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蔣家駿揭祕新《射鵰》:黃日華差點演了郭嘯天,鯊魚下線因為特效來不及做,楊康進組第一個鏡頭竟然是……

ADVERTISEMENT

文 │二零七

新版《射鵰英雄傳》(以下簡稱《射鵰》)上線以來,引發全民武俠熱潮,網路點選總量已突破25億。獲得讚譽的同時,該劇對於小說的解讀與演繹也引發了金庸迷們的熱烈討論。這樣一部正統武俠劇是怎樣煉成的?骨朵此次獨家對話新《射鵰》導演蔣家駿,請他聊了聊臺前幕後那些事。

接拍《射鵰》是給自己挖了個坑?

在北上的香港導演中,蔣家駿算是比較特殊的一位。許多香港導演在古裝偶像劇上見長,他的作品中更多則是現代劇,曾風靡一時的《男才女貌》、《醜女無敵2》都出自他手。至於為什麼會接拍這部戲,可能是因為83版《射鵰》對那一代人永遠有著特殊的意義吧。“當時沒想到原來會有那麼大的壓力,後來一想,誒,自己好像給自己挖了一個坑。”蔣家駿笑說。

作為金庸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之一,《射鵰》此前僅電視劇就拍攝過六個版本,故事可謂家喻戶曉,更有許多選角珠玉在前,翻拍的確是件難事。幸好,蔣家駿很快找準了方向。

“在改編上,每一版都有自己的處理和演繹。83版應該是最深入人心的,但現在看來,它一是改動很大,再就是製作比較粗糙。可能是因為一些條件上的限制,複雜的戲都把它撇掉了。那麼我們這版希望儘量忠實於原著,還原一些以前可能被忽略的場景或者細節。可能有人說給觀眾看舊的不好,我說不會,就算是舊的東西,裡面也有很多根本沒有人拍過。”

在蔣家駿看來,《射鵰》雖問世已六十年,但魅力猶在,並不會過時也不需要顛覆。“你要做的只是用更新的科技、更新的手法、更新的節奏去演繹這個經典。本身《射鵰》的人物就特別紮實,你看進去之後就會關心其中的角色、會追著看,看江南七怪去了哪裡,看一會兒黃藥師出來會怎麼對他女兒。而不是隻看臉,或者隻關注自己的偶像是不是出來了,它跟一般的IP劇是不一樣的。”

選角風雲:開拍後楊康才進組,黃日華差點演了郭嘯天

ADVERTISEMENT

確定了創作方向,由誰來演繹這些經典角色成了難題,有人不想演,更有人不敢演。蔣家駿透露,選角時前後見了一兩百號人,不靠譜的有很多,甚至也刷掉了一些所謂能夠帶流量的人,最終還是以貼近人物為重,舍大咖而用了新人。

“李一桐像我心目中的黃蓉,她有靈的一面,因為是舞蹈學院出來的,所以整個人的形態比較好。楊旭文雖然不完全是那種濃眉大眼,但是他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他在這個圈子裡待得還不是很久,給人的感覺特別誠懇,不花也不油。”

飾演楊康的陳星旭年紀最小,1996年出生,目前中戲在讀。有趣的是,蔣家駿回憶道,其實楊康在比武招親中的出場就是陳星旭進組後的第一個鏡頭。“比武招親那場,我們在沒有楊康的情況下拍了一個禮拜。最後沒辦法,他從學校請假來到橫店,一到現場,我說快!給他吊威亞!就拍了他從人群中跳出來的那個鏡頭。”

現在回頭看,蔣家駿也慶幸選擇了新人而不是流量,畢竟在當前的業態下,當紅明星不可能跟劇組“耗”那麼長時間。“現在那些所謂有知名度的演員,他們的工作太多了,真人秀或者什麼,給劇組留的時間很少,當時橫店其他劇組有人說,某某某才給了三十天。”蔣家駿感嘆,“而我們這個戲拍了五六個月,現在很少見了。”

另外,“最帥楊康”苗僑偉在新版中搖身一變,成了東邪黃藥師,這個彩蛋讓許多人津津樂道。“每一版出來都跟83版比,那如果有一個能讓觀眾有觸動的、83版的東西在這一版裡,我覺得挺好的。”蔣家駿大笑,他說,他曾想過邀請黃日華出演郭嘯天,可惜由於檔期原因,不得不作罷。

新派武俠更要接地氣,古代沒有爆炸!

