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兩會代表都開始diss“小鮮肉”了?但是有些“鍋”不能隻讓“小鮮肉”來背

ADVERTISEMENT

導語

當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譴責“小鮮肉”沒有職業道德的時候,也有人說“小鮮肉”們的種種劣習是被慣出來的毛病,可究竟是被誰慣出來的?

文:貓寧

昨日,一篇名為《編劇宋方金“臥底”實錄:表演,一個正在被毀掉的行當》的文章在各入口網站的娛樂頻道和行業人士的朋友圈裡瘋狂刷頻,文章內容為著名編劇宋方金借橫店某演員之口,揭露了演員的行業現狀:替身、高片酬、不守時、不背臺詞等一系列負面行為不勝列舉,並炮轟了當前的“小鮮肉中心製”。

此文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立刻引發了媒體的關注和業內人士的評論,演藝圈的“小鮮肉”們又一次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近些年來,“小鮮肉”“流量過剩、演技不足”是演藝圈裡老生常談的話題,甚至兩會上,還有人將”藝人要德藝雙馨“作為提案提了出來,但是這一現象的形成僅僅歸因於藝人不敬業就可以了嗎?恐怕資本驅動下整個行業的惡性迴圈,才是造成行業弊病積重難返的根源吧。

投資人不懂戲,看微博粉絲數選演員

ADVERTISEMENT

“電視劇行業已經從‘導演中心製’變成了‘製片中心製’,也就是‘投資方中心製’。”這是導演鄭曉龍在今年的中廣聯製片委員會上的一番言論,他這一語或許也道破了當前影視行業亂象的根源。投資方出了錢,自然就擁有了話語權,因此投資人的對演員的選擇偏好,就對一部劇起到了相當大的影響作用。不過遺憾的是,當很多熱錢進來的時候,投資人並不瞭解影視創作的規律,他們不懂劇本和創作,隻會一味會抓演員,因為把錢給夠、流量演員來了,收視自然也就上來了。

這一做法的確屢試不爽。從2016年的衛視黃金檔收視的TOP3就可以看出,分列前三位的《親愛的翻譯官》《麻雀》和《解密》,無一不是以“小鮮肉”為代表的流量演員擔綱主演的作品。超高的收視也讓投資方更加堅定地走上了“投資小鮮肉”這條路,繼而造成了以“小鮮肉”為代表的眾多流量演員的市場行情一路看漲。然而,即便片酬水漲船高,卻依然擋不住越來越多的“小鮮肉”遭到爭搶。

在談及選擇流量演員的原因時,去年熱播的電視劇《解密》導演安建的一番話,或許可以對映出當前許多投資人的心聲。以編劇麥家為代表的《解密》主創團隊曾表示,不看好男主陳學冬的演技。但導演安建卻表示,雖然沒見過演員,但聽說主演有2400多萬的粉絲,就當即簽了這位演員,並表示不會演戲也可以教到會。這種令人瞠目結舌的言論,也是讓人無可奈何。

流量演員遭瘋搶,檔期不夠,替身來湊

不過,市場上的流量演員就這麼多,若要滿足所有有意向的投資人,這無疑是不現實的。但是在資本的驅使下,即便檔期衝突,寧可讓演員軋戲、替身、摳像,也不放過賺錢的機會,這樣的現象在近年來也是屢見不鮮了。

ADVERTISEMENT

從今年初某鮮肉的“倒模”事件開始,再加上開年劇《孤芳不自賞》的“摳像風波”,“小鮮肉”的種種不敬業表現又一次被搬到了臺前。在一部62集的電視劇中,雖然兩位主演都給出了四個月的拍攝時間,但在被曝光出來的行程安排上,兩人都在其中穿插著綜藝節目、商業活動、拍攝另一部戲等諸多事宜,因此兩人同框拍攝隻有69天。

當演員檔期嚴重不足的時候,劇組藉助替身、摳像等技術也是無可奈何。製作人侯鴻亮曾在採訪中針對這一現象進行了抨擊:“演員給50天的拍攝時間要拍四五十集,你憑什麼同意?如果我們大家都能夠把認為那些錯的東西我們不去做,我們堅持做我們對的東西,我們相信這個行業會朝著好了方向走。”

不過,並不是每位製作人都有侯鴻亮的底氣。比如被迫摳像的《孤芳不自賞》導演鞠覺亮就曾在遭到了眾多譴責後,道出了這個行業的許多無可奈何。據瞭解,現在的很多演員會帶自己的編劇和導演去拍戲。因此,一個導演若對演員不滿意,在開掉一個演員之前,恐怕要先將自己開掉。這已經成為了許多電視劇拍攝中的預設的規則,也是很多導演都要去面對的問題。因此,鞠覺亮最後也隻能說出“你能怪誰呢”這種無可奈何的話來。

廣告商和播出平臺的“無流量不歡”哲學

如今,以鮮肉為代表的流量演員們,動輒坐擁千萬的粉絲擁簇。因此在粉絲經濟蔚然成風的當前,電視臺和廣告商更加把鮮肉演員當做了營銷噱頭和眾籌資本,因此他們也成為了屢試不爽的收視靈藥。

ADVERTISEMENT

以2016年的衛視黃金檔收視的TOP3為例,《親愛的翻譯官》《麻雀》和《解密》這三部劇以平均超過1.6的收視率,也讓播出平臺湖南衛視成為了去年影視劇市場的最大贏家。 雖然這三部劇在豆瓣的評分卻分別隻有是5.0、6.3和4.7,但收視卻與口碑兩級分化的原因絲毫不影響這些鮮肉演員受到投資方青睞,反而讓電視臺爭相購買他們出演的劇集。畢竟在收視率得到了保證的情況下,電視臺的廣告收益也隨之增加。

有流量演員的劇集更容易賣、播出平臺和廣告商更願意給出高價,長此以往,這樣互惠互利、多方受益的模式,也就也成為了整個行業不斷迴圈的規律。而“小鮮肉”作為整個環節的諸多受益方之一,自然是何樂不為,被慣出來的一系列壞毛病也是可想而知了。“演技不夠、流量來湊”這樣看似是不著邊際的笑話,雖然讓很多老藝術家連連搖頭,卻也在資本的裹挾下成為了不得不承認行業現狀。

投資方一味看重流量演員的市場號召力、流量演員遭到爭搶縮減檔期軋戲、導演得過且過被迫用替身摳像完成拍攝、播出平臺看流量影響力購劇、廣告商看流量投資播出平臺……在影視劇製作和播出的每一個環節裡,每一步都有人在算著一筆很精明的賬。但是卻共同導致了每個環節的惡性迴圈,最終造成了當前的現象。

當前影視行業的種種亂象,讓筆者想起了電視劇《北平無戰事》當中的一段場景:當五人調查小組調查北平經濟時,誰都不敢拿上層部門開刀,於是隻能將矛頭對準了最無足輕重的北平分行。無非是柿子專挑軟的捏,找一隻替罪羊罷了。

如果說“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或許有些言過其實,但造成當前影視行業亂象的問題出在哪,想必大家心中也都明白。隻是要從哪裡開始試水整改,誰都不敢先吃這口螃蟹罷了。不要總是拿“小鮮肉”說事,該是誰的鍋,就應該由誰來背。

END

更多精彩原創文章,盡在小鮮綜藝、劇研社

» 烹小鮮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