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的“2 小時馬拉鬆計劃”進行了第一次試跑,這裡是細節

ADVERTISEMENT

去年 12 月,耐克宣佈了一項名為 “Breaking2” 的計劃,Breaking2 的意思是“打破 2 小時”。他們找了生理學家、營養學家、工程師等組成科學團隊,和產品研發團隊一起,試圖幫助 3 名經挑選的馬拉鬆運動員在 2 小時內跑完全程馬拉鬆。

這三名運動員分別是:32 歲的肯亞運動員 Eliud Kipchoge,獲得 2016 年裡約奧運會男子馬拉鬆比賽金牌,成績 2 小時 8 分 44 秒;34 歲的厄立特裡亞田徑運動員 Zersenay Tadese,是半程馬拉鬆世界紀錄 58 分 23 秒的持有者;26 歲的衣索比亞選手 Lelisa Desisa,他分別在 2013、2015、2016 年贏得波士頓馬拉鬆,目前的個人紀錄是 2 小時 4 分 45 秒。

根據目前的世界紀錄,人類跑馬拉鬆最快的成績是肯亞運動員 Deenis Kimetto 在 2014 年柏林馬拉鬆創下的——2 小時 2 分 57 秒。

這項計劃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率先帶領人類打破記錄的公司就有資格給自家生產的跑鞋冠以榮譽。

3 月 8 日,耐克公佈了其中一次試跑成績:北京時間昨日淩晨,32 歲的肯亞運動員 Eliud Kipchoge 用 59 分 19 秒跑完了一次半程馬拉鬆。

從 3 名運動員過去的最佳成績來看,Eliud Kipchoge 確實是其中最有希望打破紀錄的人選。儘管半馬跑進 1 小時和全馬跑進 2 小時完全不是同一回事,而且半馬的世界最快記錄是 58 分 23 秒,但耐克仍然迫不及待地公佈了這個數字。

同一時間公佈的還有 Breaking2 計劃中會使用到的那雙鞋子,以及今年最終試跑的賽道:義大利蒙紮國家賽車場的一條 2.4 公裡環形賽道。

ADVERTISEMENT

根據官方新聞稿中的資訊,選擇賽車場作為跑道並不是出於博人眼球的考慮。蒙紮賽道的環境保持在 12 度左右,天氣則以能夠降低運動員熱負荷的多雲為主,氣流也不會出現急劇的方向性變化,同時他們還考慮了賽道材質、拱形段形狀、長度等因素。

“我們都知道,最理想的跑道應該是平原。目前為止,最快的世界馬拉鬆紀錄產生在柏林,那裡被視作最為平坦的跑道之一,但我們正在尋找比柏林更加平坦的跑道。”耐克 Breaking 2 團隊在此前接受《好奇心日報(www.qdaily.com)》採訪時如此解釋賽道的其中一項選擇標準。而現在看起來,那個更平坦的答案就是蒙紮。

可以作為參考的是同樣在試圖打破 2 小時的運動科學教授 Yannis Pitsiladis 的團隊。他早在 2014 年就開始了他的 Sub2Hr 計劃,衣索比亞馬拉鬆選手 Kenenisa Bekele(現世界第二)和他選擇的場地則是死海。科學家認為,富氧的死海是訓練 2 小時馬拉鬆的理想場所。

至於那雙鞋,耐克為其命名為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從耐克公佈的設計圖來看,他們似乎在跑鞋的造型設計上也用到了賽車的概念(時時不忘埋梗的公司),當然,也包含了不少專門為馬拉鬆長跑設計的特性,比如前掌高度達到超高的 21 毫米、為減輕跟腱損傷而設計的 “ 9 毫米落差”等等技術細節,有興趣的可以戳這裡檢視詳細的介紹

ADVERTISEMENT

當然,賣鞋的重點依然沒忘記,和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相似造型的三雙鞋也一起公佈,將於今年 6 月 8 日正式發售。

在專業運動,尤其是馬拉鬆領域樹立威信一直是耐克想做而未被許多馬拉鬆愛好者認可的事,而這三雙鞋則很可能承擔了這樣一個樹立威信的任務。至於怎麼說好一個故事,就是耐克擅長的部分了,比方說:這一系列的橘紅、湖藍配色就源自義大利蒙紮汽車大賽。

無論這件事成功與否,Breaking2 都看起來都像是一件必須要做的事情了。就在不久前的 2 月末,阿迪達斯也公佈了他們的 2 小時馬拉鬆計劃 “Sub2” 的專用鞋款 adizero,它們把這雙藍色的鞋稱之為“能量藍”。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誰能最終搶得先機呢?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 好奇心日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