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亮相《歌手》,他還是那個行走的彈幕啊!

ADVERTISEMENT

上週六晚的《李健脫口秀》,oh不,《歌手》,你們看了嗎?

姐是為了李健去看滴~音樂詩人&秋褲男神,作為復(逆)讀(戰)生(歌手)再次來到這個舞臺,果然不負眾望啊!芒果臺修李健的圖總是好走心。⬇️

這首重新填詞的《異鄉人》唱得怎樣?反正是第二名,關鍵是,除了文藝本質未改,“清華哥哥”依舊開啟了高能“段子手+解說”模式。⬇️

時隔兩年,一進門就說:“現在演播廳拆遷成這樣了啊!”⬇️

看到自己的房間在林憶蓮隔壁,一點都不考慮人艱不拆的可能性,“是不是年齡比較大的放一樓,上樓不方便”(想想此時天後的心理陰影面積)⬇️

進入房間後,發現一大溜口紅。⬇️

李健:給我整這麼多口紅什麼意思,我們有那麼多張嘴嗎?

攝製組:可以送給心愛的人

李健:心愛的人沒那麼多,一個就夠了。

我要報警!你們花式虐狗!⬇️

另外,每個歌手演唱時,為了便於廣大觀眾理解歌曲的內涵外延,李健都在認真地發人體工學彈幕!

被調侃為“進口大侄”的迪瑪希唱完,李健感慨:他這麼年輕,“憂傷的質量”就這麼高!⬇️

ADVERTISEMENT

所謂“憂傷的質量”,就是說迪瑪希有一雙有故事的眼睛,而這不是表演出來的,是一種天賦。

哎呀,你這信手拈來的比喻啊,質量可以和2年前參加節目裡那句“二是質數裡的第一位”相媲美。⬇️

老搭檔沈夢辰這次是獅子合唱團的音樂合夥人。李健倍感欣慰:夢辰還是成熟了,以前帶個人,現在都能帶團了。⬇️

哥,確定不是來搞笑的?

當然,李健的解說裡還有不少乾貨,看完讓人受益匪淺。

比如,獅子合唱團唱完後把撥片扔給了觀眾,幸虧李健眼疾嘴快啊,及時解說了:這是一種禮貌。⬇️

還有林憶蓮爆改後的《藍蓮花》,李健的點評太接地氣了:開了!藍蓮花開了!⬇️

耳帝絮絮叨叨點評了那麼一大堆,總結五個字不就是:藍蓮花開了 嘛~!

要是杜麗莎唱《Vincent》的時候,李健能同期解說給500位大眾聽審就好了啊,保證票數更高。

李健回來了,整個氣氛都歡樂了很多。洪濤老師都嬌俏滴說“討厭”了,都要小拳拳捶他胸口了。⬇️

洪濤:健哥再次回到舞臺有什麼感覺?

李健:特別“穿越”,特別像大學畢業之後有一天說,你的文憑不好使了,再讀一遍。

ADVERTISEMENT

還有,機智地婉拒張傑邀歌,233333。⬇️

李健讓人佩服的還有一點,就是他毫不吝嗇的讚美,他對別人的讚美,言之有物,且出自真心。這來源於他能看到人的閃光點,本身的文化積澱又足夠讓他用言簡意賅的字詞表達。⬇️

如果不是李健的推薦和鼓勵,阿來不會秀一段,看其他歌手驚訝的目光和表情,他們怎料到一個沒啥存在感的音樂合夥人原來深藏不露!⬇️

李健在《我是歌手》舞臺上很少演唱天王天後人氣歌手的歌,更多是推薦有才華但低調的歌手的作品。的確,好的作品應該得到更多人的賞識。

b站已經有段子cut了,複習可戳:

反正週六晚上微博上是一陣歡騰呀~大家紛紛替李健喊話洪濤老師,解說、逗梗的費用,可以結一結了。⬇️

說到底,段子手始終是他的附加值,是令人驚喜的第二技能。李健最受人推崇的核心,始終是詩人的氣質和清醒的自省意識。

正如他所說:

