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不能和別人不一樣?

ADVERTISEMENT

最近在看一部新美劇,X戰警系列的衍生版,名字叫做《大群》

裡面有一句臺詞,特別的讓我感慨

這句臺詞背後的含義其實是歐美電視劇裡經常討論的一個主題:與眾不同是一種天賦。

從高中入坑歐美圈開始,我大大小小看過不少目標受眾人群為青少年英劇、美劇和歐美系的電影,這些劇集儘管背景不通、設定不同、故事不同,但絕大部分都有一些共通之處:

他們熱衷於講述被別人當作“異類”的主角是如何利用自己的與眾不同完成常人無法完成之事的故事。

英國非常有名的兒童劇《梅林傳奇》,講述了從小作為魔法師的梅林如何排除萬難在禁製魔法的卡美洛特生活並輔助亞瑟建立了古英國,造就一代傳奇的故事。

英國著名的殭屍劇《復生》(又名《行史肉心》),講述了在殭屍可以被治癒的年代,殭屍如何迴歸正常社會,與正常社會和諧相處的故事。

還是英國,暢銷全球的青少年魔法讀物《哈利波特》系列,講述了從小就和別人不一樣的哈利如何通過一系列考驗打敗伏地魔,拯救世界的故事。

哈利波特前傳的《神奇動物在哪裡》的男主角紐特同樣也是同學們眼中的異類,因為太熱衷於環境保護事業一度在學校裡被排擠。

還有非常受歡迎的《新烏龍女校》(系列電影,講的也同樣是一群被外人看作是“奇葩”的女孩如何保護學校、挽救莎士比亞遺產的故事。

好萊塢的故事就更不用說了,X戰警 ( 連結可點)整個系列都在講作為“異類”的變種人到底要如何與普通人類自處,並順手拯救世界。

ADVERTISEMENT

非常受國人歡迎的《生活大爆炸》系列的主角團們也都是普通人眼中的“科學怪人”。

石頭姐的成名作之一,校園故事《緋聞計劃》裡的女主角也是一個經常被其他同學diss為婊子的“異類”。

其他諸如探討“同性戀”問題的電影就更不用說了。

甚至連第一瑪麗蘇傳奇《暮光之城》系列裡的男女主角也都是和普通人不太一樣的“異類”,男主角是吸血鬼、男配角是狼人,他們都要面對“如何與正常人類相處”的課題,就連女主角這樣的“人類”也存在一些性格上的問題。

還有一部我非常欣賞的德國吸血鬼電影《吸血鬼姐妹》也是如此,電影裡半人半吸血鬼的姐妹倆,無論在吸血鬼世界還是人類世界都是“異類”。

於是兩個人一個想成為完整的吸血鬼、一個想成為完整的人類,但是經過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之後,姐妹倆終於明白,作為半人半吸血鬼的自己才是最棒的。

其實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如果要我舉,可能還能再舉上個三天三夜。

真正有趣的是,當我發現這個規律之後,我搜尋變了我腦內的國產影視劇,幾乎找不到一部電影的主角是“異類”,並且能夠為自己的與眾不同而感到驕傲的。(唯一一部應該是一個動畫片《大耳朵圖圖》)

歐美系電影裡、尤其是青少年取向的片子裡最喜歡探討的 “我到底是誰” 的主題,幾乎很少在國產影視劇中涉獵。

國產影視劇中的青少年似乎從不為“自己到底是誰,應該成為什麼樣的人而糾結”也不為“為什麼我和別人不同而鬧心”。

或者說,他們幾乎不會看起來很“特別”。

ADVERTISEMENT

早年《快樂星球》等等的兒童劇雖然主角也是被外星人選中的小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與別人與眾不同,但這種與眾不同與孩子的自身特質是沒有任何關係的,都是外力施加的。

而且影片的最後,往往都會安排孩子們和他的外星朋友們分別,做回普通的小孩。

甚至連瑪麗蘇校園愛情偶像劇的所謂“平窮”少女的與眾不同,也遲早要被有錢少爺們“同化”掉,傻白甜們的“華麗轉身“往往就是穿上水晶鞋,被少爺們帶入上流社會,成為上流人士。

