷維奇進行賽前晨練。

摁手機鬧鐘,看“完美狐度競猜群”裡有人發言,知道巴薩6:1贏了,打出網球比分了,發在這群裡不算違規。

跟陳坷維奇練了一小時,把所有技術環節大概過了一遍。練完收攤怕又犯困沒敢洗澡,看手機知道王薔也贏了。

愛奇藝從今天淩晨03:00已經開始直播IW的女子比賽了,這周剩下幾天應該都是這個時間。

樂視從明天淩晨03:00開始直播IW的男子比賽,這周剩下幾天也都是這個時間。

本週五、週六、週日,高網都是從09:00—13:00直播IW的男子比賽。

困勁兒又有點上來了,今天推送完準備回家看一下央五中午重播的巴薩VS巴黎的下半場。

聽說是假球啊?想看看有多假?總不會比《天籟之戰》還假吧?


» 玩美狐度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