因為我寫這首歌(異鄉人)的時候,有一個畫面就是,北京有段時間風特別大,刮颶風,所以在下班的時候,所有人都在跑。看到那一瞬間,我想無論地位卑微的、顯赫的、有錢的、貧窮的,其實都在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這一個真正的異鄉,屬於你的一個空間。

ADVERTISEMENT

十年前的(歌曲版本)有句話是“不知不覺把他鄉當作了故鄉”,這次加了一句是“故鄉卻已是他鄉”。因為你現在的理解跟十年前不一樣了,你十年前的作品今天再唱,你會發現,有些話沒有寫完,那你要注入你新的表達。我不太贊成歌曲寫得太苦,誇大自己的苦難和坎坷,是沒有必要的。因為它在我看來,不夠真實。或者說,作為作者來講,你不夠堅強和成熟。

他的人設,是一以貫之的,不是隻會在嘴上說些漂亮話。

鐵證就是,那麼多人走的都是上歌手-接商演-接綜藝,出名賺錢的道路。這本來也無可厚非。而李健呢,2015年的《我是歌手》結束後,他就去了一趟美國走了走(是的,精通虐汪於無形的李健說過他“每天都在度蜜月”),按他的話說,是“避開了強勁的風頭”......

離開焦點。娛樂圈這種幻象,它可能會給人造成很多錯覺。因為那種燈光下,人們的目光下,那種灼熱感其實是讓你感到無所適從。所以人在一個特別受關注的時候,應該去冷靜和遠離人群。

我始終覺得歌手還是應該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情。你的身份是一個歌手,作品是你唯一的名片,還是讓人們喜歡你的歌才逐漸對你有好感的。當你人比歌紅,那一定不對。

哎,想到了wuli與繁華世界暫別的胡歌啊。所以我們愛的,還是同一種人設。❤️

遠離喧囂的這兩年,李健一度連微博都停止了更新,不出席活動的時候就像人間蒸發一樣,成為失蹤人口。

這兩年,他就做了三件事——“看見李健”全球巡演,健談會和新專輯《李健》。

而這三件事,確實與創作、與生活息息相關。⬇️

“看見李健”健談會,分別在清華大學、四川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武漢大學舉辦。在最終場,李健也邀請到靳東與他一同暢談。雖然兩位身處不同領域,但都秉持著同樣的想法——離生活遠一點,離作品近一點。淡定面對走紅,保持著冷靜與清醒,隱藏在生活裡,用作品說話。

哈哈,快兩年前的事情了,那次姐還在現場的。複習可戳➡️活久見!靳東李健合唱!猛戳有真相!大大乃們真的是第一次見?⬇️

而他的創作專輯——《李健》,收錄了四首作品,沒有一個統一的主題,都是自己的所思所想,更像是一部日記。他秉持自己,關注著社會上被忽略的點,且一如既往地寫著自己愛寫的東西。⬇️

難怪餘華也會來《歌手》作為親友團幫他“背書”了,李健可是一直在推薦餘華的小說的!想知道為什麼餘華會出現在李健的朋友圈,可以戳這個視訊:http://video.sina.com.cn/p/finance/20150316/171364729925.html

在這次訪談裡,李健聊了《活著》、《紅字》、《霍亂時期的愛情》和《聶魯達詩選》,他看過餘華所有的小說,連餘華寫給別人的信都沒有放過。所以他跟餘華吃飯時都開玩笑說:“我比你更瞭解你的作品。”

李健在《歌手》裡也說:

音樂態度其實和文學態度是一樣的。從大的講永遠是自我表達。這種自我表達第一是不能迎合,第二這種表達不是孤芳自賞的表達。

在最熱鬧時遠離,又在需要時迴歸。

歌照唱,段子照說,錢照賺,人照愛。不論怎樣,心都沒有被環境牽著走。

出入由我,這不單需要能力,也需要境界。

» 娛樂拆穿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