電視劇的編劇導演給主角們設計了一個非常 標準化 的[合理],彷彿主角們一定要達到某一種固定的標準才能夠被群體所接受。

家庭倫理劇孩子的最終結果一定是變成了學習優異的“學霸”,父母哪怕是感情不和、出軌、家暴最後也要相敬如賓。

還有一些更可怕,比如《大丈夫》( 連結可點)裡非要安排愈飛鴻和小鮮肉分手,去原諒渣男前夫,就因為姐弟戀看起來不標準,原配的才是最好的才是主流媒體裡的“優秀家庭”的標準。

這些電視劇裡的角色在影視劇裡被安排的人生路線和生活中的我們一樣,一定要成為標準化的人。

“你看看別人家的孩子學習多好?”

“你為什麼不能像你同桌一樣?”

“你為什麼就做不到別人都能做到的事情?”

“讀小說/看電影/畫漫畫/玩魔方有什麼用,怎麼就你玩這些?”

幾乎每一個小孩都在“怎麼就你不一樣”的質疑聲中長大,彷彿“和別人不一樣”就是一種錯誤。

甚至長大之後都不能擺脫這種質疑。

“你怎麼不考公務員,大家都考公務員?”

ADVERTISEMENT

“你怎麼不結婚,大家都結婚?”

“你怎麼不生小孩,大家都生小孩?”

“你怎麼不買房,大家都買房?”

當你說出理由去解釋這些問題時,你會得到的答覆往往是“你怎麼那麼毛病,別人都是這樣的啊!”

是啊,別人都是這樣的,可我不是別人,我是我自己啊!

我至今都記得我初中班主任最愛說的一句話:你們都是一棵小樹苗,老師就負責幫你們把你們沒用的枝椏剪掉。

可是,什麼樣的枝椏是沒用的呢?判斷的標準在哪裡呢?

學生們都是小樹苗不假,可是樹還分不同種類,灌木要往兩邊長圓圓的才好看,白楊要往高處長,瘦瘦長長的才好看,為什麼要把我們修剪成一個樣子呢?

人生而不同,怎麼能要求他們都穿著一樣的衣服、做一樣的事、在同一個時間結婚、在同一個年紀生小孩、做同一種安穩的工作呢?

《我的少女時代》這段真的是太燃了

對於青少年們來說,到底什麼樣的電視劇最合適?顯然不是講究階級對立的《三生三世十裡桃花》,也不是一天到晚宮鬥來宮鬥去的各種妃子的“勵誌傳記”吧!

我小的時候尚且還能看到《家有兒女》這種注重小孩應該因材施教的青少年向的影視作品,現在呢?高中生在《上癮》裡靠強姦掰彎自己的同學,青春片裡不是墮胎就是狗血。

在別人的熒幕上教育青少年“人生而不同,沒有哪一種更好也沒有哪一種更差,最重要的是認識自己、瞭解自己、接受自己併為自己感到驕傲。”時,我們的熒幕在講些什麼?

白淺作為神仙就應該被包辦婚姻、每個人都要服從自己的命運,即使是九重天上的太子也要遵循規章製度老老實實的聽話?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哪裡來的歪門邪說要求大家千人一面?

就像《新烏龍女校》裡的姑娘們,她們有的力氣太大無處使被叫做暴力狂,有的熱愛環保被別人當作怪胎,還有的常年沉迷算數被當作瘋子,她們每一個人都不同,都是這個世界的“異類”。

但她們又都無比的重要,暴力狂可以給壞人一通暴錘,環保怪胎可以利用風力發電追趕壞人,而宅女可以利用自己的數學知識完成精確打擊。

天生我才必有用,就像X戰警裡X教授常說的,重點不是放棄你的天賦去做一個標準的人,而是學會控製和使用你的天賦,為你所用。

千萬不用因為自己不同而感到“自卑”,因為梵高和畢加索也曾經被當作瘋子處理過,最重要的是,要讓你的“不同”變成“卓爾不群”才好!

這是我在電影裡學會的道理,現在分享給你們聽。

» 介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