不知從何時開始,武俠劇中開始充斥著炫光特效,武俠仙俠傻傻分不清楚。如果說近些年幾部高口碑武俠劇都做對了什麼,其中一項絕對是打鬥做到了紮實接地氣。

ADVERTISEMENT

“這版的打鬥參考了一些電影的設計,比較寫實。比如降龍十八掌,他是有功力讓一些實在的東西形成一個龍的形狀再打出去,而不是一掌打出去,出來一條彩色光柱或者一個爆炸。我說千萬不要爆炸,古代沒有爆炸。”蔣家駿笑道。

“現在的批評是慢動作太多,但這個可能就是我們這版的風格吧?其實唰唰一打鏡頭就搖過去更省事,而且看起來更花哨。但是如何讓觀眾看清楚打鬥的一招一式,其實更有難度。”

《射鵰》中有許多經典對決,而且是群戲,拍起來很艱難。“文戲中帶著打戲,這批人打完又換另外一批人打,如果不是這些演員,真的很難拍出來。”蔣家駿坦言。要打,還要場場都打得不一樣,就得在排程或環境上花心思。如江南七怪的出場,小說中,七人已經在酒樓裡等候丘處機,對話之後再開打。新版則有所改動,七怪次第出場,與丘處機鬥酒之餘,其身份與特長一覽無遺。整場戲一氣嗬成,令人倍感驚豔。在蔣家駿看來,這場戲非常重要,它決定了觀眾對於七怪的第一個觀感,決不能敷衍。

對於全真七子的天罡北鬥陣,這一版也有不同的設計。“全真七子在牛家村圍攻黃藥師,如果是在室外廣場上打,跟後面醉仙樓就重複了,所以我們把這場戲搬到了室內,搭了一個可能是歷來最大的曲三酒館,有上下兩層,人就在樓梯上翻上翻下,把整個酒館打得稀巴爛,那場戲也拍了十幾天。”蔣家駿對這場戲也十分得意,同時他表示,之前許多版本對於天罡北鬥陣的呈現,更注重北鬥七星的陣型,而新版更注重每個人在其中所發揮的功能,站位反而是其次。

迴應爭議:沒有洗白楊康,鯊魚消失隻因後期太緊

當然,沒有任何作品是十全十美的,新《射鵰》獲得讚譽的同時也不乏爭議,首當其衝便是對反面角色楊康的處理,部分書粉認為,新《射鵰》給楊康、穆念慈新增了太多原創情節,有“洗白”之嫌。對此,蔣家駿表示,為了全劇60集的篇幅,擴充支線在所難免;再者,郭靖黃蓉的故事觀眾太過熟悉,反而楊康穆念慈身上有更大的挖掘空間。

“有觀眾說,為什麼要洗白他?我覺得不是洗白,而是更立體化。正所謂壞人不能說他完完全全就是壞的,他肯定也有內心的掙扎。楊康這個角色尤其複雜,他發現自己一直以為的父親是養父,面對生父他又留下遺憾,臨死都沒有叫出一聲爹。”

“你說他內心沒有情感嗎?他哪怕是貪圖榮華富貴,對父輩的情感還是有的,所以不能很單一地去寫他。同理,他與穆念慈的感情線,我們也希望能再豐富一些。所以並不是洗白,只是探討。可能有一些細節我們展現得不是特別詳細,但演員的話,作為新人,他已經演得挺到位了。”蔣家駿解釋道。

此外,片中特效鏡頭的水平參差不齊,同樣引發了觀眾吐槽。如歐陽鋒與周伯通在海上打賭捕殺鯊魚這一橋段,為數不多的幾個鯊魚的鏡頭實在令人齣戲,這背後又有什麼難言的苦衷呢?

“後期實在是太緊了,那段戲差不多是殺青之前拍的,這部劇又是臨時提檔,有些特效來不及做。其實拍的時候都是認認真真去拍的,細節都有,做了很大的鯊魚的道具,但是特效沒時間畫,因為還要做大海、水面的特效,那個更難。”

“所以很多鏡頭只能把它簡化或者取掉,剪輯的時候以快打慢,保證劇情的連貫,但效果肯定會打折扣,實在沒辦法。確實挺遺憾的,但你怎麼辦,不播嗎?現在不播就要等到明年了,當時誰也沒想到它的反響會那麼好。不過電視臺也算是給我們很大的面子了,本來這個周播劇場是一週兩集,就每週一晚上,因為這個戲他們砍掉了一個綜藝節目,給我們播兩天,這要鼓起多大的勇氣啊!”蔣家駿說。

確實,開播之前誰也不曾想到這部戲的反響會這麼大。蔣家駿本以為大部分觀眾會是有懷舊心理的金庸老粉,但目前來看,它吸引了更多人群的關注,有90後、00後追劇,甚至有相當一部分圈內人在關注。

“甚至有一天我發朋友圈,曾誌偉也給我迴應,說你這個戲在香港也很受關注,恭喜你。其實以前很多經典武俠劇都出自香港,但現在的香港根本沒有能力再去拍這些經典,而且沒有演員,至今沒有。但香港導演來到內地,可能有更好的條件和更大的發揮空間,可以給一些經典注入新的能量,這是件挺好的事。”蔣家駿感嘆。

推薦閱讀

1. 未經授權,謝絕轉載;

2. 轉載事宜請聯絡郵箱:[email protected]

3. 獲得授權後轉載請註明:作者:XXX|來源:骨朵網路影視|公號ID:guduowlj


» 骨朵網路影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