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0分闖關後,諾維茨基還有多少遺憾?

ADVERTISEMENT

德克·諾維茨基的三萬分,來得有些千呼萬喚。

時間倒退十來天,當他主場打熱火隻拿8分、客場戰老鷹僅得11分之時,旁人不說,連他自己都有些著急了。那句“詹姆斯會比我先拿到30000分”是玩笑,當然也是心情。幸好,還有老天幫忙。從北京時間3月4日打灰熊算起,連續五個主場,大有不助德克成就歷史不罷休的意思。

所以,他也給自己加了力。第三場,打湖人,衝線。而且,是以單節18分的飛翔姿勢。一個即將39歲的球場老男人,一個永遠以冷酷示人的德國天王,原來他是可以澎湃的。

38歲零261天,NBA歷史上第六位職業生涯總得分突破30000分大關的球員,同時也是攀升到這一歷史性高度的首位國際球員。哪怕,在突破30000分的這個夜晚直接宣佈退役,德克好像也不再有什麼遺憾。或者說,哪裡還顧得上什麼遺憾。

30000分有了,總冠軍有了,MVP有了,名人堂榮譽遲早也會有,甚至連一個鐘愛他到要死、恨不得此生永遠把他留在身邊的

老闆都有了,想要替這個德國人找出些什麼缺憾來,倒真是需要,費那麼一點點心思。

ADVERTISEMENT

他似乎,還可以更富有一點點。到上賽季結束,諾維茨基職業生涯的工資總收入超過2.2億美元,與同時代的球員相比,絕對是超級富翁了。要知道,與他同屆的皮爾斯和卡特,前者職業生涯工資總額1.93億美元,後者總額1.69億美元,雖然都是巨星,難免分出高下。

而且,一定要提及的是,這還是最近幾年諾維茨基屢次主動降薪的情況下,才讓他與另外兩位的“差距”不是那麼明顯。過去兩個賽季,德國人的年薪都在800萬美元上下,等於每年自己白白讓出了1000多萬。讓給誰?諾維茨基也未必知道是誰,他隻是讓出來供小牛隊去簽下大牌球星的。

這架勢,簡直他就是擁有球隊股份的小老闆。也難怪,球隊的老闆馬克·庫班會視他為一生所愛。打湖人這場比賽,當德克投進突破30000分大關的那個球時,場邊的庫班竟然蹦了起來高喊“暫停”,雖然被耽擱了少許時間,照樣無法阻攔這位性情老闆緊緊摟住了最能收斂性格的德國人。冰與火,你和我,哪怕是德克先到、庫班後來,並不妨礙他們成為小牛隊永恆的代言。

也正因為如此,庫班才會這麼多年任由小牛隊的教練、球員來來往往,惟一攥在手中不放的就是諾維茨基。沉靜又淡定的德克,毫無疑問感受到了來自老闆的這種“偏心”,他甚至都敢相信,自己隻要張口提出任何關於球隊建設的建議,庫班都不會拒絕。然而,那並不是他的性格,他更習慣做的事情,就是把從小養成的那些習慣沿襲下去,就好像每一場比賽的場邊、必定坐著那位於他亦師亦父的霍爾格一樣。

霍爾格其實比德克更不願意麵對公眾,即便這麼多年來,在很多人眼中他承擔著太多與諾維茨基有關的角色--私人教練,心理輔導師,甚至是他的義父。令人吃驚的是,在美國如此,德克夏天回到歐洲,代表德國國家隊參賽,我都不止一次在場邊遇到霍爾格。大概,不足20歲就遠赴美國的德克,已經無法更改要在自己的生活中給那位老爺子留一個位置。

ADVERTISEMENT

並不難理解,國際球員加盟NBA,一定是要與孤獨戰鬥的,任何一位淩絕頂的英雄,尤其會長久與孤獨為伴。諾維茨基原本有幸,早早就遇到了納什,可能他這輩子交到的最知心

朋友。然而,納什到底沒能與他一路並肩,甚至有那麼幾年兩人還必須在場上你死我活。這種滋味不好受,但諾維茨基隻能壓在自己舌底,因為他從來不是一個主動傾訴者。到後來,連共同攜手奮戰8年、還一起拿到總冠軍的特裡被換走,他也不曾公開表達自己的態度--你當然能想到,他的態度。

知己難尋,無形中也推著諾維茨基,隻能將更多的專注集中在那個到他手上就添了些神奇力量的籃球上,包括那註定名垂青史的金雞獨立式。2011年有那個總冠軍,則是對於他這種投入的最好回報。也正是那年的季後賽、那年的總決賽,人們得以更多看到一個怒目圓睜、霸氣外露的諾維茨基。

隻是,拿了冠軍,基德、特裡一個個都離開了,似當年芬利、納什一個個離開那樣,隻留著諾維茨基獨自面對球隊的所謂辭舊迎新。

難能可貴,是諾維茨基臉上愈見滄桑,他愈是能夠將凡此種種的孤獨,消化得無影無形。小牛隊近幾年夏天屢屢“搶人”難

如意,諾維茨基從未表達過任何不滿。本賽季來了哈裡森·巴恩斯,他馬上恨不得將所有經驗傾囊相授。沒得到30000分之前,他更已表達過另一個決定:爭取把下賽季打完。那樣的話,他就距離40歲很近很近了--

ADVERTISEMENT

不對,6月19日的生日,如果堅持到最後一場季後賽,他甚至就跨越了不惑大關。隻是,是否真的跨越,更敏於自我判斷的德克,哪裡還會那麼在乎?

他一定會不事聲張地,做出自己的抉擇。2012年,德克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與自己的女友宣佈了婚訊。對待他的另一位“愛人”,他大概也早有了答案,不說也無妨,誰都能捕捉到,那一抹藍色。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 體育即孟想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